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三百八十四章 连夜审问

第三百八十四章 连夜审问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清脆的声音过后。

    黑暗里突然亮起了几盏灯,顿时将整个牢房都照得亮起来。

    大牢里的犯人也因此被惊醒,全都活动着身体向灯光的方向看来。

    “哗啦啦”的铁链声响仿佛刺进了人的骨头。

    赵二心里一沉,向周围看去,无数双眼睛都落在他的身上,目光中有好奇、迷茫和愤恨。

    牢笼里的人会恨站在外面的人,赵二早就知道这个道理。

    在霸州大牢里,他也常见到这样的情形,只不过他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毛骨悚然。

    因为这里的犯人已经不知道被关了多久,心中积攒了多少的怨恨。

    “是谁?”赵二向灯光处看去,方才的那个声音就是从那个方向发出的。

    那些人越走越近,赵二这才看了清楚。

    三五个人围过来,为首的人面沉如水,是个三十几岁的中年男子。

    “我是皇城司的都知顾世衡,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可有进入皇城司的公文?”

    赵二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是个什么人物:“不过就是个小小的都知,”说完他看了一眼唐彬,“本官改日再来。”

    赵二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慢着,”顾世衡呼喝,“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赵二仍旧挺直脊背,伸手拿出了坤宁宫的宫牌,“看到了没有?”这块宫牌足以震慑住这些人。

    不等顾世衡说话,赵二施施然地将宫牌收回怀里,转身大摇大摆地向外走去。

    只要看了宫牌就不会与他为难,他早就知道这样,所以才会来到皇城司大牢。

    再说,等到朝廷任命下来,他是协同皇城司审理唐彬案之人,到时候就会经常出入皇城司,所以早来一步,晚来一步还不都是一样的结果。

    赵二向外走去,大牢里的犯人也开始纷纷缩回角落。

    今晚不会有任何事发生。

    “这里是皇城司,直接听命于皇上,除了皇命之外,不会听从任何人号令,”顾世衡冷冷地下令,“将闯入皇城司的人抓起来。”

    赵二一脸惊诧,他是不是听错了,有人竟然要抓他:“你反了天不成?也不看看爷是谁?爷是皇后娘娘的亲侄儿,来京城就是为了查唐彬案……”

    “你是为了查唐彬案,还是为了想方设法遮掩此案?”顾世衡沉下眼睛,面沉似水,“方才你跟唐彬都说了些什么?”

    赵二略微有些惊慌:“轮不着你来质问本官。”

    “擅闯皇城司大牢,死罪一条,还敢在这里大放厥词,”顾世衡看了看身边的亲从,“本朝从有皇城司到如今,可有这样的事发生?”

    亲从头上的冷汗落下来,所有人都僵立在那里。

    没有,当然是没有。

    顾世衡淡淡地道:“今晚发生的所有事,我会如实禀告皇上。”

    他们让人闯进了皇城司大牢,若是再没有将这人抓住,在皇上那里就是死路一条。

    亲事官和逻卒不敢再迟疑,几个人走上前压住了赵二的肩膀。

    “你们敢,”赵二呼喝着,“皇后娘娘问起来,你们都要死……”

    顾世衡道,“皇城司只认皇上,这是皇城司的规矩,如果没有这样的规矩,就没有了皇城司。”

    敢挑战皇城司,就相当于蔑视皇权,不会落得好下场。

    眼看着赵二被绑缚住,大牢里的唐彬已经瞪圆了眼睛。

    “将今晚当值的左承恩等人拿下。”顾世衡吩咐道。

    所有人都僵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他们怎么敢去绑左大人。

    顾世衡环看四周:“你们是要等着圣旨到来,还是要等本官自己动手?”

    不过是眨眼的功夫,整个皇城司风云变幻。

    左承恩有错在先,没有人敢违逆顾世衡的命令。

    亲从官带着人将左承恩从床上拎起来。

    左承恩被扔在大牢地上,顿时酒醒了一半,他的眼睛死死地瞪着顾世衡,“顾世衡,你这是做什么?是谁……是谁给你的胆子?”

    顾世衡声音冰冷而坚韧:“皇上封我为都知,左大人忘记了不要紧,很快就会想起来。”

    “有人内外勾结潜入皇城司大牢,本官要连夜审问,”顾世衡施施然坐在椅子上,“诸位放心,今夜我是当家都知,所有的人我顾世衡一力承担。”

    顾世衡既然敢这样做,自然已经遣人去宫中报信。

    如果反抗顾世衡就等于和左承恩一样勾结外人,到时候必然是死路一条。

    亲从先跪下来:“属下愿追随大人,任大人差遣。”

    一个人跪下来,紧接着身边的人也跟着下跪。

    一个接着一个,一个连着一个。

    顾世衡站在那里,看着大牢里所有的下属都跪下来。

    这一刻,他才是个都知。

    亲从们小心翼翼地抬起头,他们没想到顾世衡会这样轻易地打败了左承恩大人,他们没想过会有这一天。

    皇城司就这样不声不响换了当家人。

    顾世衡竟然如此厉害。

    “大人,”亲从吞咽一口,“要怎么审问。”

    顾世衡眉毛微微抬起:“你们不知晓?大牢里这么多犯人,哪个不是你们审问的?”说着向大牢里看去,“你们真的不知道的话,便将他们带出来,让他们来告诉你们,皇城司所有什么样的刑具。”

    顾世衡的话音刚落,大牢里顿时传来嘈杂的锁链声响,所有的犯人扑在了牢门前,一双双眼睛仿佛发着淡绿的光。

    不知是谁先笑起来:“左承恩,你也有今日?之前是沈昌吉现在轮到了你,哈哈哈。”

    笑声在大牢里回荡。

    左承恩不禁打了个冷战,他抬起头看向顾世衡,“你算计我,你在陷害我……你不得好死……”

    “左大人,你还是想想你自己,”顾世衡看向周围一个个牢笼,牢笼中那些被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的犯人,“想想你是不是还应该活在这个世上。”

    每个人欠下的债,总有一天是要还的。

    如今就在这些人面前,还他的债吧!

    赵二眼睁睁地看着左承恩的裤子被豁开,腿上的一条血肉顿时被人割下来。赵二整个人颤抖起来:“我要见皇后娘娘,我要见皇后娘娘……”

    狱卒拎着左承恩的那条血肉扔在了赵二腿上,赵二只觉得一片温热,那血肉仿佛能穿透他的裤子深深起嵌入他的骨肉中。

    赵二大喊一声,眼睛一翻几乎要晕厥过去。

    ………………………………………………

    苍天饶过谁~

    左承恩慢慢享受吧~

    我很勤快吧!

    可以睡觉了。

    求月票同学们,这个月的形势很严峻,求大家帮教主继续上榜。

    拜托拜托了,前两天特别重要,每一票都是精神加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