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三百四十六章 退婚

第三百四十六章 退婚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说到陆瑛,顾老太太和顾世衡都看向琅华。

    琅华方才还挂在脸上的笑容顿时去的干干净净。

    顾老太太道,“去你房里吧!两家定下的亲事,本来就该你父亲和我做主。”

    她是不应该留在这里的,她的存在只会让父亲和陆瑛都难堪,琅华想了想走出了门。

    ……

    陆瑛被人领到了顾老太太房里。

    顾老太太坐在临窗的大炕上,旁边是顾世衡。

    虽然两个人脸上都带着亲和的笑容,但是屋子里的气氛仍旧有几分压抑,陆瑛虽然有所准备,心仍旧飞快地跳了两下。

    陆瑛上前给顾老太太和顾世衡行了礼。

    “快起来吧!”顾老太太边说边打量着陆瑛。

    陆瑛与前阵子相比长高了些,脸上更多了几分的稳重,眼睛中满是超出他年龄的沉着,如果不是陆家和顾家之间出了那些事,或许顾老太太还会觉得当年她的眼光不算差,陆瑛也算成了才。

    “你祖母怎么样?”顾老太太问过去。

    陆瑛规规矩矩地道:“祖父身子不太好,祖母的精神也不如从前了,不但要主持中馈还要照顾祖父。”

    想到陆老太爷那刻薄的模样,顾老太太心中忍不住冷哼一声:“王氏呢?她又如何?”

    陆瑛道:“母亲信了佛,在屋子里设了庵堂,寻常时候不会出门。”

    顾老太太知道,王氏这是被陆家惩治了,才会被关在庵堂里。陆文顕死了之后,陆家已经不如从前,陆瑛今天能站在京中应试也是靠他自己的本事。

    陆瑛看向顾世衡:“在太原时我就听说顾世叔还活着,本来想去相见,可惜朝廷让我到京中调查军粮案,就跟顾世叔错过了。”

    顾世衡点点头,“你能去太原帮忙也是不易。”

    客套的话说完了,总要说到关键的地方。

    顾世衡望着陆瑛:“这件事我原本想让双方族里处置……因为你马上就要明经考……我们不想因为这件事影响了你应试,但是你频频登门,再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说到这里顿了顿,“我已经写信给族里,请族中长辈去陆家,解除你和琅华的婚约,这件事本不怪你,不过我们两家的关系到了如今这个田地,再结亲已经没有必要。”

    陆瑛只觉得耳边一阵嗡鸣声响。

    原来已经请了族里长辈出面。

    顾世衡没有见他,就下了这样的决定,是因为从心底里恨透了陆家。

    “朝廷好不容易开了恩科,你要好好考,也能早日拿个功名。”

    “姨祖母、顾世叔,”陆瑛站起身向顾老太太跪下去,“我知道是陆家对不住顾家,但是我父亲如今已经没了,祖父也病重,王氏闭门不出……家中上上下下也就剩下我一个人,若是您担忧两家将来不好相处,我……会想方设法留在京城,琅华将来过了门也不用再跟着我回族里。”

    陆瑛说到这里,喉咙一痒忍不住咳嗽起来,半晌才抬起脸,眼睛中满是恳求:“顾世叔知道,作为男子有两件事最重要,一是家事,二是前程,自从知晓将来会娶琅华进门,我便在她身上动了心思,如今已经无法割舍,若是两位长辈就这样解除婚约,那会毁了我一辈子。”

    顾老太太眼睛中一闪惊讶的情绪,没想到陆瑛会说出这样的话:“傻孩子,说什么不用回族里,说什么家里的事与你无关,这都是气话,你父亲已经死了,你们陆家二房就要靠你,你这样说话,你祖父、祖母只会恨死顾家。”

    “快起来吧,大丈夫何患无妻,你跟琅华都是好孩子,只是不再合适,你好好考你的功名,将来必定有好前程等着你。”

    顾家没有很激烈地反对,而是温言温语地说着。

    这恰恰表明了顾家人并不是一时冲动做出的决定。

    “去吧,”顾老太太道,“我也不多留你了,以后你就会想明白,早些做决断对你和琅华都好。”

    顾世衡站起身去搀扶陆瑛。

    陆瑛抬起头,感情最终战胜了理智。

    他的目光说不出的坚定:“顾世叔,如果您将琅华交给我,我一定会好好待她,不会让她受任何的委屈。”这是他心中的想法,顾家因此答应下来,他从今往后都会为这句话而努力,他陆瑛一定能做得到。

    从小到大,只要他下定决心要做的事,最终都会做成。

    只要他许诺了,他就会做到。

    他希望顾家能够相信他。

    顾世衡却没有点头仍旧道:“结亲不是你们两个的事,琅华与你已经不可能。”

    陆瑛耳边响起了清脆的碎裂声响,那声音一直延伸到了他内心的深处。

    顾家就这样简单地与陆家划清了界限。

    陆瑛胸口有种说不出的沉闷,就像被一块石头死死地压住,他喘不过气来,额头已经满是冷汗。

    此时此刻他没有想前程,没有想得失。

    他脑子里就是顾琅华的身影。

    什么时候顾琅华已经走到了他的内心深处,她的身影清清楚楚地镌刻在他的脑海里。

    可是他竭尽全力,最终却没有挽回顾世衡的态度。

    陆瑛的手指忍不住蜷缩起来,最终攥成青白的颜色,他的身体开始忍受着一种刺痛,仿佛有千万根针刺进了他的血脉中。

    最终他弯腰一揖到底:“姨祖母,顾世叔,我是真心喜欢琅华,还请两位不要那么容易就毁了这门亲事。”

    耳边是静寂的声音,没有任何人应承他。

    陆瑛嘴角不禁浮起一丝的苦笑。

    他太了解这样的感觉,无论付出多少的努力,在别人看来都不值一提。就像姨娘病重的时候,他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想要为她去争一个活命的机会,最终的结果只是冷漠的嘲笑。

    他不该再重复这样的经历。

    他已经不该再这样难过。

    可是这一次他仍旧陷进去,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深陷泥潭不能自拔。

    为什么呢?

    为什么这种痛苦要一而再,再而三的重复。

    陆瑛终于转头蹒跚地走出去。

    屋外,头顶的阳光已经被云朵遮盖,风从他的脸颊边擦过,让他感觉到了刺骨的寒冷。

    ………………………………………………………………

    其实我也挺心疼陆瑛的。

    知道你们都讨厌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