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三百八十五章

第三百八十五章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赵二听着左承恩的叫声,开始还清清楚楚,到了后来仿佛就是在哀嚎、嘶吼。

    赵二的冷汗湿透了衣襟,旁边的唐彬的心也一点点地往下沉。

    唐彬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真的来到了皇城司,那个光凭名字就让人瑟瑟发抖的地方,在这里迎接他的只有无边的痛苦。

    赵二来的时候,他还松了一口气,转眼之间乾坤颠倒,赵二仿佛给了顾世衡一个借口,让顾世衡战胜了左承恩,趁机在皇城司大牢里大行其道。

    没有了左承恩的保护,顾世衡一定会想方设法审问他,唐彬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经过了今晚皇后娘娘也难免被牵扯其中。

    唐彬正胡乱想着,只听旁边的牢房里传来逻卒的耻笑声:“呦,这位爷,您这是尿裤子了。我记得霸州的牢房是很有名气的,听说只要进去的人就没有不招认的,全靠霸州的那位小爷手段高明,说的就是您吧?”

    “您审过那么多的案子,见过那么多的刑具,怎么轮到自己就怂了呢?”

    赵二大喊大叫的声音传来:“你们放开我,听到没有……”

    牢门被打开,赵二被拖进了不远处的黑暗中,紧接着赵二的惨叫声传来。

    唐彬睁大眼睛,只要顾世衡动手打了赵二,就势必要给皇后娘娘一个交代。

    这件事已经没有了转圜的余地。

    就算他撑下去,左承恩和赵家人也不一定能守口如瓶。

    唐彬脸上写满了恐惧。

    ……

    顾家堂屋内,周升向琅华禀告:“我还以为那赵二爷有多厉害,对别人心狠手辣,轮到自己没有几下子就吓得瘫在那里。”

    “不过是让他将皇城司里关着的犯人都看一遍,鞭子还没有打上他就叫起来了。”

    达官显贵家的弟子都这样不经折腾。

    赵二这几天在裴杞堂大船上养的细皮嫩肉,被人当成菩萨似的供起来,突然面对这样的变化自然更加惊慌。

    “裴四爷来了。”萧邑进屋禀告。

    周升听说裴杞堂来了,眼睛发着光,心里已经对裴杞堂十分的佩服,竟然三言两语将将赵二耍的团团转。

    裴杞堂进了门,目光就落在琅华身上。

    琅华穿着家常的衣裙,头上只戴了一只珊瑚发簪,坐在临窗的大炕上与周升说话,整个气氛看起来十分的轻松,裴杞堂很想一屁股就坐在大炕上,舒展舒展手脚,这样就能让满身疲惫一扫而光。

    萧妈妈端了水放在桌子上。

    裴杞堂目光闪亮:“我准备进宫一趟。”

    琅华点点头,伸手将裴杞堂面前的茶水也端走:“那你水也别喝了,这样更像一些,不至于让皇上怀疑。”

    周升在一旁听得一头雾水。

    裴杞堂道:“这也算是向皇上请罪。”

    “不光是请罪,”琅华抬起眼睛,“如果不折腾这样一下,怎么才能有机会插手这桩案子,你总不能直接将手伸到皇城司的大牢里。”

    琅华干脆将裴杞堂那杯茶端起来递给了周升。

    周升正听得入神,裴四公子和大小姐你一言我一语,两个人话不多却仿佛十分了解对方的想法。

    不经意间仿佛就将下面要发生的事情定了一样。

    裴杞堂笑道:“所以我得谢谢皇后娘娘和赵二,没有他们两个人,我无论怎么查案,都休想对皇城司动手。”

    而现在不一样。

    “快去吧,”琅华看着裴杞堂,“迟了就闹腾不欢了。”

    琅华起身将裴杞堂送出去,走到院子里,琅华指向旁边的梨树:“你是不是经常踩那棵树?”

