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三百九十五章 不相信

第三百九十五章 不相信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徐谨莜的手微微一颤,心里不好的预感越来越重。

    为什么这些人会将她带到这里,逼问着何嬷嬷说出这样一番话。这么长时间了何嬷嬷一直没有提起许氏,现在何嬷嬷却说,来到她身边是因为许氏。

    许氏想要何嬷嬷好好照顾她。

    许氏为什么这样做,她们之间没有任何的交情。

    难道不是因为要讨好父亲吗?

    她小时候,陆文顕买过很多礼物给她,都是父亲、母亲没买过,那时候她不懂得,后来在祖母那里渐渐明白,他们都是为了讨好父亲。

    可是内侍今天说的这番话,明显有别的意思。

    徐谨莜眼睛里透出几分慌张来:“本来就是这样,什么我这样去想,根本就是如此。”

    内侍忽然一笑,向旁边的两个内侍点点头。

    两个人立即将何嬷嬷拖了出去,何嬷嬷惊骇之中想要大喊大叫,被人一捏喉咙,立即就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

    何嬷嬷被带走了。

    内侍看向徐谨莜。

    徐谨莜面色惨白,不停地向后退去,平日里的镇定立即去了干干净净。

    “徐大小姐,”内侍阴阳怪气地道,“这样要紧的时候,您可要稳住心神,否则容易出差错,该做的事我们都帮您做了,何嬷嬷我们也审了,还好她知晓的不多,落在别人手中也不会如何……但是您自己心里也要明白……”

    徐谨莜整个人都喘不过气来。

    “您将来是要跟顾琅华斗的,”内侍道,“如今顾琅华的身份和地位与您差那么多,您与她不过就打了个平手。”

    徐谨莜听着内侍的话,不停地吞咽着,内侍虽然对她并无恶意,但是内侍说出来的话足以让她魂飞魄散。

    徐谨莜颤声道:“你……你们为什么帮我?我……”

    内侍失笑:“自然是为了让您留在徐家做徐大小姐。”

    徐谨莜咬牙:“没有你们帮忙,我仍旧是徐大小姐。”

    “那可未必,”内侍笑着道,“徐大小姐您可千万不要让我们大人失望。”

    “你在哪里任职?”徐谨莜攥起手鼓足了力气,“我……我要禀告太后……好好地查一查你们,你们竟然敢在深宫中做出这种事。”

    “徐大小姐,”内侍向门口走去,半晌才幽幽地道,“那您可就真的是要自掘坟墓,等你回到徐家就知道了,如果没有今天我们的提点,以徐老太太的手段,会从何嬷嬷嘴里掏出一切消息,到时候,徐大小姐您的地位可就危险了。”

    内侍走了出去,侧室重新安静下来,徐谨莜觉得黑暗慢慢地爬到她身上,徐谨莜打了一个冷战。

    到底是怎么了?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那些人的话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她到底要不要去查清楚,该不该向太后娘娘求助。

    她从来没有这样无助过。

    如果那些人并没有陷害她,而是说的实话呢?

    她与顾琅华是同时降生,许氏……生的是顾琅华,徐夫人生的是她,可是许氏却十分地关心她,反而与顾琅华水火不容。

    一个母亲和女儿怎么弄到这样的地步。

    那内侍的意思,是不是……要说,顾琅华不是许氏的女儿,她才是。

    徐谨莜满身的血液仿佛一下子被抽干了。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

    她不是那个贱人的女儿,她不可能与那个贱人有关,她身上流淌的是徐家的血,她是徐家长房嫡长女,从小在太后娘娘面前长大,高贵无比,将来还会嫁入高门,一辈子富贵荣华,绝不是一般人能够匹敌的。

    岂能跟许氏那个贱人有关。

    许氏不但与人***而且和沈昌吉勾结,死在了皇城司大牢里,想到许氏那张脸,徐谨莜就觉得一阵酸水涌到喉咙里“哇”地一口吐在地上。

    心头仿佛被潮湿的臭虫爬过,说不出的恶心。

    她绝不能让自己与许氏有半点的关系,她要查清楚今天来这里的都是些什么人,她总会弄个明明白白。

    徐谨莜好不容易才站起身走向屋外。

    周围已经没有了人,方才还在的女官和内侍仿佛凭空消失了,徐谨莜调整呼吸慢慢地向慈宁宫走去。

    刚走到慈宁宫门口,换了衣服的何嬷嬷已经站在那里等着她。

    四目相对两个人眼睛里都露出惊恐的神情。

    ……

    太后和太妃坐在一起下棋。

    太妃笑着道:“当年先皇在的时候来到我宫里,两个人面面相对不知该做些什么,先皇问我一些家里的事,我生怕一个不小心说错了,给家里惹出麻烦来,就小心翼翼地回答,先皇问来问去就觉得没意思,干脆早早就宽衣上床……那次过后先皇好久没有到我宫里来,我没办法找到姐姐这里,姐姐就教了我下棋,从此之后,先皇再去了那里,就有了事做。”

    “最危难的时候姐姐帮了我一把,所以姐姐的恩情我这辈子都忘不了,”太妃说着目光微远,“那孩子也是一样。”

    太后很惊讶,没想到第一个到她跟前帮顾琅华说话的人会是太妃。

    太妃道:“出了这么大的事,顾家能上下齐心,已经证明顾大小姐的地位,荣国公能够不救亲妹妹而救这个义妹……真是很难得。”

    太后不动声色,端起茶来喝。

    太妃接着道:“宁王妃一定很后悔,她想要压住顾琅华,却反而作茧自缚。”

    太后抬起眼睛:“从前我倒是不知道那孩子到底有多厉害,现在看来……真是不简单,遇到这种事还能处变不惊,是个能担住大事的料子,怪不得连裴家都会进宫打听消息,”说到这里太后微微一顿,看向旁边的程女官,“传哀家的话,谁再敢议论顾家的事,哀家定然严惩不贷。”

    在宫里这么多年,她总算看到了一个出挑的,自然不会不管。

    程女官应了一声:“皇后娘娘的坤宁宫也关起了门,不准任何人进出。”

    太后冷笑:“她倒是一个识相的,只可惜……”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

    只可惜,宁王妃不懂得收手。

    程女官刚要退下去,正好看到徐谨莜端了茶进门。

    “哀家倒是想起一件事,”太后笑道,“让人去拿那套镶红宝的头面来。”

    徐谨莜的手不禁一颤。

    太后看向徐谨莜:“你出宫给顾家送去吧!”

    ……………………………………

    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送给徐小妞。

    今天还有三章。

    求月票来来来~

    月票你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