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三百五十章 守护

第三百五十章 守护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吴桐将食盒摆在杭庭之面前。

    杭庭之将食盒打开,惊讶地看着里面的糕点:“这是,谁送来的?”

    吴桐道:“是徐夫人送给我家小姐的。”

    杭庭之一时茫然,徐夫人就是姐姐,这是姐姐亲手做的糕点,没想到他还能吃到这些。

    坐在对面的裴杞堂看了一眼吴桐,琅华都知道给杭庭之送点心,一定也猜出来他出了荣国公府,就会来到杭庭之这里。

    但是却什么也没有给他。

    虽然说,有杭庭之在这里,很多事不方便,但他还是觉得心里不舒坦。

    裴杞堂走出屋门叫住吴桐:“顾大小姐有没有什么话交代下来?”

    吴桐摇摇头:“没有,大小姐什么也没说。”

    难道琅华就不想知道韩璋怎么训斥他的吗?他可是都仔仔细细地听了下来,毕恭毕敬地应承着,生怕惹韩璋不高兴。

    他从荣国公府出来的时候,还被云常看了一路。

    这些琅华都不想知道吗?

    裴杞堂道:“顾大小姐今天心情怎么样?”

    吴桐看着公子可怜兮兮的模样,也很想说点什么安慰安慰公子,他努力地想着大小姐的模样:“大小姐今天好像有些不开心。”

    吴桐猛然想起来,大小姐确实不开心。

    裴杞堂脸上本是云淡风轻的模样,却仍旧免不了微微一怔,随即眼睛中流淌出几分欢喜来。琅华会不会是因为担忧他的缘故,她嘴上不说,但是从心里还是对他有些牵挂。

    吴桐觉得公子仿佛变成了一朵花,他也跟着呵呵傻笑起来。

    裴杞堂目光熠熠生辉:“还有没有别的?”

    吴桐看着高兴像讨好一般接着道:“顾大小姐不高兴,那是因为陆瑛到了顾家,顾大老爷要向陆家退婚。”

    “大小姐心里当然难过了,大小姐的婚事要没了,她不能嫁去陆家,她就当不成陆家的媳妇了……”

    他说的没有错吧!他听到消息的时候坐在屋顶上想了半天。

    女孩子不都是要嫁人的吗?

    退了亲,顾大小姐就嫁不了人了。

    吴桐本来兴致勃勃地说着,忽然感觉到了头顶一阵凉意,他忍不住抬起眼睛,看到了裴杞堂如同寒冰般锐利的目光。

    吴桐打了个冷战,笑容也僵在脸上,公子不是喜欢听大小姐的事吗?怎么突然又生气了,吴桐欲哭无泪,张大了嘴巴,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我,我,我,”吴桐结结巴巴,“我先走了。”早知道他放下东西就应该转头回去,早知道他就应该像冯师父一样来无影去无踪,见势不好“嗖嗖嗖”就消失在夜色里。

    吴桐心里想着,脚尖一点就要离开,可是努力半天发现自己还在原地,因为他的手臂已经被公子握在了手里。

    原来琅华心情不好不是因为他,裴杞堂面色不虞:“将话说清楚再走。”

    吴桐吞咽了一口,只得将陆瑛上门的经过说了一遍:“就是这样,没有其他的了。”

    裴杞堂松开了手,吴桐一眨眼就不见了。

    顾家和陆家退亲了。

    听到这样的消息,裴杞堂却没有十分的高兴,反而心中担忧起来。

    最关键的是,退亲前后琅华都没有和陆瑛见面。

    顾老太太、顾世衡与陆家退不退婚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要看琅华对这件事的态度,她能答应退婚是走出了一步,接下来最重要的是,她与陆瑛见面会说什么。

    退婚还是成亲就在这一次,要看陆瑛会不会有什么方法让琅华回心转意。

    裴杞堂想起琅华每当遇到难题时,静谧思量的神情。

    那个隐藏在她心里不为人知的秘密,会不会在这样的夜晚出来作祟,让她难以决策,让她不能入眠。

    裴杞堂回过神,快步走进屋内。

    杭庭之刚刚吃了糕点,脸上多了几分精神,一扫方才的困倦和疲惫。

    琅华总是能知道别人此时此刻需要些什么。

    杭庭之道:“裴将军不是正要查太子吗?我觉得这次是个好机会,裴将军大可以表面上查太子,背地里去摸摸厢军的底细。”

    杭庭之道:“唐彬这些年吃着厢军的空额,贪墨军资,这些银钱汇聚起来应该不少,这么多的钱唐彬不可能都装进自己的口袋,谁都知道唐彬是太后的人,唐家每年都会经庄王的手送礼物给太后娘娘,所以谁也不敢动他,可是长此不但厢军不足,禁军恐怕也会吃空,到时候大齐定然经受不住外敌入侵……”

    裴杞堂道:“自先皇时就有了厢军,厢军到今日的地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说到这里,裴杞堂眼前豁然一亮,他抬起头来,对面的杭庭之却没有发现他情绪的变化。

    裴杞堂不禁十分怀念与琅华一起分析局势的日子,哪怕是他一个目光,琅华都会明白他在想些什么。

    不管怎么样,先要将唐彬捉住。

    裴杞堂从杭庭之住处走出来,不知不觉就来到了顾家宅门外,裴杞堂翻身下马,吩咐裴钱:“你先将马牵回家,如果家中长辈问起来,你就说衙门里还有些事,我晚些会回家。”

    裴钱抬起头看看天空,天色已晚,少爷这是要做什么啊,明知道阻止不了,他也只能道:“我还是将马送到那对面的巷子里,少爷用的时候也就方便许多。”

    裴杞堂点了点头,借着旁边的大树上了顾家的墙头。

    听到声音,吴桐立即扑了过来,发现是裴杞堂立即止住身形,一脸哭容,公子不会追到这里来打他吧。

    裴杞堂比了个噤声的动作,沿着墙头走到了顾家内宅,踩着大榕树正好能看到琅华院子里的情况。

    隔着这么远,只能看到屋子里的灯光。

    灯还亮着,琅华还没有睡下。

    不知过了多久,一直守着那灯灭了,裴杞堂才松了口气,慢慢地从树上下来。

    吴桐挠了挠头顶,少爷到底为什么来的?不会单单就是在看那盏灯吧!那灯又有什么稀奇的。

    ……

    徐老夫人也是彻夜难眠。

    她真是没想到顾世衡竟然入仕了,现在的朝廷越来越不像话,随随便便就让一个人做了官,还是正六品。

    当时松元熬了几年才熬到正六品。

    别人辛辛苦苦地熬着,凭什么他顾世衡一脚就越过那么多台阶。

    更可怕的是,整个京城都在议论这件事,所有人的目光都在顾家身上,因为这是从来不曾有的皇恩。

    这样的恩赐下来就代表了两件事,一是皇上的信任,二是顾家的富贵荣华。

    顾家这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按理说,明日顾家就该来徐家登门拜谢,到时候她要怎么对待顾老太太?

    …………………………………………

    同学们早晨好,新的一天到来了,大家上班路上开开心心。

    发现有月票的话,高高兴兴投给教主吧。

    半夜里没有人偷看吧~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