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七百一七章 糊涂

第七百一七章 糊涂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宁海得了文二爷的吩咐,看着小个子将顾大爷七窍流血的脸收拾干净了,站到门口,仔细看了一会儿,示意小个子,两人一起,将已经开始僵硬的顾大爷架到桌子旁边,硬生生摆成趴在桌子边上睡着了的样子。

    摆好顾大爷,小个子男子冲宁海点了点头,抱着他那一包东西出门走了,宁海仔仔细细将屋里检查了一遍,退出屋,隐在屋角的黑暗中,片刻,顾老爷就左看右看一路找过来。

    顾老爷从半掩的门往里看了一眼,笑起来,“你小子果然在这儿,自己吃喝,也不知道叫老子一声。”

    顾老爷推门进去,宁海立刻闪身站到窗前,通过小孔,提着颗心看着屋里。

    顾老爷进了屋,先把桌子上的菜看了一遍,顺手抄起筷子,从火锅里捞起块羊肉,也不怕烫,丝丝呵呵的吃了,再挟起一块烤羊腿塞进嘴里,“你小子……哪儿来的银子?这羊肉不错,老孙家的焖猪尾……嗯!好吃!”

    顾老爷吃了火锅吃羊腿,吃了羊腿吃焖猪尾,接着再吃猪头肉,筷子就没停过,筷子不停,嘴巴不停,另一只手还能摸到酒壶,给自己斟了一大杯酒,趁着空儿仰头喝了,连声称称赞,“这酒不错!上好的女儿红。你哪儿来的银子?有这样的好享受,你小子居然不叫上老子!”

    顾老爷一边含含糊糊的和顾大爷说着话,一边筷子不停,酒杯不停。

    宁海看的叹气摇头,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顾家当年也是以清贵闻名的,这才多少年?子孙就落到这幅德行了,这简直连街头无赖都不如!

    顾老爷连吃带喝,吃的连打了几个饱嗝,醉的筷子都拿不稳了,却还是舍不得放下筷子和酒杯。

    “你小子……这女儿红,老子得有……四五年五六年没……酒好,肉好,你小子……”顾老爷舌头打结,筷子戳来戳去戳不进盘子里,手里的酒杯咣的一声掉在地上,顾老爷再念一句,“……你小子……”一头趴在桌子上。

    片刻,顾老爷突然猛的一抬头,含糊了句,“你小子……走……”话没说完,顾老爷再次倒在桌子上,猛的一个酒嗝,身子软的象瘫泥,从椅子上滑溜下去,倒在了桌子底下。

    天光大亮,已经日上三杆了,顾老爷是被人一碗冷水泼醒的。

    “……回诸位老爷,小老儿真不知道,小老儿这店,这生意本来就不好,这往后……大老爷您说说,小老儿就是招谁惹谁了?小老儿说过了一回了,小的认识是认识顾家大爷,可昨天他来的晚,小老儿也没在柜上,后头才知道,顾家大爷来了……大老爷明鉴,这顾家大爷穷极了,这事京城谁不知道?小老儿本小利薄,顾家大爷不管什么时候来,规矩都是先付了银子,才给准备,小老儿……”

    顾老爷被一碗冷水浇的瞬间清醒,却又被满屋子……不只满屋子,屋子外面也站满了人,以及掌柜这些话,看的听的又糊涂了。

    “出什么事了?”顾老爷茫然问道。

    “你儿子死了,你不知道?”京府衙门的史班头皱眉看着顾老爷问道。

    “什么?”顾老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不可能,思贤他好好儿的,我昨天来的时候,思贤他学还好好儿的!”

    顾老爷急急的说道,一定是弄错了,好好儿的,他的儿子,他那么好的儿子,怎么能说没有就没有了?

    “你说你昨天来的时候,顾大爷还好好儿的?”史班头上下打量着顾老爷,这只蠢货,昨天来的时候好好儿的,那今天死了,这一夜就只有他和他儿子,难道是他把自己儿子害死的?

    “仵作来了。”外面的衙役通传了一声,史班头忙吩咐赶紧请进来。

    小个子仵作抱着包袱进来,冲史班头见了礼,再躬身团团转了一圈,蹲到顾大爷尸体旁,开始翻看。

    “怎么回事?”史班头屏气看了片刻,有几分担忧的问道。

    “回班头,小的看着,应该是酒喝的太多太急,醉死了。”仵作翻看了片刻,转头看碰上史班头答道。

    “唉!”史班头无语的叹了口气,屏退仵作,看着顾老爷道:“刚才,你都听到了?你儿子是醉死的,你说你这个当爹的,你是怎么当爹的?你说你昨天来的时候,你儿子还好好儿的,你睡了一夜,让你儿子活生生醉死了?”

    史班头看起来义愤填膺,点着顾老爷痛心疾首的训斥。

    顾老爷一屁股坐在地上,捂着脸,哭出了声。

    “别哭了,先说说怎么办?这是你儿子,唉,你这个爹,生生把自己亲生的儿子耽误死了,你说怎么办吧?唉,看样子你是无意的,你是他亲爹,失手致死,律法不究,你自己看着办吧。”

    史班头接着道。

    “我的孩子!”顾老爷是真心痛,这是他最疼爱的孩子,确切的说,在他的感觉和认知里,这是他唯一的孩子,现在死了,因为他的疏忽大意,他喝多了,醉了,他醉死了他的儿子,他唯一的儿子,唯一的孩子……

    “别光哭,你倒是说说,这事怎么办?我告诉你,两条路!”史班头看起来更加不耐烦了,“一条,你的儿子,你家自己家的事,你自己拉回去,把后事办了,这事我们衙门不管。”

    史班头凑近顾老爷,提高声音,以确保顾老爷能听到他的话,“第二条路,经官,这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你儿子得抬到衙门,仵作刚才说了,最好把肚子剖开看看,死了也不能留个人尸,你现在先别哭,先说句话,怎么办?要是选头一条,你的儿子你自己拉回家,我们回京府衙门,不管了,要是第二条,你儿子我们现在就拉回去,开肠破肚……”

    “我……我可怜的孩子,不能死无全尸,这是我家的事,我家家事,我……贤哥儿,阿爹对不起你……”

    顾老爷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