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七百一八章 善后

第七百一八章 善后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唉,也是可怜。”史班头叹息摇头,“别哭了,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给你儿子发丧吧,可得不少银子!”

    顾老爷难过的光顾着哭了,史班头斜了他一眼,正要走,一个衙役进来,和史班头咬着耳朵说了几句,史班头转回身,推了推哭的伤心欲绝的顾老爷,“喂!算你运道好,外头有人说,要送一幅上好的寿材给你。”

    “是个行商。”过来咬耳朵的衙役接话解释:“前一阵子病的厉害,寿材都预备下了,谁知道又好了,这几天要启程回乡了,那寿材带着不妥,正好,送给顾大爷,也算结个善缘。”

    “要不要?”史班头推了顾老爷一把问道。

    “要是上好……上好就要。”顾老爷虽说伤心极了,倒还清醒,送上门的寿材,不要白不要,不过架子还是要摆一摆的,这是几十年的老习惯了。

    史班头鄙夷的斜了他一眼,转过身,轻轻啐了一口,“去,把寿材拉来给顾老爷瞧瞧,再怎么着,人家顾家也是名门望族,一般点儿的,人家看不上眼!”

    片刻功夫,几个汉子抬了寿材进来,果然是上好的寿材,顾老爷十分满意,史班头大度的一挥手,“送佛到西天,帮人帮到底,老伍呢?再去拿一身上好的寿衣,大家帮个忙,合着规矩把人殓进寿材吧。”

    众衙役上前,换寿衣的换寿衣,含饭的含饭,又有人挥着顾大爷换下的衣服喊了魂,七手八脚,没多大会儿,就把顾大爷殓进棺材,叮叮咣咣砸进钉子封死了棺材。

    宁海远远望着老孙家脚店,一直看到顾大爷的棺材抬出来,再不远不近缀在后面,看着棺材进了顾家大门,这才吩咐小厮悄悄看着,自己回府找文二爷交差去了。

    …………

    李桐和宁远回到定北侯府,还没收拾妥当,秋媚就过来禀报了玉墨的事。

    秋媚话音刚落,宁远就冷起了脸,“你听着,顾思贤是喝酒醉死的,顾有德看护不周,他是顾思贤生身父亲,无心之过,就不追究了,这事,什么玉墨金墨的?”

    宁远脸一冷,秋媚就吓的身子一矮,急忙看向李桐,李桐迎着她的目光,露出丝丝笑意,“七爷教训你,是为了你好。顾思贤这件事,七爷说的对,他喝酒醉死,跟谁都不相干,记牢了。”

    “是是是!我懂了,懂了!我就是跟姑娘和姑爷……不对,跟夫人和七爷禀报一声,在外头我可懂事了,姑娘……夫人放心。”秋媚赶紧表态,李桐想笑又忍住了。

    宁远一脸嫌弃的斜着秋媚,这么个笨货,文涛那厮还一幅奇货可居的样子,非要送给他用!还有姜姓顾家的那个崽子,也给他送来了,什么时候,他这儿成了专收歪瓜裂枣的地方了?

    等他忙完这一阵,得好好找文涛讨个说法!

    秋媚领了宁远一通训,愉快的告退出门,李桐叫进水莲,吩咐备车,去宝箓宫。

    “明天再去。”宁远示意水莲先退出去,“昨天捞到黄锦儿,今天咱们一大早赶回来,你再立刻进宫请见长公主,太急了。我仔细想过,不管长公主对黄锦儿这事是怎么打算的,都不会影响大局,只要不影响大局,就是小事,小事不用急,明天下午再过去。”

    “我不是因为……大局。”李桐语调很轻,“是担心长公主,毕竟是她的亲人,出了这样的事……还不知道怎么难过。”

    “难过?”宁远一声嗤笑,“我说过,那是只猞猁,不是猫。再说,周贵妃和她生的两个儿子,照我看,她可没拿他们当亲人看,她眼里的亲人,恐怕只有皇上一个人,别担心她。难过是不难过,不过生气肯定要生生气。”

    宁远笑起来,“家门不幸,林氏子弟不肖么,我就是没想明白,她闷死黄锦儿,再抛出来,想干什么?难道,皇上那边出什么事了?”

    宁远捏着下巴,李桐眉头微蹙,“长公主说过,皇上的身体越来越不好,别是?”

    “嗯!我得出去一趟。”宁远跳下炕,“我先到皇城司,还要去一趟墨相府上,还有吕相府上,说不定还要去别处,晚上你自己吃饭,别等我。”

    “嗯。”李桐应了一声,吩咐水莲拿斗蓬来,也下了炕,往外送他。

    宁远曲膝低头,让李桐给他披上斗蓬,系好带子,站起来,有几分得瑟的抖了抖斗蓬,一脚踏出门,回过头,又交待了一句:“等我回来再睡。”

    李桐一边笑一边点头,宁远这才放心的出了门,径直走了。

    …………

    李桐等到了隔天,却没等到下午,和从前的时辰差不多出门,往宝箓宫去。

    李桐一进院门,就看到福安长公主站在西厢门口,微微侧头看着她,“你来干什么?”

    “看看你好不好。”李桐脚下加快了些,福安长公主听了李桐的话,哼了一声,转身进屋了,李桐跟在后面进了西厢,福安长公主坐到炕上,再次打量李桐,“和从前……也没什么不一样。”

    “能有什么不一样?”李桐失笑,反问了一句。

    “还是不一样了。”福安长公主嘴角往下撇了撇,“这么一句话你笑什么?从前你可没这么不稳重。”

    李桐哭笑不得,“笑一笑怎么就不稳重了?我就知道你心情不好,果然。”

    “我哪儿心情不好了?我心情好得很呢!好的不能再好了,就象这天,看看!”福安长公主一把推开窗户,指着外面阴沉沉的天空。

    李桐没看窗外,她刚从外面进来,外面天气怎么样,她哪还用看?

    见李桐不理她,只管移了茶桌茶具过来,取了茶要焙,福安长公主有几分悻悻道:“你还算有良心。”

    “宁远说把黄锦儿送你这儿来了,我就想过来……”顿了顿,李桐才接着道:“只是想到这事儿你已经知道了,也就没太多想,后来,听说人死了,没什么事吧?”

    李桐关切的看着福安长公主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