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七百一四章 兔子急了

第七百一四章 兔子急了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夜色似落非落,玉墨一身崭新,对着镜子仔仔细细看了一遍脸上的妆容,拿了条新帕子,站起来,将桌子上的荷包小心的揣进怀里,推开门,低着头出了药铺角门。

    玉墨出来,轻轻带上门,走出十来步,脚步顿住,回过身,盯着那扇不起眼的角门呆呆看了半天,慢慢转回身,头好象往上昂了昂,直直往前走了。

    穿过两条街,夜色完全垂下,街上灯火通明,最令外地人心醉的京城夜生活,开始了。

    再过一条街,就是定北侯府,玉墨从定北侯府正门往西走了一会儿,到了角门,敲了敲门,和看门的婆子陪笑道:“嬷嬷,请问秋媚姐姐在不在府里?”

    “你是?”婆子打量着玉墨,玉墨忙陪笑道:“我是秋媚姐姐的亲戚,找她有点儿急事,要是她在,烦您通传一声。”

    玉墨说着,抓着一把大钱塞过去。婆子将钱推回去,“姑娘不用客气,我们府上不敢这样,你叫什么名字?”

    “嬷嬷就说药铺的亲戚,秋媚姐姐就知道了。”玉墨没敢说自己的名字,婆子多打量了玉墨几眼,一句没多问,只说等着,就往里找秋媚去了。

    没多大会儿,秋媚跟着婆子出来,玉墨示意秋媚出去说话,两人离角门十来步,玉墨从怀里取出只荷包递给秋媚,“秋媚姐,多亏了你,还有小悠姐,还有夏纤妹妹,让我过了这一阵子人过的日子,您和小悠姐、夏纤妹妹这份大恩,我这辈子报不了,来世一定报答。”

    “出什么事了?”玉墨这几句话把秋媚吓了一跳,“顾家那个畜生?他不能怎么着你,你别理他。”

    “姐姐,这荷包里是我存下的银子,不多,姐姐替我收着,要是……姐姐多给我烧点纸钱,让我到了阴间,做个有钱人,我不祸害别人,也不让别人祸害我。”

    玉墨没答秋媚的话,接着交待道。秋媚脸色都变了,“到底出什么事了?你这是交待后事呢?玉墨,虽说咱们从前不对付,可我是真心想帮你,你有什么事……”

    “我知道,姐姐是真心对我好,我知道,没什么事,姐姐对我这样好,我这辈子……其实……其实挺……好……我走了,多谢姐姐,拜托姐姐了。”

    玉墨将荷包塞到秋媚手里,后退了四五步,突然跪下,重重磕了个头,站起来,转身跑的仓皇而决绝。

    “哎!你到底……”秋媚攥着荷包,下意识的追了几步,急的连连跺了几下脚,转身冲进角门,疾走了几十步,猛的顿住。

    玉墨这明明是交待后事,她想干什么?寻死?唉!刚才怎么没拦住她?自己真是晕了头了!秋媚后悔的猛拍着自己的额头,好好儿的,她寻什么死?就因为姓顾的?姓顾的没怎么着她啊?姓顾的还能怎么着她?

    出什么事了?自己是个笨人,姑娘没在府里,对了!还有二爷呢!秋媚一个转身,直奔角门,奔了十来步,一个转身,直奔马房,二爷在李家呢,找二爷得坐车去。

    玉墨离开定北侯府,直奔香水巷,穿过香水巷的一条小弄堂里,挤挤挨挨堆着几十家私窠暗娼,这是顾大爷最常来的地方。

    “我找顾大爷,您知道他在哪一家?”玉墨一进弄堂,就塞了几个大钱给门口站着的绿头巾闲汉,闲汉摸着钱,将玉墨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往里指了指,“在小桃红家,对面第三家就是。”

    玉墨顺着闲汉的指点,直奔小桃红家,一把推开门。

    小桃红的家就是一间屋,推开门一眼看到的就是一张花花绿绿的大床,床前一张小桌,两把椅子。大床上,两个人正滚在一起。

    “谁?”顾大爷刚到,刚把小桃红推倒在床上,嘴还没凑上去。

    “是我。”玉墨直视着顾大爷,从那张浮肿的脸,看到肮脏的衣领。

    “是你?”顾大爷愕然看着玉墨,“你来干什么?你……”

    “大爷,我知道错了,来给你陪礼。”玉墨话说的软,声音里却透着丝丝寒冷。

    跟着坐起来的小桃红下意识的缩了缩肩,看看玉墨,再看看顾大爷,这哪是来陪礼的,这是来找岔的。

    “嗯?”顾大爷惊喜交加,两只眼睛都瞪大了,“哈!呵!算你识趣!既然知道错了,爷受了你这礼,走,跟爷回家!”

    顾大爷看着玉墨,就跟看到一个银子打的人儿一般,哪里还顾得上小桃红,呼的站起来,几步就冲到玉墨面前。

    玉墨迎着顾大爷的目光和人,双脚盯在门口,一动不动,仿佛正在迎敌的战士。

    小桃红瞪大眼睛看着玉墨,呆了呆,站起来,犹犹豫豫,想说什么还没说出口,玉墨转身让过顾大爷,跟在顾大爷身后走了,小桃红追到门口,扶着门框看着玉墨的背影,说不出为什么,她心里都是寒意。

    “从前是我不对,”出了弄堂,玉墨看着顾大爷,声调平平道:“这一阵子,我挣了点钱,等明儿去药铺支出来……”

    “你还挣了钱了?多少钱?”顾大爷兴奋的呼吸都粗了,他最听不得的,就是钱这个字,多听几遍简直能发疯。

    “也没多少,就几两银子,都存在柜上,我手里的都拿出来,刚刚在老孙家脚店定了桌席面,给爷陪礼。”玉墨盯着顾大爷,心微微提起。

    “定什么席……老孙家焖猪尾是一绝,猪头肉也不错,算你懂事。”顾大爷穷的狠了,已经很久没有痛痛快快吃顿肉了,听到老孙家,立刻就想到烂焖猪尾,十三样猪头肉,顿时满嘴口水,推了把玉墨,直奔老孙家脚店。

    玉墨定了老孙家脚店最角上一间,进了屋,伙计很快就送了烂焖猪尾、猪头肉,烤羊腿,羊肉清汤等满桌子菜,以及一大壶陈年女儿红。

    顾大爷一屁股坐在桌子边,拿筷子先挟了一大块烤羊腿塞嘴里,一边嚼一边举起杯子,瞪着玉墨示意她倒酒。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