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四百零八章 示好

第四百零八章 示好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庄王妃将齐玉环的话说了一遍。

    庄王静静地听着。

    若说是顾家做的,也顺理成章,毕竟顾世衡在审案,而且顾大小姐手里有商队,手里也有银子能够在京都掀起一股风向来。

    这就说明,皇城司已经盯上了庄王府。

    庄王妃有些惊慌失措:“我们该怎么办?正好有一批货就在京都,若是被差岂不是人赃俱获。”

    不管是皇城司的顾世衡,还是带着京营四处查看情形的裴杞堂,都不是好惹的。

    庄王沉下眼睛:“要看时机,想方设法将那批货运出去,只要出了京皇城司也是鞭长莫及。”

    ……

    徐士元想象不到一个女子能做出什么样的事。

    除了管理内宅,生儿育女,服侍夫婿,孝敬长辈,还能做出多大的事来?古往今来的确有不少的才女,但也是靠着夫家才能有一定的地位,就算是当朝太后也是如此。

    所以许氏一心将顾琅华当做敌人的时候,他以为不过就是女人之间那些过节。

    现在看来,顾琅华也许真的与寻常的女子不同。

    “老爷,您在想些什么?”身后的幕僚低声道。

    徐士元坐下来,他知道唐彬开始受审之后,京中一定会有些风吹草动,除了朝堂上的争论之外,京里的气氛也不同寻常。

    徐士元倒了杯茶:“你继续说。”

    幕僚道:“这两日胡服卖的格外好,一身衣服从原来的价格,一下子翻了十倍。京都的商贾、铺子上的掌柜,都想要买些握在手里。”

    商贾想要卖这些藩货不要紧,很有可能将别人的财路揭出来。

    这一步棋走的很好。

    徐士元连连颌首,顾琅华是个很聪明的人,总是能在关键时刻四两拨千斤,这样的女子不管嫁给了谁,都会是个强大的助力。

    陆瑛身份低微,将来的路又窄,难怪顾琅华不会选他。

    他要想法子与顾家和顾琅华有所交往,这样就有可能将顾家拉到他这边来,即便顾家不愿意,他可以探探顾家的底细。

    徐士元看向幕僚:“是时候给顾世衡加把力了,帮着顾世衡早些结了这桩案子。”

    幕僚应了一声,立即走出去安排。

    ……

    顾世衡刚刚从衙门里出来,就被人拦住了去路。

    那人神情慌张,结结巴巴地道:“您是顾世衡大人吗?”

    不等顾世衡说话,那人接着道:“大人……我有重要的事向您禀告,您能不能带我去个僻静的地方。”

    顾世衡仔细地打量着那人的模样,脸色黝黑,看起来风尘仆仆,显然是经过长途跋涉才到这里。

    “大人,我知道他们在边疆私运货物……”说到这里,那人警惕地向周围看去,“我认识顾大小姐,就是因为顾大小姐……我才来找您。”

    顾世衡微微皱起眉头。

    ……

    琅华听到消息。

    萧妈妈道:“大老爷带回来一个人,请您过去瞧瞧。”

    琅华放下手里的东西,径直去了西院。

    顾世衡站在院子里等琅华。

    顾家下人端了饭菜进屋,紧接着屋子里传来咀嚼的声音。

    顾世衡将那人说的话告诉琅华:“人是从真定来的人没有错。”真定的口音他还是能听出来的。

    琅华仔细地听着,从真定来,说出有人私运货物的话,定然是跟唐彬案有关,这时候说出与唐彬案有关的消息,无疑都是雪中送炭。

    现在最该弄清楚的是,这人说的话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他又为什么会在这时候找到了父亲。

    不多一会儿,满满一桌子饭菜已被那人吃了干净,那人擦了擦嘴坐在旁边的杌子上,抬起头来打量着屋子里的摆设。

    琅华吩咐下人将碗筷收拾干净,这才陪着顾世衡一起进了门。

    见到顾世衡,那人立即站起身,眼睛从琅华身上一扫而过,脸上露出惊讶又欢喜的神情:“这位是顾大小姐,我识得,顾大小姐在太原的时候,我们在卫所见过面,”那人说着挽起了袖子露出手臂上长长的伤疤,“我这伤还是顾大小姐治好的。”

    那人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不停地说着:“我就知道顾大小姐和顾大人是好人,才会将这件事禀告给顾大人。”

    顾世衡坐下来:“你说的私运货物是怎么回事?”

    那人吞咽一口,立即道:“唐……唐大人手底下有一支商队,在边疆往返运些货物,我……曾给他们做过伙计,也识得那主事的商贾,”说着看向顾琅华,“这些日子真定都在悬赏知晓有关消息的人,太原和真定都传开了,这次办案的是顾大小姐的父亲,顾大小姐对我有救命之恩,若是能帮上忙,我定然尽心竭力,所以……这才进了京。”

    顾世衡仔细地问过去:“如果抓住了那些商贾,你能认出来?”

    “能,”那人立即道,“只要那人在我眼前,我就能分辨出来。”

    虽然没有将话说的很清楚,但是却也不像是在说谎。

    顾世衡沉下眼睛思量,琅华转头吩咐管事妈妈:“好好照应他,”说完又看向那人,“你先歇着,等明日朝廷里来了人,你再将今天的话仔细地说一遍。”

    那人应了一声。

    琅华和顾世衡出了门,径直去书房里说话。

    顾世衡坐在椅子上思量:“我总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难道是我们做的事被人察觉了,所以让人来试探?”

    琅华端了茶递给顾世衡:“自然是有蹊跷,为什么人会在这时候来,而且没等父亲盘问,就一股脑地将私运的事全盘托出,如果是真定的官员,对整件案子有所了解,说出那些话自然没什么,可他的样子,顶多在衙门里做过皂吏……却能一语中的,而且从太原到京城路途遥远,他只是听到些消息就赶来顾家报信,不太可信。”

    “那就是假的了?”顾世衡皱起眉头。

    也不一定就是假的,琅华道:“看他的模样又不是在撒谎,仿佛真的知道一些实情,否则他也不敢找上门,因为辨认的事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蒙混过关。”

    这个人从真定来,没有任何的敌意,一副要帮忙的样子。

    琅华抿了抿嘴唇,这人不一定有问题,有问题的是谁在背后安排,如果她猜的没错,只要稍加询问,就能问出实情。

    ……………………………………………………

    今天辅导孩子作业到很晚,写着写着居然睡着了。

    悲剧。

    不过,不耽误小伙伴早晨起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