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三百四十四章 教训

第三百四十四章 教训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韩璋将剑扔给了裴杞堂。

    “走,”韩璋站起身,脸紧紧地绷着,“到院子里去。”

    云常眼看着韩璋从屋子里走出来,正要猜测韩璋接下来会做什么,就瞄到了裴杞堂手里的剑,他的脸色顿时变了。

    这是要做什么?

    韩璋看一眼云常:“拿套短褐给裴将军。”

    裴杞堂却走过来道:“不用那么麻烦,”说着动手去解领子上的盘扣,脱掉了外面的长袍,露出里面的一身月白色短褐来,“国公爷不要介意,这是我多年的习惯。”

    韩璋不禁扬起了眉毛,什么多年的习惯?难不成他随时随准备与人动手。

    韩璋不再说话,只是吩咐云常:“给我拿衣服来。”

    云常应了一声,撒开腿向内宅里跑去。

    琅华看着气喘吁吁的云常:“你说什么?”

    云常道:“国公爷和裴将军在园子里打起来了,两个人……都……都拿着剑呢。”

    琅华不禁惊讶,她还以为兄长对裴杞堂顶多就是怀疑,怎么也不会真的打起来。

    “刀枪不长眼,”云常吞咽了一口,“大小姐您说怎么办才好。”他跟着国公爷打仗自然是知道国公爷的厉害,可是他也见过裴杞堂杀敌,两个人真的比起来……他也说不好谁会占上风。

    琅华却在思量。

    兄长应该只是试试裴杞堂的功夫,不见得会怎么样。这里又不是校场,兄长和裴杞堂也没有深仇大恨,不会将对方置于死地,可是听到云常这样一说,她还是想去看看。

    云常道:“国公爷说了,您要是想要看,就从假山石后去,沿着长廊上楼梯,二层楼东侧的房子里可以看个清楚。”

    正要提起裙子走出去的琅华哭笑不得地站在那里。

    兄长这是想要让她去看,还是不想她去看。

    ……

    韩璋已经听云常说过裴杞堂在盐州的作为,一个守城的将军,最后能带着一队人马与敌军正面冲突,说明这个人足够勇敢、自信。

    大齐已经很少有这样的人出现。

    韩璋想到这里抽出了手中的剑,“没有那么多讲究,我也不会留情,你也不用试探,速战速决吧!”

    就像两军对垒一样。

    韩璋的目光中带着森森寒意,这是久经沙场的人才有的凌厉和威慑。裴杞堂也挺立在阳光下,目光中透着一股的坚韧。

    韩璋从小习武,老荣国公为他请了五个教习师父,从里到外十分有章法地传他武艺,加上他悟性很高,又早早地入兵营历练,很少有人能在他的手底下走几十个回合,所以西夏人远远地看到韩璋,都下意识地躲开,不敢与他正面较量。

    韩璋一剑刺过去,又稳又准,这一招通常需要对方提剑阻挡,然后拼一拼内家功夫,裴杞堂用棍子与沈昌吉比试的时候,韩璋虽然远在看台上,仿佛都能感觉到那棍子舞动时加裹的劲风。

    如今韩璋的手臂上已经蓄满了力量,等着裴杞堂一击,然而裴杞堂却欺身上前堪堪贴着剑锋划过,剑尖只指韩璋的手腕。

    韩璋皱起眉头,裴杞堂的应对没有任何的章法和套路,要说他这样的举动不妥当,可是又十分的有效,如果在战场上,对方毫无准备一定会被打乱节奏,但是在韩璋却灵巧地向后退了两步,手中的剑回旋一刺,两柄剑结结实实地撞击激起了一串的火花。

    裴杞堂没有讨到半点的便宜,但是韩璋也没能轻松地赢下这一招。

    韩璋暗暗惊奇,裴杞堂的内劲扎实深厚,与他不相上下,这样的内劲是要经过无数次打斗才能练就的。

    裴杞堂这样的年纪,寻常人家的孩子,不可能会有如此丰富的经历。

    年幼时就久经磨砺,盘算一下年纪,与庆王谋反的时间不谋而合。

    所以沈昌吉的追杀也并非空穴来风。

    裴杞堂与庆王到底有什么关系呢?韩璋仔细地看裴杞堂的眉眼,仿佛与庆王仿佛有些相似之处,又仿佛并没什么相同:“再来。”

    韩璋道:“这次你先来。”

    裴杞堂目光一闪,一剑刺向韩璋的胸口,当韩璋提剑阻挡时,他脚尖一点,一个回旋向韩璋后背攻去。

    这样的打法是在特别,内劲配合轻功,又不是墨守成规的招数。

    如一石激起千层浪,韩璋也顿时涌起更多的斗志,今日必须要与裴杞堂一较高下。

    韩璋屹立在那里以不变应万变,裴杞堂的本事虽然是在生死相搏中练就的,但是韩璋也是久经沙场,两个人一时难分胜负。

    两个人你来我往缠斗了许久。

    云常反而问琅华:“顾大小姐,你说谁会赢啊。”

    那就要看谁有耐力坚持到最后。

    显然裴杞堂不是一个愿意输的人,韩璋也会拼到最后。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又没有平手之说,真要闹个两败俱伤,大家脸上又都不好看。

    就算故意要输也得输的有技巧,否则赢的那一方脸面上更不好看。

    琅华也很好奇,裴杞堂准备如何结束这场比试。

    又怎么才能争取到兄长站在他那一边。

    “咣”的一声,清脆的撞击声传来,众人只觉得眼前光芒一闪,一样东西飞了出去撞断了几根翠竹,最终落在地上。

    裴杞堂手里的剑剩下了半截。

    剑断了,打斗也被迫停止。

    “荣国公,”裴杞堂一脸苦笑,“看样子是我输了,今日这剑不趁手,不如下次再与荣国公过招。”

    裴杞堂以这个方式终止,也说明他不是个有勇无谋的莽夫。

    韩璋将剑扔给了旁边的小厮:“怪不得能为大齐立下战功,是有几分的本事,”说着向琅华这边看了一眼,“以你的年纪应该在边疆历练几年,我们武人与文官不同,趁着年轻报效国家才是正途。”

    “尤其是你……”韩璋扫了裴杞堂几眼,脸上露出几分嫌弃,“多长些本事对你来说不是坏事,别以为打了一次胜仗就真的是常胜将军,真正的困难还在后面,战场上和别的地方不同,稍微马虎大意就要面临生死,而且还要连累身边的人。”

    琅华听了明白,兄长是怕裴杞堂牵连她和顾家,才会将他叫来训斥。

    ……………………………………………………

    第二章奉上。

    后面还有一章哦~

    求月票啦,同学们手里还有月票投给教主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