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四百零三章 徐老大的威风

第四百零三章 徐老大的威风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中有鬼,徐谨莜感觉到徐松元的目光里饱含着关切和谨慎的神情。

    徐谨莜如同踩在了薄冰上,感觉稍一不慎就会掉进刺骨的水中。

    “谨莜,”徐老夫人道,“过来。”

    徐谨莜感觉心脏要从喉咙里跳出来,她过去拉住了徐老夫人的手:“祖母不要跟父亲生气,父亲也是一时糊涂。”

    徐松元不禁有些诧异。

    这是他第一次听到谨莜在母亲面前替他说话。

    徐老夫人看了一眼旁边的徐松元:“别着急,老婆子是活不了多久了,到时候这个家都是你的。”

    祖孙两个人走进了内室,留下了跪着的徐士元等人。

    徐谨莜用手拍抚着徐老夫人的胸口,给她顺着气:“祖母,千万别因为这件事气坏了身子,就得不偿失了,顾家那边都没有什么动静,太后命孙女送去赏赐的头面,孙女过去看了,叶老夫人、闵夫人都在顾家等着顾琅华,顾家不像是被打压了,倒像是长了脸。”

    徐老夫人脸色更加难看,胸口一阵滞闷,仿佛被人深深地刺了一下:“顾家是那样的?”

    徐谨莜点了点头。

    徐老夫人的怒气顿时冲上了头:“他们怎么好意思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乡下人真是不懂得什么是廉耻。”

    徐谨莜道:“我听宫里的人议论说,怪不得顾琅华会将许氏休弃出门,说不定就是因为许氏不守妇道,不知礼数,所以顾家才……”

    “好了……”徐老夫人皱起眉头不想听下去。

    谨莜说的话就像是在敲打她的心似的。

    她就不明白这个顾家是哪里来的本事,不但将太后哄得高高兴兴,京中好多权贵都愿意与之结交。

    那个韩璋和闵怀都得了失心疯,尽然不帮着宁王妃却去个顾家撑门面。

    “顾琅华这种人,”徐老夫人道,“真是八面玲珑,长袖善舞,将身边人耍的团团转,宁王妃竟然也栽在她手里。”

    “不止是宁王妃,”徐谨莜道,“还有皇后娘娘,皇后娘娘也被关进了坤宁宫,一时半刻恐怕也不会出来了。”

    徐谨莜道:“现在宫中什么传言都有,孙女真害怕……”她是真的害怕,想到何嬷嬷经历的那些,还有那几个内侍,她就有种摇摇欲坠的感觉,好像某一天她就会跌下来似的。

    徐老夫人皱起眉头:“你怕什么?就算是有闲言碎语也是你那庶叔的作为,跟你没有半点的关系,你放心,祖母会护着你。”

    “祖母,”徐谨莜泪凝于睫,扑进了徐老夫人怀里,“祖母会一直护着孙女吗?”

    “那时自然,”徐老夫人轻轻地拍着徐谨莜,“我不护着你要护着谁呢。”

    徐谨莜半晌才直起身子,眼睛通红。

    徐老夫人不禁道:“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在顾家受了委屈?太后娘娘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想的,你一个徐家嫡长女,竟然去给顾琅华抬轿子。”

    徐谨莜半晌才觉得心情平复一些,抬起头来小心翼翼地问:“祖母,您说三叔说的是真的吗?他跟许氏没什么关系。”

    徐老夫人的脸立即冷下来:“他的性子真是与他生母一模一样,表面上看起来老实本分,心地善良,其实一肚子的坏主意,为了利益更是不择手段。”当年她生了正元之后,身子就不好起来,母亲让庶妹来服侍她,她一直以为跟庶妹之间姐妹情深,谁知道庶妹趁着她精神不济,背地里勾引老爷,等她回过味儿的时候,老爷已经和庶妹分不开了。

