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七百零四章 认亲

第七百零四章 认亲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福伯左看看右看看,拧着眉头,“好象……是有点眼熟,没见过。”

    “没见过你还眼熟?”宁远将挂件塞回到李桐手里,搂着她往回走,“冷不冷?手有点凉,刚才忘了拿手炉……”

    “是没见过,是眼熟,是挺奇怪。”福伯拍着额头,看起来比宁远困扰多了,“哎!七爷,我想起来了!是眼熟,想起来了。”

    “是从祠堂偷的?”宁远和李桐停步,福伯一溜小跑上前,“我就说眼熟,是先祖的画像上,就这一件饰物,挂在腰里的,画的清楚的很,黄玉皮里半只蝉,先祖全身上下,就这一件,七爷难道不记得了?”

    “怪不得,我也觉得好象哪儿见过。”宁远从李桐手里拿过那件黄玉蝉,仔细看了看,“这玉蝉什么时候丢的?”

    “要丢也是早就丢了,七爷别说丢,这东西能画到先祖画像里,肯定是先祖心爱之物,哪能丢了?七爷别乱猜了,邵师不是寻常人。”福伯不敢多说。

    “嗯。”宁远也不敢多说了,收起挂件塞到李桐手里,“回去编根绳,戴着,先祖的东西,都是好东西。”

    虽说定北侯府就宁远和李桐这一对新人,可到时辰拜堂这些礼仪,两个人谁也没敢疏忽半点,李桐对神佛,是真正的敬而畏之,宁远敬不敬不说,畏是足够畏的。

    天没亮拜了堂,接着拜了排了一长溜的宁氏祖宗牌位,就算是拜了祠堂,接下来的认亲,宁远和李桐出门,往宫里奔过去,这是皇上的吩咐,可怜宁远一个人在京城,成亲都成的这么冷清,他和宁皇后,得替他全了这个认亲的理儿。

    进宣德门下了车,步行到禁中,常太监已经迎出来了,“恭喜七爷、七奶奶,百年好合,夫唱妇随,琴瑟合鸣、举案齐眉,五男三女满床笏。”

    宁远一脸唬了一跳的表情,“常大伴,没想到你这么有学问,出口成章。”

    常太监哈哈笑着拱手,“比七爷还是差点。七爷这边请,要说皇上真是疼七爷,今天天亮没多久就起来了,昨儿个晚上嘱咐了老奴好几回,说一定不能晚了,七爷认亲是大事,太子爷也到了,还有太子妃,晋王爷在城外读书,皇上说就不去打扰他了,老奴迎出来前,说是长公主也出门了,五爷早就到了,拉着老奴问认亲都有什么规矩,说实话,这个规矩,老奴也是现打听的,五爷又问北地是什么规矩,唉哟这一问,可难为死老奴了……”

    常太监一边走一边絮絮叨叨,亲热非常。

    李桐低眉垂眼,宁远却时不时捏一下她的手,或是在她手心里按一按,划一下,以表达他对常太监这些絮叨的诸如撇嘴翻白眼之类的评价。

    李桐依旧低眉垂眼,规规矩矩一步不错,可嘴角却不时挑起落下,再挑起来。

    认亲的地方在宁皇后居处的正殿,皇上和宁皇后一左一右坐在上首,太子的椅子单独从两排列出来,放在皇上稍稍下首一点的地方,福安长公主坐在右手第一,五皇子坐在右手第二,对面,太子妃没敢落坐,有几分突兀而尴尬的站在椅子后面,右手一排最末,端庄的坐着贺嫔。

    “佳儿佳媳。”宁远牵着李桐迈进正殿,皇上打量着两人,捻着胡须,一脸满意,转头看着宁皇后笑道。

    “皇上说的极是。”宁皇后神情淡然,微微欠身回道。

    小太监放了两个锦垫,宁远和李桐先向皇上磕头,李桐从万嬷嬷手里,接过柄比手掌略大的羊脂玉如意,双手举上去,皇上接过玉如意,用指肚抚了几下,满意的笑道:“七哥儿媳妇有心了,这玉如意极好。七哥儿,你这个媳妇很好,既然是你自己挑中的,那必定是你极中意的,往后好好过日子,不要听外头那些不好的闲话。”

    皇上转头交待宁远,宁远低头答了个是,这个是字,答的真心实意。

    宁皇后目光在皇上身上停了片刻,转向李桐,从素心手里接过对翡翠镯子,递给李桐,“这是阿娘让人捎来的,让我拿给你,阿娘说,小七自小儿被她娇惯坏了,胡闹的厉害,往后你多管束着些。”

    “她能管得住小七?”没等李桐答话,皇上笑起来。

    “管得住管得住!”宁远赶紧表态,“皇上放心,大姐姐放心,告诉阿娘也放心,肯定管得住。”

    皇上指着宁远,哈哈大笑,“你这个夯货,朕可告诉你,这话在朕面前说了,可就没得反悔!”

    “肯定不反悔,好不容易找到个肯管我的人,指定管得住,怎么管都成。”宁远再表态,皇上一边笑一边摇头无奈,宁皇后看着依旧低眉顺眼的李桐,再斜一眼宁远,没说话。

    福安长公主不喝茶了,放下杯子,斜着宁远,再看看李桐,这成了亲就是不一样,两个人这会儿给她的感觉,隐隐约约总有股说不出的味儿。

    太子应着皇上的笑声,哈了一声,一脸鄙夷的斜着宁远,再斜向李桐。

    宁远和李桐挪到福安长公主面前,宁远长揖到底,李桐曲膝福礼,福安长公主慢条斯理的翘起二郎腿,理了理裙子,看着宁远:“我的脾气你知道。”

    宁远赶紧点头。

    “既然知道,我就不多说了。”福安长公主从绿云手里接过柄金嵌玉如意,递给李桐,“这是给她的,不是给你的。”

    “姐您放心,我懂。”宁远赶紧再点头,李桐伸手接过如意,心里一热,忙眨了眨眼,将要冲上来的湿润眨下去。

    五皇子伸长脖子看半天了,赶紧端正坐好,轻轻咳了一声。宁远却牵着李桐,转到了太子面前。

    太子抖开折扇,嘴角似有似无的往下扯着,上上下下打量着李桐,李桐垂着眼皮,跪倒磕头,一丝不苟。

    “该交待的,皇上已经交待过了,孤就不多说了,李氏虽是再嫁之身,好在是你自己看中的,皇上说的对,那些什么二婚处子的闲话,不要在意,在意也没用不是。”

    太子一边说,一边眯眼看着宁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