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四百二十三章 替罪羊

第四百二十三章 替罪羊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琅华起身梳洗干净,然后去给顾老太太请了安,正准备在房里用早膳,阿莫就进了门:“福安公主来了。”

    琅华看了一眼萧妈妈,露出了“你瞧瞧”的表情。

    果然被她言中了。

    齐玉双穿着鹅黄色的褙子,笑意盈盈地走进门,见到丫鬟正端了饭菜进门,就惊讶起来:“你怎么才用早膳,这个时候……顾老太太不应该已经吃过了吗?”

    琅华平日里是陪着顾老太太吃饭,只不过最近她家里外面一阵乱跑,就让顾老太太心疼起来,干脆为了让她多睡一会儿,就不喊她过去了,甚至在她院子里开了小厨房,免得她要跟着顾老太太吃那些老人家爱吃的软食。

    齐玉双听着琅华说这些,一脸羡慕:“顾老太太是真的疼你。”

    琅华点点头,很多事,祖母都会想到前面替她办好,家里人人都说祖母离不开她,其实是她离不开祖母,只要看不到祖母,她心里总会觉得少些什么。

    她和祖母、父亲这样的感情旁人是很难替代了。

    琅华想到这里,眼前一晃裴杞堂的影子,她不由地一怔,怎么会在这时候想起裴杞堂来。

    两个人亲亲热热地坐下说话。

    齐玉双低声道:“今天这台戏也不知道热不热闹。”

    琅华与齐玉双相视一笑,热闹是肯定的,但是怎么热闹就要看台上的人是谁了。

    ……

    庄王的日子过的胆战心惊,他已经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

    先皇去世之后,太后势单力薄,他投靠过去立即被太后重用起来,从此之后,生活过的顺风顺水。

    他深知一个道理,做一个被需要的人,才能让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却没想到事情有了变化,宁王妃出了事,太后没有伸手去管,反而有些纵容顾家继续查案的意思。

    “王爷,”庄王侧妃上前服侍,“不是已经安排好了,您怎么还心事重重的模样。”

    庄王抿了一口水,尽可能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些,颓废很容易失去威势,成为别人眼中的弱者:“裴杞堂不好对付,何况还有一个顾世衡。”

    庄王侧妃脸上露出后悔的神情,早知道当年她就不该将顾琅华引荐给太后,可是谁能想到一个乡绅之女,从此之后就在京中站稳了脚。

    “太后又始终没有召你入宫,”庄王看向侧妃,“按理说,太后跟着皇上去秋狩,慈宁宫应该忙成一团,太后随便找个理由就可以传你过去……”

    侧妃是太后身边的女官,无论什么时候出现在慈宁宫都是很寻常的事。

    这也正是庄王侧妃担忧的地方:“好在徐大小姐会帮忙,玉环说了,徐大小姐会将杜其仲的事透露给太后。”不过,太后是什么态度,他们就无从判断了。

    庄王侧妃总觉得太后不会太绝情。

    毕竟宁王府折了一个王妃,皇城司从真定节度使到侍卫司已经有足够的人为这桩案子付出了代价。

    那个官员不贪墨?换了一批还会是这样。

    庄王侧妃想起了孙真人,“孙真人说过,我们和宁王府同根同枝,他说的会不会是真的?”孙真人的言下之意是宁王府出了事,他们也会被波及。可惜王爷不信孙真人的话,觉得根本就是宁王妃一手安排的,目的就是让他们支持宁王,所以也就没有将孙真人放在心上。

    庄王站起身,冷笑一声:“不过是个道士胡言乱语,他跟宁王妃说了什么我虽然不知道,我的运势怎么可能掌握在一个傻子手中。”

    “别说是他,就算是惠王和庆王我们都没伸手,他又有什么本事让我去为他筹谋,大家都姓齐,真的想要谋反,我为什么要去做他们的垫脚石,我自己就不成扯起大旗?”

    “我后悔的是,不该利用宁王妃。”

    当时他以为利用韩家的关系,更容易从边疆运送私货,现在看来这一步棋走错了。

    宁王妃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傻子,被人攥住了尾巴就慌张起来,生生将她自己葬送了进去。

    “王爷,”管事在外面禀告,“杜家有消息了。”

    他等的就是这个消息,庄王走出内室。

    管事低头禀道:“杜家出事了,杜大人在别院里拔剑自戕,又点了一把火,将整个院子烧了个干净。”

    那个别院,就是庄王见杜其仲的地方,如今付诸一炬,也就省了他的事。

    庄王点点头,杜其仲还算是有几分的骨气。

    管事道:“这边刚放了火,那边皇城司的人就冲了进去,不过还是晚了,杜其仲烧的是书房,那里都是容易烧的书籍,没两下子整个书房都会烧塌了,皇城司虽然灭了火,却一无所得。”

    人死了就可以随便将罪名安在他头上。

    庄王终于松了口气,这件事还真是险,只要晚一步,让杜其仲落在裴杞堂手上,后果都不堪设想。

    好在裴杞堂虽然盯上了侍卫司,但是想要放长线钓大鱼所以一直没动手,这样才给了他机会。

    庄王淡淡地道:“这次秋狩就什么都不用怕了。”裴杞堂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想要查他,但是也要手里有证据。

    没有证据,谁也别想将脏水泼到他头上。

    ……

    皇后的坤宁宫。

    赵夫人哭得很伤心:“皇城司的大牢说什么也不让进,这都多少天了,人怎么样了我们是半点也不知晓。”

    “娘娘您可不能不管,您要想想法子,不能眼看着他去死。”

    皇后皱着眉头坐在临窗的大炕上,她何尝不想让皇城司将赵二放出来,否则她也不会冒险让人去了一趟裴家。

    她希望的是裴杞堂能够抬一抬手。

    皇后道:“不是已经说好了,今天定会让你们见到。”

    赵夫人连连点头:“可是却一点消息都没有。”她从昨夜等到现在,赵家下人守在皇城司大牢外,只要皇城司那边肯放行,他们就会冲进去查看。

    不知为什么,皇城司就是不肯放行。

    内侍匆匆走过来,上前在皇后耳边说了两句话。

    皇后脸上浮现出复杂的神情:“你都打听好了?”

    内侍点点头:“裴大人一早就进了宫,一直待在勤政殿现在还没有出来,皇上方才召见皇城司的顾大人,应该是已经有了结果。”

    皇后眼睛一跳,按理说有了结果应该是好事,可是她为什么觉得忐忑不安。

    …………………………………………

    第二章。

    终于可以睡觉了。

    大家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