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六百九二章 认知

第六百九二章 认知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自从传出那些闲话后,解二娘子跟着太婆孙夫人回家祭了趟祖,楚三娘子也很少出门走动。

    夏天里赵老夫人的死,皇上的悲痛,让整个京城都安安静静,季家娶亲这件事,差不多算是打破这份安静的头一场热闹,也是自从那些闲话以来,小娘子们聚的最齐的一回。

    楚三娘子比前一阵略微瘦了些,不过气色还好,和汤五娘子、孙十二娘一起坐着,低低说着话,看起来仿佛比从前沉静了许多。

    解二娘子和解三娘子一起来的,和从前解二娘子走到哪儿都是小娘子们的中心相比,这会儿的解二娘子,显的格外形单影孤。

    赵九娘子盯着因为对比而显的格外孤单的解二娘子,心里痛快极了,这份痛快抵补她在众人身上感受到的那份冷落带来的难过。

    解二娘子和解三娘子在花厅一角低低说了一会儿话,解三娘子起身,走到楚三娘子和汤五娘子、孙十二娘旁边,含笑见礼。

    汤五娘子站起来的最快,解三娘子定给了安远侯世子苏子岚,苏子岚是七少爷的表哥,嗯,她们是亲戚。

    孙十二娘一边抿着嘴儿笑,一边示意楚三娘子,“那边还没进门,这边认亲呢。”

    “她们是正经的亲戚。”楚三娘子也露出微笑,欠身往旁边让了让,示意解三娘子坐。

    解三娘子还好,汤五娘子红了脸,“瞧你们说的,真是……”

    见解三娘子往楚三娘子和汤五娘子那边过去,永安伯府赵六娘子赵冉急忙凑过去看热闹。解三娘子这是要替解二娘子做说客了?这事一定得凑上去听听。

    “你们说什么了?”赵六娘子几步过去,正听到汤五娘子那句嗔怪。

    “没什么。”孙十二娘一向不怎么喜欢张扬的赵六娘子。

    “咦,”赵六娘子一向没把孙十二娘没放眼里过,孙十二娘堵她这一句,她理也没理,只紧挨着汤五娘子坐下,指着汤五娘子和解三娘子笑道:“你们两个……怎么算?也叫妯娌?”不等汤五娘子和解三娘子说话,又笑道:“明明苏世子是表哥,怎么听说你倒要先嫁过去?”

    “又不是一家的,哪有这么论大小的?”孙十二娘再堵了一句。

    “听说七少爷过了年要外放?”楚三娘子看着汤五娘子,关切的问了句。

    “嗯。”汤五娘子本来就是个大方人,到京城长了见识,更阔朗了许多。“是求了外放,大约差不多了,大哥说七少爷不擅读书,长于实务,外放确实最好。”

    “前儿高家三爷被你大哥当街打了个烂羊头,就在撷绣坊门口,最热闹的地方,那天我正好和阿娘在撷绣坊挑东西,真是……为什么打他?”听汤五娘子提到她大哥汤浩虞,赵六娘子顿时眼睛亮了,这是她和她阿娘新近看中的如意郎君。

    “没什么。”汤五娘子看起来极其不愿意提这件事,“郎舅打架,在我们山西是常事,有事打架,没事也打着玩。”

    孙十二娘噗一声笑出了声,楚三娘子也抿着嘴笑,解三娘子跟着笑着,往楚三娘子旁边挪了挪,轻轻拉了拉她。赵六娘子有点讪讪,“我嫂子还说,打的是旧帐……”

    楚三娘子看向解三娘子,“有什么话,能在这里说就说,不能的话,我也不想多听。”

    汤五娘子敛了笑容,齐齐看向解三娘子,解三娘子顿时红了脸,“是……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二娘子让我替她给你陪个礼,还有就是,事情不是九娘子说的那样。”

    楚三娘子没说话,也没什么表情,赵六娘子想瞄不远处的解二娘子,瞄到一半又赶紧收回目光,汤五娘子同情的看着解三娘子,解三娘子这样的处境,她看的多了,好在她订了门好亲,眼看要出嫁了。孙十二娘毫不客气的斜了眼不远的解二娘子,撇了撇嘴。

    “这事……我就是厚着脸说了,你们别笑话我。”解三娘子顿了顿,“翁翁替我跟李翰林提过亲,三娘子说,就是巧了,翁翁提亲这事,没跟太婆商量就提了,偏偏那天,马夫人过府寻了太婆,托太婆到李家探话,一里一外,就这么误会了,三娘子说,九娘子隔在就找上门,说是她截了她的亲事,说要给她好看,这才到处编排。”

    汤五娘子看着楚三娘子,孙十二娘一脸不屑,这个巧,也太巧了,真当别人都是傻子呢!赵六娘子听的两只眼睛里全是兴奋,原来还真有这一出啊,人家李翰林要攀墨家这门高亲,哪能看得上你们?一个个全没脸了吧!

    楚三娘子淡然的仿佛这事跟她半点关系也没有,“你跟二娘子说,我没怪她,我自己胡说八道,不怪自己,难道去怪别人?”

    解三娘子默然,汤五娘子轻轻拉了拉她,“不说这个了,咱们去瞧嫁妆去?听说明家陪嫁了好多古玩过来,咱们去开开眼。”

    “我正想说呢。”孙十二娘站起来,伸手去拉解三娘子,“走,咱们跟着五娘子长见识去,三娘子不知道吧,五娘子是鉴宝的行家,可厉害了。”

    “我也去,这个我也懂。”赵六娘子赶紧跟住汤五娘子,楚三娘子站起来,“听说还有好些珍本古籍呢,以后咱们过来找她看!”

    解三娘子回头看向解二娘子,犹豫中,已经被汤五娘子拉走了。

    离几个人不远,袁夫人听着丫头低低禀报,轻轻呼了口气,这妮子,倒是明白了。袁夫人站起来,正看到白老夫人冲她招手,忙紧几步过去,白老夫人示意她在自己身边坐下,“我正跟她们说笑话儿呢,就因为今天迎亲诗的事,他们几个愁了半夜,我说他们:你们三鼎甲一个传胪,难道都是纸糊的?几首迎亲诗吓成这样?”

    “老祖宗可不能这么说,”袁夫人一边笑一边说,“炎哥儿昨天都打起告病的主意了,说他这个状元七成运气三成文章,偏偏三成文章里最差的还是诗,到明家这样的人家迎亲,指定跌跟头跌的爬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