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锦桐 > 第六百七五章 小姐妹

第六百七五章 小姐妹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墨七失魂落魄的出了门,墨二爷就赶紧一面派人盯着儿子,一面派人去找李信,告诉他小七出门了,让汤浩虞回家看着点儿。

    汤浩虞得了信儿,急急忙赶到家里,刚进门还没走到商大奶奶正院,墨七就到汤家大门口了。

    汤浩虞赶紧交待阿娘,“一定得绷住,李家大哥交待了好几回,不说象宁七爷那样,站到半夜,怎么着也得难为到天黑,阿娘,您可得撑住。”

    “你放心……阿娘试试。”商大奶奶说是说了,心里却十分没度,到天黑?这离天黑还早得很呢……

    墨七跟在婆子身后,紧张的深一脚浅一脚进了正堂,刚刚落坐,见商大奶奶从后面进来,急忙弹起来,连连长揖,“请大奶奶安,我冒昧……实在冒昧得很,我……”

    “好孩子,快坐,坐下说话,你到这里,就跟到自己家里一样,别客气。”商大奶奶见墨七紧张成这样,就点心疼。

    商大奶奶的亲热客气,让墨七松了口气,从来的路上到刚才,他一直担心汤家没人给他好脸,没想到商大奶奶为人这么好。

    “多谢伯母,”墨七缓过口气,心眼好使了,也懂礼了,再次长揖,却没坐下,“伯母,我是来……”墨七舌头打了个结,商大奶奶眼睛不由自主瞪大,满眼期盼的看着墨七。

    “……是,想跟伯母说,那个……”墨七拱着手,“我是说,从前我是没出息,整天不干正事,什么也不想,就知道玩,可以后……以后我肯定不会再这样,我以后……虽说我读书不行,可我……我爹说我做做府县官,还是能做得来的,我以后肯定好好办差,我爹说,只要我肯出力,用心当差,先做小县,再做大县,多在外面辗转几年,高了不敢说,一个四品总归能有的,从……那个啥,我就开始在家背书了,刑统我已经背完了,现在在背圣训,伯母,我以后肯定好好用心出力,象翁翁和阿爹,带有大伯那样我是不行,可是……”

    “好孩子,快别说了,伯母……都知道了,你是个好孩子,快坐快坐,先喝口茶。”商大奶奶心一软就想应,话到嘴边想起儿子的交待,强撑着没吐口,一迭连声吩咐上茶上点心。

    “我不喝茶,”墨七哪有喝茶的心思,“伯母,我一定对五娘子好,我是没出息了点,可我……我肯定对五娘子好,我觉得我能护住她,我是说……我一定好好背书,好好当差,我……”

    墨七说到这里,才想起来他还站着呢,急忙扑通一声跪倒,墨七这一跪,把商大奶奶吓了一跳,急忙站起来,两步冲上前,亲自去拉墨七,“你看你这孩子,快起来!好孩子你起来,我知道你是好孩子,你起来,我答应了,起来,看跪坏了。”

    “您真答应了?不嫌弃我了?”墨七又惊又喜,简直不敢相信,他还没跪稳呢,就成了?

    “答应了,你是个好孩子,我都看在眼里,你说以后好好当差,好好上进,我信,我知道你是好孩子。”商大奶奶拉着墨七,将他按在椅子上坐下,退后一步,上下打量着墨七,越看越满意。

    躲在屏风后的汤浩虞两只手按着头,无语到极点,刚才他交待半天,全白交待了,别说天黑,这连半盅茶都没撑住!

    …………

    秋媚和小悠、夏纤三个,头一趟出去逛,什么也没逛出来,逛到了玉墨,接着又逛了三四回,照样是逛了个吃好喝好买好没结果。

    三个人垂头丧气,歇了几天,再接再励继续逛,兜了一圈,又逛到寡妇巷,小悠看着巷子里唯一的那个院子,顿住步,示意两人,“要不,咱们去看看玉墨还在不在这里住着。”

    “我也这么想,没敢说,去看看她怎么样了,上次看到她那样,我回去做了好几夜噩梦,梦见她死了。”秋媚立刻赞同,夏纤往地上连连呸了几口,“梦都是反的,你就不能说点吉利话儿?”

    “既然梦都是反的,我这说的不就是吉利话儿?”秋媚一向百无禁忌,嬉笑了句,夏纤白了她一眼。

    三个人几步就进了那间大杂院,上次看到玉墨的那个窝棚里空荡荡的,秋媚失望的叹了口气,“肯定是病好了搬走了,肯定是这样。”

    小悠白了她一眼,抬脚迈进门槛,径直走到离她们最近,正蹲在地上,用力搓着衣服的中年妇人面前,客气问道:“大嫂,请问,前一阵子在那个窝棚下的那个乞丐哪儿去了?”

