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六百八零章 过关

第六百八零章 过关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墨相接了福安长公主的差使,仔细想了想,也很赞同。

    周太后很有几分贤名,周家毕竟是皇上的外家,真闹到周氏一族树倒猢狲散,史书上写一笔,总归不好看。

    可这事,怎么才能办成呢?

    周副枢密是有点小聪明,可绝对称不上明白人,如今又一心认定太子稳如泰山,这会儿让他去蜀中,那简直跟让他去死没什么分别。

    墨相来来回回踱着步,觉得十分头痛。

    周副枢密肯定不愿意去,他这边说什么都没用,周家其它人……还不如周副枢密明白呢,不提,周副枢密这里,只能强压,如果强压,周副枢密必定求到太子那里……嗯,有了,这事,得让太子出面提起。

    墨相想到这里,站起来就往外走。

    太子最近脾气相当不好,墨相进来时,他正指着孙学士泼口大骂,“……你这猪狗不如的东西,你除了搂着妓女寻乐子,还能干什么?你怎么还有脸活着?孤看到你这张脸就恶心……”

    皇上不上朝之后,他也跟着一天比一天清闲,清闲本来是好事,可最近,他已经十分明白的感觉到,执掌天下的那份威权之感,离他越来越远,这让他一天比一天暴躁不安。

    墨相瞄了眼明显是被摔在孙学士面前的几份旨意,看样子,这是照折子上的朱批拟了旨,拿来给太子看时,触怒了太子。旨意都出来了,他才知道,怒,也是应有之义。

    墨相微微躬身,垂手站在旁边,等着太子发好脾气骂痛快了,呵退了孙学士,才上前见礼,“太子爷。”

    “你来干什么?”太子早就看到墨相了,不过他心情不好,懒得理会。

    “回太子爷,”墨相毕恭毕敬,“成都府路安抚使刘思贤三个月前中了风,不能视事,得再安排个人过去。”

    太子斜着墨相,“这事不先着吏部议一议,你跑来跟我说这个,什么意思?难道是要让安排孤替你料理?”

    “下臣不敢,”墨相赶紧跪下,这话不善,只能跪着。“太子爷也知道,刘思贤还兼着梓州路,蜀中盛产上好的花椒……”

    听到花椒两个字,太子立刻警醒了,花椒可是老大的金库。

    “刘思贤上一任期满,吏部原本打算调他到江南一带,后来,说是蜀中离不开他,皇上也允了,就继续留任,没想到突然中了风,刘思贤在蜀中就任将近十年,蜀中物产极丰,号称天府之国,不得不慎重。”

    墨相这些话,不算含糊了,太子果然听懂了,蜀中,是老大的地盘,刘思贤,是老大的人,如今刘思贤病重不能视事,这蜀中,他得趁机收回来!

    这么一想明白,太子看墨相,就觉得十分顺眼了,这才是臣子的本份么,不愧是首相,知道进退,是个明白人。

    “刘思贤三个月前就中了风,居然现在才报上来,是何居心?简直该杀!”太子先发作刘思贤,墨相急忙解释:“刘思贤中风隔日,是由其子代写折子,千里急递送出来了,只是蜀中离得远,往中原又来往不易,所谓蜀道难,折子在路上走的时候长了。”

    “嗯。”太子悻悻然,算了,反正中了风,大概也活不长了,“蜀中极其要紧,墨相的意思呢?”

    “蜀中极其要紧,得挑个信得过的妥当人过去。”墨相打了句太极,周泽轩这个人选,最好让太子自己想到。

    “孤记得你儿子领户部时,是暂领,他从未任职地方,实领六部不合适,蜀中,让他去吧。”太子先想到的是墨二爷这位代尚书,墨相是能信得过的,把墨二爷打发走,正好还能腾出个六部尚书的缺。

    “回太子爷,下臣父子三人俱位列一品,过于惊世骇闻,下臣和二子墨言已经商量定了,到秋天就让他辞官归乡。”墨相恭敬回道,太子眉梢一下子挑起来,一脸惊讶中,透着丝丝掩饰不住的喜悦,“孤也是这么觉得,既然这样……”

    “蜀中要紧之地,这个人,一定要让人放心,也要能理得清爽才行。”

    “墨相的意思呢?”太子心里连个人都没有,这么说也不对,应该说,他心里一堆的人,全堆在一起,糊一团了。

    “周副枢密一直在京城六部辗转,从未出任地方,这正是个机会,否则,从未出任过地方,担不起一部之首的职责,不利于下一步任用。”墨相没办法,只好说出来了。

    “嗯!”太子照例要沉吟一会儿,以示他在认真思考权衡,“极是!确实合适。”

    让周泽轩去蜀中拨老大安排的钉子,确实再让人放心不过。

    “只是蜀中遥远,事务繁杂辛苦,不知道周副枢密能不能吃得了这个苦。”墨相看起来十分担忧,太子眉梢猛挑,不乐意了,“这是什么话?为国为民为君,身体性命都须舍得出,吃点苦就不能了?难道朝廷养着你们,就是让你们清闲享福的?”

    “是!”墨相赶紧躬身认错,“下臣错了,太子教训的极是,为国为民为君,身家性命都要不惜,何况吃点苦呢!”

    “嗯!”太子满意的嗯了一声,来回踱了几步,“就这么定了,户部尚书的人选,你先想一想,户部总管天下钱粮,不可轻忽!退下吧。”

    “是。”墨相恭敬应诺,垂手退出。

    …………

    周副枢密从墨相屋里出来,仰头看着白花花的太阳,只觉得眼前白光一片,两只眼睛一阵痛楚,眼泪涌了出来。

    这个时候,让他去蜀中,他说是太子的意思,太子的意思?

    周副枢密低下头,眼前金星闪烁,深一脚浅一脚出来,大太阳下走了半刻钟,顿住步,转身看了看,辨明方向,径直往太子宫里过去。

    他不能去蜀中,这是他们的奸计,他得告诉太子……他得说服太子,现在这个时候,他哪儿也不能去,他得守在太子身边,一直守到真正的大事落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