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七百零三章 红烛之下

第七百零三章 红烛之下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得让她们把簪环卸了。”李桐声音微紧。

    “有我呢,不用叫她们。”宁远声音含糊中透着懒散,抱着李桐坐到床沿上,慢慢悠悠替她取下耳坠,再一件件取下头发上的饰物,取一件欣赏一件,问几句。

    取好饰物,散开头发,托起来闻了闻,“这味儿真好,你用的什么?下次我也要用这个,你等着,我拿梳子给你通通头发。”

    宁远说着,光着脚跳下床,跳出去,拿了梳子,一边往回跳,一边层层放下帘帐。

    李桐看着他跳去跳来,忍不住想笑。

    宁远跳回去,坐到李桐背后,一只手托着头发,慢慢梳了片刻,挪了挪,将李桐揽在怀里,脸贴到李桐脸边,轻轻在她脸上吻了下,手摸过来,一根一根拉开李桐的衣服。

    直到后半夜,李桐才窝在宁远怀里,沉沉睡着了。

    好象刚刚合上眼,李桐就被宁远推醒,“桐桐,醒醒。”

    “嗯?到时辰了?”李桐迷迷糊糊睁开眼,她刚刚合上眼,好困,好累。

    “时辰还没到,邵师来了,我跟你说过,还记得吗?被阿爹救回来,在咱们家祠堂里住了几十年的那个邵师。”宁远一边将李桐抱起来,拿衣服给她穿上,一边在她耳边低低解释。

    宁远的话,更多的是宁远语调里的凝重紧张,让李桐一下子清醒了,“这个时候到了?出什么事了?怎么……”

    邵师来了,把她叫起来干什么?出什么事了?

    “他一向这样,鬼鬼祟祟,在后角门,说要见你,只见你。我叫丫头进来侍候你洗漱?”宁远话说的轻松,心里却忐忑不已,邵师要见桐桐,他见桐桐干什么?

    “嗯,见我?”李桐听说邵师指明了要见她,一颗心也提了起来,他见她,是因为她那份诡异的过往?他想干什么?她这样的不该容于世?姜焕璋已经不存在了……

    想到这个,李桐手指冰凉。

    “别怕,有我呢。”宁远握着李桐冰凉的手指,冲她抬眉一笑,努力想冲淡她、或者是说想冲淡自己心里的惊慌。

    这个世间,要说让他忌惮害怕的人,邵师大约是排在第一位的,说不上来为什么,他也从来没承认过,可他知道他怕他。

    水莲和绿梅几个进来,感觉到宁远和李桐身上那份紧张害怕和担忧,几个人也跟着提起了心,掂着脚尖,手脚利落的侍候李桐和宁远洗漱更衣,宁远挑了件厚重的紫貂斗蓬给李桐裹上,自己却很不耐烦的将水莲递上来的斗蓬推开,“我不用,不用跟着。”

    水莲几个站在门口,看着宁远一只手揽在李桐腰间,一只手替她拢着斗蓬,从廊下转向后院。

    大英提着灯笼,已经等在正院后角门外,见两人出来,欠了欠身,忙提着灯笼在前面引路。

    定北侯府后角门内,福伯和大雄,以及崔信等四五个李桐没见过的中年人低头垂手侍立,几个人中间,站着位中等身材、瘦削苍白的年青人,穿着件白绸面银狐里斗蓬,正背着手,意态悠闲的打量着四周。

    这就是邵师?李桐定定的看着年青人。

    邵师好象比所有人更早看到宁远和李桐,微微侧头,仿佛在欣赏什么一般,看着紧拥在一起过来的宁远和李桐。

    宁远和李桐走近,福伯挥了挥手,和大雄等人往里直退了上百步,才站定,垂手等着。

    “你也退下。”邵师指着宁远,语气柔和,却透着浓浓的不容置疑。

    宁远眉梢一下子挑起,李桐紧紧抓着宁远的手,这会儿,她有种妖怪见了法师的感觉,他要是收了她,她就再也见不到宁远了。

    “放心。”邵师瞄了眼李桐紧紧抓着宁远的那只手,脸上漾出笑意,笑意渐浓,一股温暖的感觉漫过来,李桐心里一松,宁远的心也莫名安定下来,松开李桐,往后退了一步,又退了一步,一步一步退到和福伯不远的地方。

    “我要走了,来跟你告个别。”看着宁远走远了,邵师看着李桐,声音轻缓柔和,“也是来谢谢你。从前种种,到现在,已经是南柯一梦,能忘就忘了吧。宁远是个好孩子,你也是。佳子佳媳,宁家先祖要是能看到,也一定很高兴,这是宁家先祖的东西,拿着吧,算是我的贺礼。”

    邵师递过来的,是一块半个拇指大小,包着半块玉皮的黄玉挂件,李桐伸手接过,邵师轻轻舒了口气,转身要走,李桐紧跟一步问道:“您为什么要谢我?还有,我为什么会……”

    “都过去了,不知道比知道好。”邵师没回头。

    “那,这些话,我能告诉宁远吗?”李桐又问了句。

    “当然。”邵师回身,笑容融融看着李桐,“我能和你说,你自然能和宁远说。别担心,都过去了。”

    “好。”李桐长舒了口气,露出笑容,邵师笑意更浓,转过身,伸手拉开角门,踏了出去。

    李桐急忙跟上去,一只脚踏出去时,却看到邵师已经在十几步外,一个比他高出半头,笔直的如一杆枪一般的白衣男子,伸手牵住他,邵师的斗蓬微微扬起,几步之间,李桐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你没什么事吧?”宁远几步就窜上来,伸手从后面抱住李桐,一脸紧张。

    “我没事。”李桐还在怔怔的看着邵师消失的地方。

    “他走了?他来干什么?真没事?”宁远抱着李桐,从她头上也看向李桐看向的方向。

    “真没事,他来,”李桐顿了顿,扫了眼四周,“说谢谢我,还说你很好,说这是宁家先祖的东西,给我做贺礼。”

    李桐不愿意离开宁远的怀抱,上身往后仰在宁远怀里,将那只黄玉挂件举起来,送到宁远面前。

    “宁家先祖的东西?他从祠堂偷的?福伯!”宁远接过挂件,一声大喝,听到召唤,福伯急忙一路小跑过来。

    “看看这个,仔细看看,见过吗?”宁远将小挂件举到福伯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