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七百零五章 皇家也是家

第七百零五章 皇家也是家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宁远心平气和的看着太子,微微欠了欠身,垂下的手伸过去,握住了李桐的手。

    李桐低头垂眼,这个人,这些话,她更不在意。你在乎的时候,闲话能杀人,你不在乎的时候,闲话就是一阵聒噪。

    宁皇后端起了杯子,抿着眼,眼角余光瞄着宁远紧握着李桐的那只手,福安长公主将刚刚端起的杯子放回几上,杯子磕着托盘,发出一声轻却脆的叮咣声,五皇子的目光从太子身上收回来,看向福安长公主。

    太子妃飞快的瞟了眼太子,贺嫔娇俏的侧着头,似笑非笑的瞄着李桐。

    “四哥儿说的对,不要搭理就是了。”皇上缓声接了句,宁远拉着李桐稍稍转身,垂头答应。

    宁皇后嘴角带着笑意,抿着茶,看着殿外。福安长公主伸手端起了杯子,垂着眼皮开始喝茶。

    五皇子看着皇上,眉头似蹙非蹙,好象有什么事情让他困惑了。

    宁远应了声是,牵着李桐,转了两步,站到了太子妃面前,宁远没说话,只磕头见礼,宁远不说话,李桐更不说话,太子妃本来就一肚皮忐忑,对着一句话没有只磕头的宁远和李桐,还没斟酌好,宁远已经牵着李桐,转身站到了五皇子面前。

    刚刚放下杯子,端庄到一半的贺嫔神情一僵,随即拿帕子按着嘴角,委委屈屈的看向皇上,皇上正爱怜的看着宁远,这份委屈没递到皇上眼里,倒迎上了宁皇后有些森寒的目光,贺嫔心里一紧,随即又放松,若无其事的的移开目光。

    福安长公主上身微微后仰,好整以瑕的看着屏气端坐的五皇子。

    宁远拉着李桐站到五皇子面前,没见礼,只侧头看着他,五皇子一脸犹豫的看向福安长公主,福安长公主立刻移开目光,低头喝茶。

    福安长公主移开目光的那一瞬,五皇子立刻从椅子上跳起来,先冲李桐,再冲宁远拱手见礼,“七舅母,七舅舅。”

    “今儿是家礼,小五懂事。”皇上呵呵笑着,看着宁皇后夸奖道。

    “皇上说的是。”宁皇后微微欠身,客气回话。

    李桐从宁远手里挣出手,双手捧了只销金嵌宝的马鞭递过去。这是宁远那根招摇无比的马鞭。

    五皇子看到马鞭,一声惊呼,一把拿过,满眼期待的看向宁远。

    “马不行,鞭子给你,挑小马自己训。”不等五皇子说话,宁远先堵了回去,五皇子悻悻的白了宁远一眼。

    “好了,以后好好过日子。”皇上声音里透着疲惫,他头目森然,已经有些坐不住了。

    宁远急忙应了句是,常太监上前,小心翼翼的扶着皇上起来,贺嫔急忙跟上去。

    太子站起来,欠身送走皇上,直起身子,甩了甩衣袖,昂然出殿,太子妃紧跟在太子后面走了。

    福安长公主目光阴沉的盯着贺嫔的背影,直看着她下了台阶看不到了,才闷闷哼了一声,抬手拍在五皇子头上,“回去上课!”

    “长公主姐您慢走。”宁远赶紧恭送。

    眨眼间,满殿的人一走而空,宁皇后缓缓舒了口气。

    “大姐,有样东西,你得看看。”宁远说着,伸手示意李桐,李桐急忙将已经挂到脖子上的黄玉挂坠取下,递到宁远手里。

    “你看看这个,福伯说在先祖的画像上看到过,我好象也有点印象,你再看看。”宁远将玉坠托到宁皇后面前,宁皇后接过,仔细看了片刻,又拎起来看了片刻,“哪儿来的?”

    “邵师送来的,说是先祖的东西,送给桐桐做归于宁家的贺礼,他怎么会有先祖的东西?”

    “邵师说是,肯定不会错。”宁皇后沉默片刻,“高祖的手杞里,曾经记过一件事,说先祖为了护住随身数十年的玉蝉,曾经手刃数人。大约就是这只玉蝉了。”

    “那后来呢?”宁远眼睛亮闪。

    宁皇后摇头,“邵师的事,等你回北地的时候,去问阿爹,我知道的也不多,只知道邵师不是凡人。邵师走了?说什么没有?”

    “走了,没见我,只见了桐桐,说是,特意过来感谢桐桐,又送了这件东西,桐桐说看到他跟一个个子很高的白衣人一起走的。”宁远一边说,一边将玉蝉系回李桐脖子上。

    “阿爹说,邵师对他说过一句话,凡事不可穷究。”半晌,宁皇后低声说了句,转头看着李桐,“咱们宁家,从来不讲究什么几婚几嫁,倒是有不许纳妾的规矩,是从先祖那时候就立下来的。你虽然年纪小,可心性阔朗难得,也不用我多嘱咐。”

    说着,又转向宁远,“阿娘说让你们回去一趟,我替你回过了,你们能不能回去,什么时候回去,不在你们,我替桐桐画了幅小像,让人带回去给阿娘了……”

    “你画的?”宁远打断了宁皇后的话,宁皇后眉毛挑起来了,“我画的,怎么了?”

    “你那画笔笔杀气腾腾,你画画猛虎下山也就算了,你画桐桐?”

    宁皇后慢慢吸了口气,“我画了,送走了,快马急递!”

    “咱们走!”宁远拉着李桐就走,“赶紧回去找人画像,要不然阿娘得以为我娶了个母夜叉。”

    宁皇后在宁远背后错着牙,一巴掌拍在了高几上。

    宁远拉着李桐一口气出了宁皇后的院子,李桐拉住宁远,“真生气了?就这点事儿?”

    “这不是小事!”宁远虎着脸,“我跟我娘说过,要娶个仙女回来,就大姐那画,肯定把你画的跟猛虎下山一样,这让阿娘怎么想?”

    李桐失笑,“第一,我不是仙女,第二,大姐的画我见过,不是你说的这样。”

    “这里的事得赶紧了了,我得赶紧带你回一趟北三路。”宁远神情严肃,李桐伸手攀在宁远腰带上,拉住他,转到他面前,掂着脚尖,仰着头仔细看他的脸色,“有那么急?”

    “有!不光让阿娘看看你,得让北三路都瞧瞧,要不然,锦衣夜行多没意思!”宁远从斗蓬里反手背后,抓住李桐的手,一边往外走,一边昂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