    挺大的一个人整日里像只锦鸡一样在树上飞来飞去,她不让他来,他就翻墙进门,真是防也防不住。

    裴杞堂笑道:“我也不是总这样。”

    “我挺喜欢那棵树的,”琅华道,“你再踩下去,就要将树干踩秃了。”

    真不知道这人到底是怎么想的,琅华抿了抿嘴唇转身走回屋中。

    风微微吹着裴杞堂的脸颊,秋冬的天气,却让他觉得和煦而温暖。

    ……

    皇上正在看手里的奏折。

    自从查出唐彬贪墨军资,吃厢军空额之后,御史言官的奏折就像雪片一样积满了他的书案。

    “皇上,裴将军在宫外递了牌子,无论如何要见皇上。”

    皇帝眼睛不抬:“他不是去太原了吗?怎么这样快就回来了?今天晚了,朕明日再传他。”

    内侍不知怎么接话,想了想才道:“裴将军说,他惹了大祸,让奴婢无论如何也要跟皇上说。”

    “他能惹什么大祸。”皇帝抬起眼睛。

    内侍脸色并不好看:“奴婢瞧着裴将军风尘仆仆,一脸焦急,可能……真是遇到事了。”

    请他们一定代为通禀,那种急切和焦躁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装出来的。

    内侍想到这里,心也胡乱噗通一阵,他能闻到那种紧张的味道,宫中恐怕是要出事。

    内侍接着道:“皇城司的顾大人也在外等候了。”

    皇城司,裴杞堂都来了。

    皇上这次沉下了脸:“现将裴杞堂给朕叫进来,朕要听听他惹了什么祸。”

    ……

    裴杞堂踏入勤政殿,撩开袍子就跪了下去:“皇上,微臣罪该万死。”

    裴杞堂总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纨绔子弟模样,可是鲜有这样的时候。

    皇帝淡淡地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皇上,”裴杞堂微微抬起头,“这次……恐怕是……微臣不知要怎么说……”说着看向身边的内侍。

    内侍忙退了下去。

    大殿里没有了旁人,裴杞堂才接着道:“臣从太原回京的路上,遇到那位进京查案的赵承衍,就邀他一起坐船到了京城,”裴杞堂说着顿了顿,“到京之后,微臣想要带他出去走走,却不料一个没照应到,让他闯去了皇城司。”

    皇帝整个人不由地一怔,眼睛中顿时闪过一丝威严。

    皇城司是随随便便就能闯进去的吗?

    如果皇城司这样不堪,那他的宫廷岂不是也能让人随意进出。

    “赵承衍,”皇帝在心中思量片刻立即明白过来,“赵承衍,是皇后的侄儿,在霸州做官有些名声,这次审理唐彬,吏部特意推举了他……”

    这样的话,顾世衡来宫中也一定是为了这件事。

    皇帝的眼睛猛地跳了两下,赵承衍刚刚到京城,就直奔皇城司,他想要做什么?

    ……………………………………

    求月票小剧场:

    洞房花烛夜,陆瑛掀开了盖头,立即看到了顾琅华那精致的面庞。

    经过了那么多波折,他终于又将她娶了回来,陆瑛不由地松了口气,他的心终于可以落定了。

    陆瑛拉起琅华的手,他内心深处那个蜷缩的小人儿,终于可以直起腰身露出一个欢快的笑容。

    从此之后,这样就足够了。

    他可以什么都不去要,什么都不求,只要坐在她身边,就这样长长久久下去,他已知足。

    终于,对于他来说,生命不再是一场折磨。

    陆瑛抱紧了琅华,窗外的梅花开得正艳,恍如桌案上那燃烧着的花烛。

    就算这是一场梦,他无需挣脱,只要就此沉沦。

    导演:好了梦醒了。

    陆瑛:一脸苦相,再来两张月票的呗。

    求月票,求月票~

    这个月竞争激烈,教主看着都心慌慌,手里有月票的同学,支持一下教主吧~现在都第十六名了,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