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六百七九章 毕竟是外家

第六百七九章 毕竟是外家

作者:闲听落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福安长公主看着皇上,无话可说,片刻,勉强笑道:“我去看看贺氏,前儿听说贺家有一样做脂胭的秘法,我去讨教讨教。”

    “去吧去吧,女孩子,就是脂胭水粉。”皇上笑起来。

    福安长公主起身告退,转到后殿,去寻贺嫔。

    她从前不知道皇上知不知道,现在,她可以确定皇上不知道,皇上不知道,贺嫔必定知道。

    贺嫔有些紧张的看着福安长公主,福安长公主直视着她,直看她撑不住,有几分仓皇的笑道:“长公主请坐,请喝茶。”

    “好。”长公主坐下,“你也坐。”

    贺嫔奉了杯茶给福安长公主,才极不自在的侧着身子,在福安长公主对面坐下,避开长公主的目光,不肯再说话。

    “皇上说,他精力渐好,虽然白天十分渴睡。”福安长公主盯着贺嫔,一字一顿道。

    “是啊,我觉得也是。”贺嫔的心一下子缩起来,答着话,却依旧不看长公主。

    “听说你读过不少书,这很好。”沉默片刻,福安长公主接着道:“皇上是有春秋的人了,最宜静养,如今太子已经能独挡一面,皇上就省心多了,除了太子,还有老三,就是老五,眼看着也能替皇上分忧了。”

    福安长公主说的很慢很隐晦,贺嫔身子微僵,没那么不自在了,却隐隐有股敌意似有似无的散发出来,福安长公主眼睛微眯,到底年纪小,也没经过事儿。

    “你能侍候皇上,这是福份,都说福祸相依,这话也不能全信,照我看,象咱们这样的人家,只要守着本份,不妄求妄想,这福就是福,依不上祸,你说呢?”

    “长公主说的当然极是。”贺嫔还是不看长公主,可话里话外,却已经是兵来将挡的味儿了,“妄想我肯定不敢,我敢想能想的,都是份内的事罢了。”

    皇家纳妃嫔,就是要开枝散叶,生儿子,就是她作为一个嫔,份内的事!

    福安长公主将手里的杯子放到几上,默然看着贺嫔,片刻,站起来,一边往外走,一边冷冷道:“也是,那祝你心想事成。”

    福安长公主出了贺嫔的院子,越走越快,一口气走过了紫极殿,才扶着棵树,站住了。

    “您没事吧?”绿云忙上前扶住福安长公主,担忧的问道,长公主气着了。

    “没事!”福安长公主深吸了几口气,“两个蠢货……我能有什么事儿?”

    “歇一歇再走吧。”绿云跟着叹了口气,扶着福安长公主,四下转头找着能坐的地方。

    “不用,这里离宁氏的住处不远,去她那儿歇一会儿。”福安长公主打量着四周道。

    “好。”绿云要扶着福安长公主,被福安长公主一把甩开,“我又没老糊涂。”

    绿云差点想翻白眼,松开福安长公主,却不敢离她太远,长公主气成这样的时候可不多,这会儿天气又热,可别中了暑气。

    福安长公主再往前,走的虽然不慢,却远不如刚才气头上冲的那么快了。

    宁皇后的住处很近,听说福安长公主来了,宁皇后有些错愕,急忙迎出来,福安长公主已经进了垂花门。

    “逛得累了,来找你讨杯凉水喝。”福安长公主看到宁皇后,先开口道。宁皇后笑着侧过身,让过福安长公主,一起进了屋。

    “难得见你进来逛。”宁皇后可不信福安长公主就是逛累了路过,不过她既然这么说,她就这么认为好了。

    “去看看皇上。”福安长公主这会儿一来没心情,二来,她跟宁皇后从不虚虚实实的打太极,真打起来,两个太极高手能打一天,犯不着。

    宁皇后看着福安长公主,没接她这句话。

    “你是皇后,后宫之主,也不管管那个贺嫔?就由着她?”福安长公主挑剔了句。

    “长公主这么说话可就没意思了。”宁皇后半句不让,福安长公主一声长叹,“算了算了,不说这个,说正事吧,皇城司老贾年纪大了,从过了年又一直病着没好过,前儿递了请辞折子,我想来想去,能接下这皇城司的,也就是宁远这厮了,你觉得呢?”

    宁皇后端着杯子的手一抖,愕然看着长公主,出什么事了?她怎么突然生出这样的主意?

    “小七年纪太轻,又不够稳重,他哪担得起这么重的担子?”愕然困惑归愕然困惑,宁皇后的答话却丝毫不慢。

    “那你的意思呢?”福安长公主斜着宁皇后,宁皇后迎着她的目光,微笑道:“我倒觉得周副枢密最合适,皇城司么。”顿了顿,宁皇后又接着道:“长公主要是觉得周副枢密读书人出身,不擅武事,小七给他做个副手,倒十分合适。”

    福安长公主一声嗤笑,“周家从赵老夫人起,这两三代里,就数周泽轩最聪明最出色,可也就是个聪明一点点的蠢货而已,周家,就没一个能成器的,用不着多费心思。可周家,毕竟是皇上的外家。”

    宁皇后移开目光,眼皮微垂,没说话。

    她在表明态度,周家一来不足为惧,二来是她的外家,她是要护住周家的。

    “周泽轩那样的蠢货,落到宁七那厮手里,哼。”福安长公主横着宁皇后,“周家满门,就这一个聪明点儿的,手下留情吧。”

    “留不留情,在你,又不在我。”宁皇后堵了一句,长公主今天这心情可不怎么好,刚刚从皇上那儿过来,皇上那儿……贺嫔吗?

    “周泽轩在枢密院多年,也该动了动了,成都府路安抚使病缺,我准备让他去成都府路,做上两任。”福安长公主道。

    “他肯?”

    “由不得他肯不肯。”福安长公主话说的狠,神情却有几分烦恼,不就是怕他不肯么。

    “去成都府,顺当的话,路上也要走半年。”宁皇后可不认为周泽轩肯去成都府,也不认为长公主真能按着他,肯也得肯,不肯也得肯,毕竟,有太子,还有皇上呢。

    “行了,我走了!”福安长公主大约也想到了这些,站起来,扔下句话,转身就走,宁皇后看着烦躁的福安长公主出了门,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