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四百零九章 无事献殷勤

第四百零九章 无事献殷勤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父亲这件事就交给我去办,”琅华道,“我让萧邑陪着他吃几杯酒,也就问出来了。”

    顾世衡点了点头,琅华一向能帮他将事情处理好。

    想到这里,顾世衡抬起头看琅华,她眉毛舒展,眼睛明亮,没有忧愁在其中。

    可是自从听了荷香的那番话,他却始终忐忑不安。因为他分明知道那些话不是空穴来风,他之所以将整件事说成是宁王妃的陷害,目的是为了保护琅华。

    事实却像一块石头一样压在他心上。

    如果在琅华刚刚出生的时候,他知晓许氏与人***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他定然大发雷霆,将许氏和孩子一起逐出家门。

    可是,一晃过了这么多年。

    琅华在他眼前长大,他身在西夏时,小小的琅华一直是他心中最大的牵挂,所以现在得知琅华可能并不是他的亲骨肉,他心中更多的是痛惜。

    痛惜琅华因此受到了伤害。

    琅华会不会想要知晓谁是她的亲生父亲呢?她会不会想要见她的父亲。他这样粉饰太平,没有告诉琅华实情,对琅华来说会不会也是一种伤害。

    “父亲,”琅华走上前笑着整理顾世衡桌子上的公文,“如果我不是您亲生的女儿,您会嫌弃我吗?”

    顾世衡不由地大吃一惊,琅华竟然都知道。

    顾世衡半晌才结结巴巴地道:“当然不会……我是你父亲……怎么可能嫌弃自己的女儿……”他一时词穷,脸上却是无比激动的神情。

    不会,肯定不会。如果谁将琅华从他身边夺走,他都可能控制不住去拼命,自己怎么可能将琅华向外推。

    琅华脸上挂着笑容:“就算是父亲嫌弃我,我也要一直留在祖母和父亲身边,侍汤奉药,母慈子孝……”

    “那可不行,”顾世衡皱起眉头,脸上带着父亲的威严,眼睛中却已经满是喜色,“你要嫁人生子,你祖母还等着抱曾孙呢。”

    琅华垂下眼睛发笑:“父亲这样催促女儿,怎么不先给琅华添个弟弟,祖母也想再抱个孙儿。”

    顾世衡被这样一说,不由地老脸发红:“真是愈发不像样子。”

    琅华吩咐萧妈妈做了点心,父女两个坐在八仙桌旁,边说边笑,等到落日西下,琅华才想起来答应顾老太太一起去暖房,挑选今年越冬的花草。

    琅华匆匆忙忙出了门,顾世衡望着琅华的背影,心中滋生出一股暖意。

    到头来还是琅华来安慰他,不知他顾世衡是交了什么好运,才会有这样贴心的孩子在身边。

    只是顾家里里外外太过劳累琅华,如果再娶一个继室帮着琅华……

    顾世衡立即摇了摇头,娶到性子好的也就罢了,万一再有心术不正的,岂不是更加添乱。将来再生了儿女,说出什么闲话来,琅华难免会受委屈。

    就这样很好,反正他已经年纪不小了,有母亲和琅华,他已经知足。

    ……

    琅华坐在隔间外,听萧邑和前来告密的人说话。

    那是叫朱四,曾在真定、太原做过隶卒,太原打仗的时候也跟着禁军和厢军一起上了战场。

    几杯酒下去,萧邑将西夏战场上的事说出来,两个人顿时像是找到了知音,朱四的话也就愈发多了。

    朱四道:“我可不止在真定打过金兵,我还上过城墙镇守太原城呢。”

    萧邑想起来:“太原知府马瑞可是个好官,荣国公没到太原之前,都靠他来守城。”

    朱四烈酒上头,两颊绯红“呼呼”地向外喷着热气:“除了马知府之外,我们太原也有好官,那唐彬是掌管军马的武将,他贪墨军资,可与我们的父母官无关。”

    萧邑向前倾了倾身子:“那你跟我说说,你们那里有什么好官。”

    琅华听着嘴角微微一翘,萧邑跟着她走南闯北也学了不少,懂得要怎么从一个人嘴里套出实话,就是这样不经意的问话,朱四才会说出来。

    朱四道:“我们阳曲县丞徐大人就是个好官,他听说唐彬的事……虽然身在京城却嘱咐师爷和典簿想方设法将县中账目封存,以防会有人调换改动……就算是马知府也知道,太原若说有位青天大老爷,就一定是我们徐大人。”

    “我们阳曲县知县换了三四个,全都不经事,跑的跑,逃的逃,我们徐大人虽是县丞,却又是知县,三年来阳曲县从未欠过朝廷的税粮。”

    萧邑听得这些惊讶:“你说的徐大人是徐士元?”

    朱四眼睛发亮:“对……就是我们的徐大人,徐大人……”

    萧邑半晌没有回过神,外面的琅华却并不觉得十分惊讶,她早就知道这件事不简单,朱四的前来定是有人故意安排。

    徐士元这样做,是在通过朱四的嘴,来给她传消息。

    或者说,徐士元想要通过许氏和朱四等人,慢慢地接近她,私下里认下她这个“亲生女儿”。

    徐士元是真的将她当成亲生女儿,还是另有所图?

    琅华更倾向于后者。

    在太原的时候,徐家就曾送给她衣衫和鞋子,让她知晓了徐家还有这样一位庶子。

    到了京城,徐士元更是通过陆瑛,想要左右她和陆瑛的婚事。

    这一件件的事都证明徐士元是个很有条理的人。

    那么,前世,她眼瞎心盲时徐士元在哪里?为什么她没有感觉到徐士元的关切。

    琅华轻轻地敲了敲桌子,窗外枝头的青青立即飞过来,琅华熟练地掏出一颗麻籽儿,前世她是什么都瞧不见,今生就来看一看徐士元到底如何。

    琅华站起身推开门走进屋子。

    看到琅华,朱四顿时一怔,立即站起身来:“顾……顾大小姐……”

    琅华点点头:“你回去吧,跟你们徐大人说,他是朝廷命官,如今又在京城,若是想要做什么大可以光明正大,不用这样私下里遮遮掩掩,我们顾家也不是衙门,用不着到这里来告密……”

    朱四一时不明白顾大小姐这话的意思,这到底是在夸赞他和老爷,还是在数落他们,他的差事到底办好了还是没办好。

    他使劲地眨了眨眼睛,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待他再稳下心神顾大小姐已经不在面前了。

    “顾大小姐……你怎么知道……我……是……”朱四喃喃地说着,“你是怎么知道的。”徐大人真不该让他来,他本来就是个不会说话的,他早就知道这趟差事定然会办砸,果然就是这个结果。

    朱四一屁股又坐在椅子上。

    …………………………………………

    我又来求月票了。

    月中了,有票的同学请多支持支持教主,拜托啦,那个榜真的很难爬,谢谢大家的帮忙。

    下一章一会儿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