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三百七十章 不好意思

第三百七十章 不好意思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琅华想要跟裴杞堂说话,却没有力气,整个身体仿佛在僵在了那里。

    耳边是雨落在油纸伞上的响动,其中隐隐约约还混杂着一丝哽咽声。

    天黑的不得了,像是随时随地都要塌下来似的。

    琅华听着不禁觉得哀伤。

    她与许氏经历了前世和今生,她花了几十年的时间才看清她们之间的母女之情。也许在外面人看来,她是一个冷漠狠心的人。

    但是那些血肉模糊的伤口仍旧被她埋在心底。

    在许氏这件事上,她能做到的也就是眼睁睁地看着许氏得到应有的报应,没有去原谅也没有更积极地去处置。

    “琅华,”裴杞堂忍不住伸出手去抹琅华脸上的泪水,“琅华……”他轻轻地喊着她,他的声音清亮而又柔软。

    他轻轻地拢着她的肩膀,让她将头靠在他的怀里。

    他的怀抱和冰冷的雨水不同,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让她有种说不出的踏实,熨帖着她烦乱的心。

    雷声、雨声霎时都不见了。

    琅华在这片安宁中渐渐回过神来。

    原来方才她听到的哽咽声并不是从雨中来的,而是她在压抑地哭泣,泪水簌簌而下,掉落在裴杞堂的身上。

    她看似无动于衷,心里是那么的哀伤。

    为了许氏。

    也为了她和许氏之间淡薄的母女之情。

    “琅华,从这往后,一切都会好起来,不会再有这样的事让你伤心,”裴杞堂轻声道,“以后就会好了,都会好的。”

    琅华轻轻地颌首,是啊,都会好的,她一定会好好的,她会赢过前世的命运,她会幸福,也会快乐,她会将前世没有得到的快乐,今生一并找回来。

    她不会再为许氏伤心了。

    这是最后一次。

    从此之后,她心里再也没有了许氏的位置。

    庭院里又是一阵冷风袭来,吹起了地上的落叶,可是油纸伞下,琅华却感觉不到冷,裴杞堂挺拔的身姿,宽阔温暖的怀抱将那些刺骨的寒意分隔开来。

    琅华在这一瞬间,恍惚有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琅华微微挣扎,抱着她的裴杞堂立即松开了手。

    他的目光清澈,眼睛里波光粼粼,映照着她的影子,她微红的眼睛。

    琅华站起来,才发现裴杞堂半个人都暴露在雨中,穿着的长袍已经湿透了,紧紧地贴在身上。

    空气中仿佛有淡淡的青草香气,热热的扑在她的脸上。

    琅华不自在地抿了抿嘴唇:“我让萧邑找件干净的衣袍给你换上吧!”

    裴杞堂道:“不碍事,一会儿就干了。”

    秋雨最寒,这样肯定是不行的。

    琅华进了屋想要吩咐人叫萧邑,才想起来她将萧妈妈几个都遣了出去。

    “你坐一会儿吧!”

    琅华忙进内室去摇铃,可能是因为雨声太大,好半天萧妈妈才进了屋。

    单独与裴杞堂这样面对面地坐着。

    看着他脸上那温和的笑容,琅华第一次觉得有些尴尬,仿佛生怕他一开口又说出什么不着调的话来。

    尤其是现在,他看起来整个人湿漉漉的,眼睛也想被水洗过一般,就像那三月里的桃花。

    有些萌动,有些芬芳。

    从前在军帐里给他治病,她也没有这样的感觉。

    萧妈妈进了屋,看到裴杞堂也在屋子里,脸色顿时变了,她怎么忘了这茬儿,只要大小姐身边有什么风吹草动,这位裴爷是肯定要来的。

    半晌萧邑才拿来了长袍,让裴杞堂去侧室里换了。

    裴杞堂出来的时候,琅华看上一眼,忍不住笑出声。

    这是什么啊。

    长袍在脚踝上,本来应该束在手腕的衣袖高高地挂起来,露出了一截小臂,旁边的萧邑脸色青黑,不停地往裴杞堂身上瞄,又暗暗地比了比两个人的身高。

    平日里,两个人站在那里,倒是不觉得裴杞堂比萧邑高多少,可是穿上了萧邑的衣服,立即就看出了差别。

    久经沙场,就经常练拳脚的裴杞堂,年纪虽小但是……很废衣服料子。

    裴杞堂的衣服若是让萧邑穿上,大约就能唱大戏了。

    被这样一搅合,琅华心头的哀伤也就去了七七八八。

    雨越下越大院子里已经积了水。

    裴杞堂看向旁边的阿莫:“还不快去拿两个手炉。”

    阿莫这才反应过来,方才大家都被许氏的事惊住,只是担心大小姐会不会难过,竟然连这事忘记了,没想到裴将军会那么细心。

    阿莫拿来两个铜炉,一只塞进了琅华手里,另一只放在了琅华脚底下。

    琅华整个都觉得暖和起来,她转过头去看萧邑:“老乐还没有回来?”

    萧邑摇摇头:“可能皇城司那边不好打听。”

    裴杞堂看过去:“你是觉得许氏……”

    琅华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件事来的有些快,也有些蹊跷。

    “大小姐,老乐来了。”

    老乐进了屋,立即带了一股的寒气,他整个人都湿透了,就像是刚刚从水中捞起来。

    老乐道:“我去问了狱卒,往日里大牢里死了人,就直接拉去乱葬岗烧了,因为皇城司的犯人大多不会有亲人将他们的尸体带回去安葬,而且这样做也是为皇城司立威,有罪的人才会死无全尸……”

    也就是说,今天处置许氏的法子并不特别。

    “但是从人死到去焚烧,一般会用一个时辰的功夫,可是许氏用了半个时辰就将事情办好了,说是左承恩吩咐下来的,今天杭文同从皇城司大牢里安然无恙地走了出来,左承恩觉得是有伤皇城司的颜面,所以死个人烧具尸体,也算为皇城司除除晦气。”

    琅华觉得并不是这样。

    问题就出在这时间上。

    许氏与父亲多少有些渊源,许氏若是死了,留给父亲处置尸体,左承恩才能站在一旁看笑话。

    琅华看向裴杞堂,四目相接裴杞堂立即明白了琅华的意思。

    或者许氏并没有死。

    如果这样的猜测真的成立的话,谁又会将许氏从皇城司大牢里带出去,带走许氏又有什么意义?

    一个坏了名声的内宅妇人,手里没有半点的好处可以拿来交换,谁又会这样帮她。

    除非许氏对于别人来说还有利用的价值。

    老乐退了出去,萧妈妈也带着阿莫几个去了侧室里。

    裴杞堂道:“许家没有来京城,沈昌吉已死,按理说,许氏一个内宅的妇人,应该不会再有什么本事求到旁人帮忙,从皇城司大牢里逃脱,也不是寻常人能做到的。”

    琅华颌首。

    所以,许氏到底有什么值得让人去为她去冒险。

    ………………………………

    今天第一章。

    一会儿还有一章。

    今天教夫加班,我就带着孩子买药又去上课,跑了一天,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