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七百零六章 糖章

第七百零六章 糖章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桐想笑,眼眶却有些潮湿。出宣德门上了车,李桐将车帘掀起条缝,看着骑着马跟在车旁的宁远,宁远觉察到李桐的目光,迎着李桐的目光冲她笑着眨了眨眼,见李桐一直看着他,勒马靠的近些,弯下腰,“有事?”

    “没有,就是想看着你。”李桐声音低柔软糯,宁远呆了呆,伸手将帘子拉开一半,直起上身,一只手勒着缰绳,一只手花样百出的转着马鞭。

    在李宅大门口,宁远跳下马,跟着车子进了二门,万嬷嬷掀起帘子,宁远伸手扶了李桐下来。

    两人刚进了二门,就看到了张太太,李桐愕然,“阿娘怎么……”

    “不是不是!”张太太赶紧摆手,“我不是出来迎你们,老孙说这儿的腊梅开了,我过来看看,正巧碰到你们。”

    “阿娘。”李桐心里又酸又软又烫又涩,伸手挽住张太太,下巴抵在张太太肩膀上,张太太忙拍着她笑道:“瞧瞧你,怎么还跟个孩子一样,姑爷看着呢。”

    “他看着就让他看着。”李桐下巴在张太太肩膀上蹭了蹭,挽着张太太,和她腻在一起往里走。

    没走几步,就看到李信和墨大奶奶急步迎出来,宁远赶紧迎着李信长揖到底,“不敢当。”

    墨大奶奶急忙侧身让到一边,一边和李桐见礼,一边仔细打量着她。

    “外头冷,进屋再说话。”张太太看着没穿斗蓬的墨大奶奶,催了一句,李信和宁远侧身让过张太太三人,落后几步跟在后面,李信低低问道:“刚从宫里出来?还好?”

    “嗯。”宁远眼底闪过丝隐隐的冷意。

    “那就好。”李信轻轻舒了口气。

    几句话之间,已经到了正堂,文二爷站在正堂门口,笑的眯着眼,看看宁远,再看看李桐。

    李桐扶着张太太居上首坐了,李信坐了左排第一,文二爷不客气的坐了右手第一,墨大奶奶侍立在张太太身旁,看着李桐和宁远并排站在张太太面前,跪下磕头。

    两人刚刚跪下,张太太就笑着示意,“好了好了,快起来。”

    墨大奶奶抿着嘴儿笑着,忙上前扶起李桐,宁远却没跟着起来,认认真真的磕了三个字。

    李家人口太简单,这认亲,一个转身而已,宁远和李信、文二爷在正堂喝茶说话,李桐挽着张太太,和墨大奶奶一起,转到后面正厅说话。

    “七爷……还好吧?”宁远一举一动之间的体贴,和两人之间的那份甜蜜默契,张太太虽然都看到了,可不问一句,她那心还是落不到实处。

    “嗯。”李桐点头,迎着张太太满眼的关切担忧,又加了一句,“比我想的好。”

    “那就好。”张太太长舒了口气,墨大奶奶奉了茶上来,看着李桐笑道:“看妹妹气色多好。”

    李桐下意识的抚了扶脸,昨天折腾到半夜,刚刚睡着就被叫起来,气色还好?

    “是不错。”张太太仔细看着她,伸手替她扶了扶掩鬓,“从昨天到现在,累坏了吧?”李桐正走神,听到张太太一句累坏了,一下子红了脸,“没有……”

    墨大奶奶抬手掩在嘴上,笑的眼睛弯成一线,李桐话一出口就意识到了,在阿娘面前,顿时觉得尴尬无比。

    张太太却好象放心多了,拍着李桐的手,一边笑一边吩咐墨大奶奶,“没有留饭的规矩,这就让他们回去吧,天不亮就起来,忙到现在,让他们赶紧回去,吃了饭歇一觉,桐姐儿,你听着,他们府上多少年没人打理,七爷又是个不管事儿的,那府上外头看着还好,里面还不知道怎么样呢,你别着急,先歇好,看清楚,慢慢理。”

    “我知道,阿娘放心。”李桐应了,和张太太一起站起来,张太太将李桐送下台阶,知道再往前不妥,回来几步,站在台阶上,看着并肩往外走的李桐和宁远。

    “阿娘,您看。”墨大奶奶拉了拉张太太的衣袖,示意她看宁远紧握着李桐的手。

    宁远的手握住李桐,立刻被斗蓬挡住,张太太看着裹在宁远半边斗蓬里的李桐,直看到看不见了,才退回去。

    车子从李家门口的巷子里转出来,宁远下了马,跳上车子,“骑马太冷,还是车里暖和。怎么没跟阿娘多说一会儿话?进去就出来了。”

    “阿娘说我……”李桐突然觉得这个累字别的意味,再说出来,就不怎么自在了,“这两天一直忙,累了,让早点回去歇着。”

    “那就是……今天就没什么事了?”宁远挪了挪,胳膊从后面环住李桐。

    “照理说,是该跟着长辈听训学规矩……”

    “咱们家没有长辈。”宁远打断了李桐的话,“那就是没事了,明天呢?”

    “明天阿娘要打发人过来暖女。”

    “怎么暖?阿娘要过来?大哥呢?”宁远对这成亲的规矩,算是一无所知,北三路的规矩他都不知道,何况京城。

    “不用,就是打发人送些彩缎、香油什么的过来,收下就行了。”

    “那咱们去庄子里?现在就去!我告了十天假,已经过了两天了。”宁远立刻兴奋了。

    “到庄子里?现在?”李桐愕然,就这么说去就去了?

    “就现在!”宁远蹬了脚车厢板,“掉头!去庄子,大英呢,回府里说一声,让她们收拾收拾东西,赶紧跟过去。”

    车子一个急转掉头,李桐倒在宁远怀里,失笑出声,“你真是……”

    “在府里就有人找,我是刚娶了媳妇的人,哪有功夫见他们?看这天,一会儿就要下雪,到晚上,泡着温泉赏雪最好不过。”宁远脸蹭着李桐的脸,眉飞色舞。

    “就赏雪?”李桐侧头斜着宁远,宁远顺势在李桐唇上啄,“嗯?你还想干什么?桐桐,我本来心定如水,你这一句话,全乱了,怎么办?”

    “有心定如水的?”李桐红了脸。

    “有,我就是,桐桐,你这衣服好看,我看看料子。”宁远的手顺着衣襟往里伸。

    “你……这是车上,外头……”李桐有些气息不匀。

    “放心,我这车是办大事用的,一点动静就能传到外头,那还得了?桐桐,这都怪你,我本来没事,你一句话……乖,坐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