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三百七十九章 准备

第三百七十九章 准备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将琅华送回了顾家,裴杞堂径直进了家门,来到书房。

    张同和王奉熙已经等在那里。

    裴杞堂走进来,在落日的余晖照射下,他嘴唇微抿,神情显得有几分的冷峻。

    王奉熙眼皮一跳,知道一定有重大的事发生,公子很少会有这样的神情。

    王奉熙上前道:“是不是唐彬的案子不顺利?”

    裴杞堂没有说话,坐在椅子上,半晌看向王奉熙:“我父亲在世时你可见过宁王?”

    王奉熙不禁诧异,公子将他从镇江叫来难道就是因为宁王的事?

    裴杞堂表情严肃,王奉熙不敢怠慢:“见过,那时候宁王爷还没有成亲,仿佛是为了什么事心情不好,就到庆王府做客,我还记得,王爷给宁王做了只弹弓,王爷与我们议事的时候,宁王带着两个小厮在园子里玩了一天。”

    “那时候宁王的疯病很厉害,晚上经常会哭闹个不停,不喜欢看到池塘……王爷当时还跟我们说,宁王可怜本来喜欢一个人,结果那人却淹死在宫中。”

    裴杞堂眉头微蹙,父亲说的应该就是徐茹静了。

    之后太后做主让宁王娶了韩氏做王妃。

    现在宁王妃眼看自身难保,宁王却没有任何的动静,这放在一个傻子身上也算正常的表现。

    他奇怪的是,为什么宁王要抓住琅华不放。

    在西夏的时候将琅华错认成徐茹静,现在连皇后娘娘都得知了这件事,甚至以此要挟顾家。

    他总觉得皇后这次不光是得知宁王将顾琅华认成徐茹静这样简单。

    有一件事,关于琅华很重要的事在步步逼近。

    偏偏这时候许氏“死”在了皇城司大牢里。

    这一切都太过巧合。

    有人在算计琅华,而且这件事与许氏、徐茹静和徐家有关。

    他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裴杞堂看向王奉熙:“你立即回杭州,去查查许氏的娘家,看看许家与徐家有什么关系。”

    王奉熙不禁怔愣,公子怎么想起来查这件事。

    裴杞堂怎么想都不对,抬起头看向裴钱:“老爷在哪里?”

    裴钱立即道:“老爷收拾好了衣物准备明日启程去太原,现在应该在夫人房里。”

    裴杞堂大步走了出去。

    ……

    裴思通刚刚回京就又要离开,心中对妻子不禁有些愧疚,于是早早就梳洗干净靠在床头准备与裴夫人说些知心话。

    却没想到外面传来下人的声音:“老爷四爷来了。”

    裴杞堂?

    夫妻两个都很震惊。

    尤其是裴夫人脸色一变,立即起身穿衣,她忘不了十多年前的晚上,老爷神神秘秘地从外面回来,告诉他在外养了外室,那外室怀相不好,生下孩子恐怕就会死去。老爷恳求她保守秘密,将那孩子当成亲生骨肉来养,发誓从此之后绝不再纳妾。

    她原谅了老爷,为了骗太夫人,她装作十月怀胎,又跟着老爷在外任职时假意将孩子生下来,老爷觉得对不住她,以给孩子治病为借口,一直将孩子养在外面。

    虽然老爷从此之后真的没有再纳妾,可是这件事仍旧是她心里一个疮疤,说到底老爷是多看中这个孩子,为了给他嫡子的地位,不惜欺瞒家中长辈,甚至在太夫人面前背了不孝的名声,为了这个孩子,这些年裴家闹得是鸡飞狗跳,老爷都忍了下来。

    她都看在眼里,老大、老二、老三也常问她,四弟的事,但是她除了早就编好的几句谎言之外,不知道该怎么说那孩子才好。

    她以为日子慢慢过去,也许这件事最终会淡下来,谁承想那孩子不但得了皇上信任,而且带兵在盐州打了胜仗,生擒李常显,光芒一下子压过了他的几位哥哥,太夫人知道这样的消息,说什么也要将他接回裴家。

    她也想着,这是件好事,毕竟是老爷的子嗣,能够回来认祖归宗,老爷也会高兴。

    裴杞堂人是回来了,却独自住在东边的小院子里,很少与家里人来往,仿佛与整个裴家隔了一座山似的。

    这是裴杞堂第一次主动来到她的院子见老爷。

    裴夫人帮着裴思通穿好了衣服,两个人走到堂屋。

    裴杞堂向裴思通和裴夫人行了礼。

    “母亲,”裴杞堂向着裴夫人道,“我想跟父亲说几句话。”

    仿佛是一个性子倔强的人,遇到了难事,终于开口向身边的人求助。

    裴思通没见过裴杞堂这样的模样,心中不禁一沉:“怎么了?”

    裴夫人也忙道:“你们父子去书房里,我让人端茶过去。”

    裴杞堂躬身道:“劳烦母亲了。”

    “没事,不麻烦……”裴夫人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没想到两个人见面的时候气氛会是这样的融洽,裴杞堂没有为难她,反而礼数周到。

    裴思通和裴杞堂到了书房里。

    裴杞堂面色深沉:“父亲马上就要去太原,如果皇后的人想要插手这桩案子,父亲可以暂时先答应下来。”

    裴思通想了想明白过来:“这也不难,若是你想打皇后一个措手不及,我可以先稳住他们。”

    这是公事,按理说裴杞堂可以明日再跟他商议,却为什么今天这样匆忙地来找他,而且是一副心神不宁的模样。

    “还有件事,”裴杞堂道,“我知道祖母与太妃关系不错,这些日子能不能请祖母常去太妃宫里说说话,打听一下宫中的情况,尤其是有关顾家的一些消息。”

    裴夫人端茶进来放在父子面前,听得裴杞堂的话,不禁微微抬了抬眼睛。

    裴思通有些不解:“顾家出了什么事?”

    “没什么,”裴杞堂道,“我就是有些准备。”

    打听消息可以让内侍去,为什么偏要太夫人进宫,裴思通有些弄不明白:“我会与你祖母说。”

    裴杞堂颌首:“我明日一早去给祖母请安。”

    裴思通诧异,这是从来没有的事啊。

    裴杞堂独自一人在外长大,不太擅长处理家中的各种关系,所以他干脆与裴家来往并不密切。

    正好又有父子不和的传言在,在外面人看来,只当是他们父子心结没有打开,也不会觉得奇怪。

    可是现在,裴杞堂却主动与裴家长辈接近,这是为什么?

    裴思通还没想出个结果,裴杞堂已经起身告辞出去。

    望着一脸沉思的裴思通,裴夫人忍不住道:“老爷,您心里怎么想?”

    “什么?”裴思通一脸木讷,呆呆地望着裴夫人。

    裴夫人叹口气:“妾身说的是杞堂看中了顾家这件事。”

    ………………………………

    裴大人,在某件事上您不如您夫人聪明,鉴定完毕~

    求月票,最后两天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