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六百九一章 秦氏

第六百九一章 秦氏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晋王妃秦氏听明艳一口气禀报完,笔直的端坐在椅子上,一张脸雪白无人色,“你这是做梦呢?”

    “不是!就刚刚,婢子……”明艳用力摇头,抬手抹着泪,“婢子听到说皇上,就想躲出去,可是……婢子实在太害怕,这些……太吓人了!”

    “你都听清楚了?”秦氏直直的看着惊恐万状的明艳,明艳是她自小的丫头,因为可靠稳妥,她才打发她到议事厅这样要紧的地方当差,她知道明艳的脾气为人,她知道她没有胡说。

    明艳不停的点头,隔着一道薄墙,她听的太清楚了。

    “从现在起,你就在我这院子里,不许出垂花门,不许和别人乱说话,你就跟在我身边吧。”秦氏双目直直的呆了片刻,慢慢移着眼珠,看着明艳吩咐道,明艳不停的点头,抖抖擞擞挪到秦氏侧后,垂手站着,大气不敢出。

    秦氏后背笔挺的端坐在椅子里,慢慢抬起一只手,按在已经微微隆起的肚子上,她不知道肚子里这个孩子是什么样的脾气性格,可他是她的儿子,他怎么可能那样?

    还有大哥和二哥,他们是什么样的人,她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她一清二楚,要真是大哥和二哥那样残忍的把那对母子割喉在皇上面前,那一定有原因,是什么事,能让她,让大哥和二哥做出这种事?

    秦氏茫然的看着窗外,她想不出来。

    “叫玉清进来。”好一会儿,秦氏声音微哑的低低吩咐道,屋里只有她和明艳,明艳应了一声,走到门口,探头叫进了大丫头玉清。

    “找个妥当人,去请大爷过来一趟,要悄悄儿的,最好别惊动人。”玉清进来,秦氏神色已经差不多如常了,声音有些轻缓的吩咐道,玉清还是觉出了几分不对,瞄了眼屏声静气站在侧后的明艳,急忙答应一声,亲自出去挑了个婆子去秦家传话。

    秦庆海跟着婆子进来,秦氏屏退众人,只留了明艳。

    “烦大哥跑一趟无为县,看看无为县有没有一个姓赵的县丞,如果有,就去赵县丞家看看,看这位赵县丞,是不是有个刚刚两岁的幼女,听说生的极其漂亮。”

    秦氏低低交待长兄,秦庆海惊讶而笑,“你这是干什么?你怎么知道什么赵县丞什么幼女的?才两岁有什么好看不好看的?你要干什么?”

    “大哥别多问,没什么事,就是看一看,你记着,一定要悄悄的去,跟任何人都不要提这件事,任何人!一个字不许提,否则,”秦氏脸色有些苍白,“我就活不成了。”

    秦庆海吓了一跳,“出什么事了?好好好,我不问了,你放心,你交待的事,大哥哪一回不是办的妥妥当当?放心放心!”

    秦庆海最疼这个妹妹,妹妹脸色不好,又一句活不成了,就把秦庆海心疼的刀割一般了。

    “我知道,大哥……还有二哥……”秦氏眼泪夺眶而出。

    “别哭别哭,到底……好好,我不问了,你也知道,大哥是个粗人,别哭了,你说什么,大哥就做什么,大哥这就去,无为离京城近,大哥路上赶一赶,最多后天,就能回来了。”秦庆海见妹妹哭了,顿时心疼的手忙脚乱。

    “我没事,不是急事,大哥不用这么赶,慢慢去,慢慢回来就行,就是要严紧,除了你自己,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二哥也不行。”秦氏再多交待一句,秦庆海连连点头,“大哥办事,你还不知道?只管放心,那我去了,要是不赶,大后天差不多也能回来了,那我走了?”

    “路上小心,不要赶,这不是急事。”秦氏再交待一句,秦庆海冲她挥挥手,大步走了。

    …………

    季天官回到府里,入眼看着满府的喜庆热闹,将姜焕璋说的那些话往心底压了又压,先不想这些,影哥儿娶亲这事,才是眼下最要紧的事。

    季家这场喜事,李桐虽然接了帖子,白老夫人又特意遣了四个婆子过来请了李桐一趟,李桐一边送贺礼,另一边又厚厚添了妆,可发嫁这天,还是找了托词,没有去季家看这份热闹。

    她毕竟是嫁过又被遣回娘家的人,虽说知道白老夫人以及季家不会介意这些,不过她还是觉得不去的好。

    季府虽然宽阔,可办这场亲事,整个季府,还是显的简直有些拥挤了。

    袁夫人怀着心思,到的很早,却没和顾夫人、孙夫人,以及张太太和商大奶奶等人一起说话,反倒找了个靠近小娘子们的地方,时不时的瞄着那群小娘子,特别是小娘子中的楚三娘子。

    邵九奶奶本来就是个心眼玲珑的,这大半年又一直跟在白老夫人身边习学,这会儿已经是大半个京城通人精儿了,见袁夫人落在旁边只盯着小娘子,转了半圈心思就有点明白袁夫人的意思,想到这个,忍不住找机会和白老夫人低低笑道:“老祖宗看,袁夫人在那儿看人呢,看样子……”

    邵九奶奶笑着没把话说实,白老夫人顺着邵九奶奶的示意看了看袁夫人,又顺着袁夫人的目光看了眼那群小娘子,微笑道:“事是小事,人是大事,吕相是个明白人,这样最好。”

    “可不是,要不然……虽说这事跟咱们其实八杆子打不着,不过……”不过总是扯上她们季家了,真要是耽误了楚三娘子的终身大事,至少不是好事吧。

    白老夫人低低嗯了一声,看了眼顾夫人,“今天事多,你去忙吧,这儿我留心着。”

    “那我去前面看看,刚刚递了信儿过来,说是墨家小七扬言了,非得好好难为难为新郎倌不可,我去跟他们知不知道这事儿,得准备准备。”邵九奶奶忙笑道。

    “有什么好准备的?难为就难为了,娶亲这事的事,不难为难为,那还有什么意思?”白老夫人笑起来。

    “老祖宗这话也是。”邵九奶奶笑出了声,“那我就不多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