    那大嫂一边眼角乌青,极其不善的斜了小悠一眼,似有似无的呸了一下,拧个身,接着搓衣服,理也没理小悠。

    秋媚眉毛竖起来了,小悠却极其淡定,转头四看,找能问话的人,没等她找到,洗衣大嫂身前的屋门口草帘子掀开,玉墨从屋里探出头。

    “阿弥陀佛!”看到玉墨,秋媚惊喜交加的念了句佛,夏纤也跟着念佛,“我就说吧,梦都是反的。”

    “你们……”玉墨一只脚门里,一只脚门外,看起来十分迟疑。

    “你跟别人合租了一间?”小悠在这里住过,诸事明白,忙接过话问了句,玉墨点了点头,冲洗衣大嫂抬了抬下巴,“跟柳嫂子一起。”

    “你怎么样?好些没有?那些……够用不够?”秋媚急急的问道,好在她还有个心眼,没直截了当说出银子两个字。

    “咱们到外面说话吧,能走得动吧?”小悠迎着洗衣大嫂憎恶的目光,上前扶着玉墨,玉墨避开小悠的手,“走得动,不用。”

    小悠在前,夏纤还是上前扶着玉墨,秋媚走在最后,出了院门。

    四个人进了最近的一间茶坊,小悠要了茶,汤,各式点心,以及一碗鸡汤银丝面,先将面推到玉墨面前,“先吃点。”

    玉墨嗯了一声,也不客气,低下头,吃的飞快。

    “刚才那个大嫂,怎么那个样子?玉墨还跟她住一间屋。”夏纤有几分忿忿。

    “那个大院里多数都那样。”小悠脸上说不出什么表情,“从前我跟阿娘在那间大院里,跟一对母子住一间屋,阿娘在酒楼帮厨,带点吃的回来,都是两个孩子一人一份,有一回我病了,阿娘一出门,那个娘就把我拖到院子里,不许我进屋,说我会把病气过给她儿子,人哪,落到那样的大院里,就一半成了畜生了,也有好的,不过少,少极了。”

    “怎么能这样!”秋媚重重的叹气,玉墨抬头看了眼小悠,眼角有点湿,低下头,继续吃面。

    “要不然,文二爷怎么交待咱们,无论如何不要离开李家,你们虽说苦,可没象我这样,跟着阿娘,是从最脏最臭的地方爬出来的,我跟你们说,别不当回事,好好用心找出路,要不然……哼!”小悠一句话扯回正题,在秋媚和夏纤额头各点了一指头,恨恨警告。

    “多谢小悠姐。”玉墨吃完了面,推开碗,轻轻舒了口气,看起来整个人鲜活多了。

    “不是说你……瞧我这嘴,不说这个,你去看过大夫没有?你的病怎么样?你怎么病成那样?”秋媚见玉墨吃好了,急忙往前扑一扑问道,对于玉墨怎么变成了乞丐一样,她一直好奇到现在,憋坏了。

    “生完孩子,我就逃了。”玉墨垂着眼帘,半晌,才开了口,“我是被人拐出来的,没地方去,从前在顾家,什么都没学过,什么都不会,我又不敢往热闹的地方去,后来,在鱼行给人杀鱼,我手笨,又没力气,先是手被鱼伤了,肿的没法干活,后来脚也肿了,实在没办法……”

    玉墨别过头,看着茶坊外熙熙攘攘的人群。

    小悠叹了口气,秋媚一脸不忍,夏纤抹了把眼泪,“你干嘛要逃出来?你有孩子,就算为了孩子……”

    “那不是我的孩子!”玉墨回过头,目光冷厉,“那是孽种,是顾家的孽种,是他们奸了我,把那个孽种塞到我肚子里,吃我的肉喝我的血,那是恶魔,那不是我的孩子!”

    夏纤听的几乎喘不过气,秋媚呆了呆,眨了下眼,又眨了下眼,好半天才说出话来,“也是,你这么说……唉!顾家真是……一窝子畜生。”

    “以后,你打算怎么办?你要是好了,最好赶紧从那个大院里搬出来。”小悠最关心现实问题,玉墨感激的看着小悠,“嗯,我也这么想,柳嫂子夜里偷着翻我的东西,翻了好些回了,我的病没什么了。”

    玉墨伸出手,“还没全好,不过也快了,能出去找活了。”

    “找什么活?有打算没有?”

    “哪有什么打算,我什么都不会,也没有力气,只要有活就行。”玉墨苦笑,“早知道……如今活着都难,哪还有学手艺的功夫?”

    “东大街最西头有家叫济世堂的中药铺子,想找个做杂活的婆子,管吃管住,活不算重,你识字,要不去试试?”小悠建议道,玉墨眼睛瞪大了,满眼惊喜,连连点头,“我这就去!就说是你……”

    “不用说我,我也是刚刚经过那里,看到的。”小悠忙摆手。

    秋媚眉梢微挑又落下,她们什么时候经过东大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