    这也就罢了,母亲怕她气坏了身子,宽解她,好歹是自己的妹妹,总和自己一条心,好过那些外面来的女人。

    庶妹也在她面前跪了好几天,她心里一软就答应老爷将庶妹抬了回来。庶妹开始不肯答应,一直等到她病好了,亲手安排,这件事才会落定。

    她以为,庶妹是真的知道错了,以后的日子会老实本分,后来她才知道,原来她生病的时候,郎中说她的病八成治不好了,庶妹没想要做妾,而是想要等她死了之后做继室。

    徐谨莜道:“祖母的意思,那荷香的话是真的?顾琅华就是许氏和三叔的孩子?”

    徐老夫人冷哼:“现在想想,你母亲怀着你的时候,许氏应该是故意接近她,许氏一直对你三叔念念不忘,被顾家休了之后,还来求我们帮忙,说不得就是想要给你三叔做妾。”

    徐谨莜脑子里一阵嗡鸣声响。

    这一切都有可能是真的。

    徐老夫人像是想起了什么:“那个何嬷嬷也是陆文顕送来的,她平日里有没有跟你说过许氏的事?”

    “没……没有,”徐谨莜慌忙道,“何嬷嬷什么都没说,我觉得……何嬷嬷就是陆文顕想要讨好父亲……才送来的。”

    徐老夫人仿佛没有听到徐谨莜的辩解,看向旁边的姜妈妈:“你去带几个人好好问问何嬷嬷。”

    徐谨莜的脸色难看起来,祖母果然先要审何嬷嬷,这和那内侍说的一模一样,那么内侍说的那些话也可能都是事实。

    徐谨莜脸色难看,生怕被徐老夫人看出端倪来,忙起身装作去给徐老夫人倒茶,她刚刚拿起了八宝小吊壶,抬起头就瞧见了摆在桌子上的那面镜子,镜子里映出她的模样,白净的脸颊,有些英气的眉毛,明亮的眼睛,虽然没有杭氏那么漂亮,但是长得也算出挑,至少是端庄得体。

    端庄……

    为什么她不像杭氏那么柔美,杭氏就算穿着朴素,头上简简单单戴着发箍,也让人觉得有种出尘脱俗的清丽。

    相比较而言,顾琅华的长相……更加清秀、婉约。

    那许氏是什么模样?

    她与许氏像不像?

    “谨莜你想什么呢?”

    徐老夫人突然开口,徐谨莜手里的茶碗差点落在地上。

    徐谨莜咬了咬嘴唇,这里是她的家,眼前的富贵荣华,身份地位谁也夺不走,那些人一定是哄骗她的。

    就算是许氏和三叔生了孩子,那也是顾琅华,跟她没有半点的关系。

    徐谨莜转过头来:“祖母,我忽然想起来,都说人动了气不好再喝水,您还是别喝了。”

    “你这孩子,”徐老夫人叹口气,“只有看到你,我心里才能舒畅些。”

    ……

    门外,徐松元目光低沉地看着徐士元:“你跟母亲说的那些话可是真的?”

    徐士元低着头:“是真的,大哥我……说的都是实情。”

    徐松元面色不虞,他一直以为三弟是个老实本分的人,没想到他偷着隐瞒了这么多事。

    徐正元上前道:“大哥,您帮三弟说说话。”往常大哥总是会帮着老三说情。

    徐松元却垂下眼睛:“他行止无端,应该跪在这里反省,如果他像我说的那样等着进士科开考,何必去攀许家,闹出这种事丢了自己的脸面不说,给顾家惹来了麻烦,若是还不能引以为戒,将来还不知道要闹出什么大事来。”

    徐正元有些惊讶,没想到大哥突然硬气起来。

    “我们走。”徐松元看了一眼杭氏,大步走了出去。

    ……………………………………

    皮皮虾我们走。徐老大,你要坚持下去,我为你加油~

    求月票,让我今天破个40票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