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六百七七章 等到

第六百七七章 等到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盛夏午后,宝箓宫那个小院的西厢廊下,虽然没怎么有风,可丝丝凉意不停的从西厢房吹过来,廊下照样舒适怡人。

    李桐和福安长公主坐在竹椅上,喝着冰镇的凉茶,闲闲说着话。

    福安长公主脸色不怎么好,两只手转着杯子,感受着杯子里传出来的凉意,侧头看着李桐,突然道:“绥宁伯夫人陈氏,今天入土为安了,听说还算体面。”

    李桐眉头微皱,他最擅长的,就是把一切抹的体体面面的。

    “陈氏的死因,你该知道了吧?”福安长公主问了句,李桐沉默片刻,才嗯了一声,福安长公主意味不明的轻笑了一声,“文涛寻了这么个人,真是难为他了。说起来,这场事,死了陈氏,可是活了整个绥宁伯府,不知道文涛是高兴,还是遗憾。”

    “只怕姜焕璋不肯关上门守这三年孝,长公主觉得是活了姜家满门,可在他看来,只怕是断了他无限前程。”李桐声音冷淡,如今再说起姜家和姜焕璋,对她来说,就真是和这京城,以及京城之外无数的只知道名字的官员一样了。

    “嗯。”半晌,福安长公主嗯了一声,手指敲着杯子,“夺情?就他这么个王府长史,简直不入流,夺哪门子情?他准备怎么说动季绍衍?或是老三?嗯?”福安长公主这一声嗯尾声挑起,是在问李桐。

    李桐目无焦距的看着院子里晒得有些发焉的花草,他怎么说服,她能想到些,这也是她一直担心的事,他要是说了,真有人信了,会怎么样?

    “我觉得,”李桐顿了顿,“他能说服……至少能说服三爷,至于法子,他应该有法子。”

    “那就是找死了。”福安长公主神情淡然,“他敢投到老三门下,跳进九死一生的争斗里,难道他就没想过,他一旦入局,就有无数人盯着他和姜家?”

    对这一点,福安长公主十分困惑,李桐垂着眼皮,没答话。

    上一回,他和晋王根本没入局,那皇位就象雨滴一样,突然砸到了晋王头上,他就跟着鸡犬升了天,到后来,太子长大,再一轮争斗开始时,绥宁王府在她的打理下,早就水泄不通,铁桶一般,他大约直到现在,都没意识到他的绥宁伯府,他在绥宁伯府,就如同光着身子走在大街上一样,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在无数人的目光下。

    “唉!”福安长公主这一回没指望李桐答话,感慨无比的一声长叹,“就这样,他也敢痴心妄想,这人哪!”福安长公主摇着头,啧啧有声,片刻,一声干笑,“蠢的明驴,偏偏又敢痴心妄想的,可不只他一个!”

    “嗯?”李桐看向福安长公主,福安长公主冷笑一声,又冷笑了一声,“太医院的脉案,这一阵子一直不怎么寻常。”

    李桐脸色微变,皇上的脉案不寻常?怎么个不寻常法?

    “怎么回事?查出来没有?”

    “嗯。”半晌,福安长公主阴沉着脸嗯了一个字,李桐不问了,看她这样子,只怕是不好处置的事,什么事不好处置?

    李桐眼皮微垂,对于长公主来说,不好处置……用了助兴的药吗?

    “你想到了?”福安长公主斜着垂下眼皮一句不再问的李桐,李桐点了点头,福安长公主长长吐了口气,往后靠进椅背里,“你说说,那么大年纪了,丢不丢人?他难道不知道历朝历代,死在这上头的人有多少?怎么能这么老不修?”

    李桐一脸干笑,这个这个,她没法接话。

    “太医院没人敢吱一声,全装不知道,报到我这里,我能怎么办?我一个没嫁人的姑娘家,怎么劝?”福安长公主说开了,就气儿不打一处来。

    “宁皇后呢?或是杨娘娘?”李桐问了句。

    “宁氏,她说过,皇上的事她一概不管,她巴不得呢,杨氏能在皇上面前说上话?皇上只怕连她是谁都不记得了。”福安长公主说到宁皇后巴不得呢,神情十分淡然,李桐却听的心头一跳,这句话只能心领神会,哪能这么说出口?

    “那怎么办?不管?”

    “有一阵子了,再不管……唉!”福安长公主有些烦躁,将杯子啪的扔到桌子上,“我去一趟,探探话吧。”

    “现在就去?”李桐一个愣神,福安长公主嗯了一声,站起来,一边往外走,一边冲李桐摆着手,“你回去吧,明天早点过来,上次那种凉糕,给我带几块过来。”

    李桐忙着起来,答应了,也跟着往外走。

    李桐出来的急,没能提前让大乔把车赶过来,到了宝箓宫门口,绿梅去叫大乔把车赶过来,李桐站在门口,远远看着福安长公主的背影刚转过弯看不见了,宁远就不知道从哪儿窜出来。

    “这么巧!”宁远几步跃到李桐面前,一脸的今天真是太巧了。

    李桐简直哭笑不得,“你一直等着呢?”

    “也没一直。”宁远有几分讪讪,“从你进去才开始等的。”

    李桐被他这一句话答的脸上一热,顿时生出无数不自在,“你等我……有事?”

    “当然有事!”宁远的话听起来底气十足,“一个多月没见你了。”

    李桐简直要窘迫起来,“这叫有事?”

    “不是这事,我就顺口说一句,你觉得这是事?其实我觉得这才是最大的事,不过……”宁远半弯下腰,从下往上看着李桐,“你的脸好象红了,太阳晒的吧?这儿没太阳。”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脸红了?”李桐用力绷起脸,“天气这么热,我的车来了,你赶紧走,让人看见……成什么了?”

    “都是你的丫头,还有大乔,看到就看到了,桐桐,我跟你说,我真有事,好几件,都是要紧的事,你……”

    “车来了。”李桐往旁边闪了一步。

    “我晚上去找你好好说说,真都是要紧的事。”宁远紧跟在后。

    “不能见面的!”宁远紧跟在她后面,那股子气息从后面扑上来,包裹的她几乎透不过气,“不行!阿娘说过,不吉利,不利于你!”

    “我不怕,我这个人百无禁忌。”

    “你不怕我怕!”李桐有点气急败坏了。

    “好好好!”宁远忙往后退了一步,“桐桐,你大哥迎亲的日子定下来没有啊?”

    李桐一步踏上车,放下帘子,不理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