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三百四十二章 发现

第三百四十二章 发现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许氏笑得面目扭曲。

    顾世衡望着狰狞的许氏,他有些不敢相信,这就是他的妻子。

    “她怎么了?”顾世衡问道。

    亲从忙上前:“大人,这女人早就疯了,每天不是唱就是笑,狱卒嫌她吵了就会给她几鞭子,然后她就能安静一些。”

    “她招认了吗?”顾世衡抿了抿嘴唇。

    “没有,这个女人嘴可严了,只是说被沈昌吉胁迫,什么都不肯承认。”

    许氏会是被胁迫吗?

    顾世衡宁愿相信许氏是被沈昌吉胁迫才做出那么多坏事,可他知道不可能。

    “大人,”旁边的亲从道,“听说这女人与沈昌吉勾结陷害您家,她的娘家人已经对她不闻不问……您想怎么处置都不会有人追究。”许氏是顾世衡的正妻却与人勾搭成奸,顾世衡心里应该恨不得她去死吧。

    “放开她吧。”这样的许氏总让顾世衡觉得心里不舒服。

    亲从有些意外,还是挥了挥手让狱卒将许氏放了下来。

    亲从向许氏道,“还不谢谢我们顾大人。”

    许氏被扔在了地上,“顾大人,顾大人……咯咯咯……”许氏指着顾世衡笑个不停。

    他是顾大人。

    顾世衡不禁想起许氏怨恨他不肯攀高入仕的模样。

    忽然觉得有些讽刺,许氏让人杀他,或许就是因为他不肯听她的话入仕。他离开家之后,许氏想方设法算计顾家的财物,是因为贪图富贵荣华?

    可如今呢?

    她是什么下场?

    顾家越来越兴旺,她已经自食恶果,身陷囹圄。

    不过许氏是真的疯了吗?为何见到他时,脸上是那样惊恐的神情。

    他不想再去看许氏,至少今天不想去思量关于许氏的一切。

    顾世衡转头向大牢外走去。

    许氏仍旧笑着,声音在整个大牢里回荡。

    顾世衡离开之后,左承恩从黑暗中走出来。他真没想到顾世衡没有动手打许氏,更没有要杀许氏。

    如果换做沈大人,许氏早就已经尝遍了大牢里所有的刑具。

    顾世衡就这点手段也敢进皇城司。

    “盯着他点,”左承恩淡淡地吩咐,“他如果识相的话,就安安分分做他的都知……”

    如果想要插手皇城司里的事,他可不是一个好惹的,左承恩一脸愤恨,沈大人就是折在顾家手中,他早晚会与顾世衡好好算这笔账。

    ……

    琅华在荣国公府下车,闵夫人已经等在了垂花门。

    “琅华。”闵夫人上前眼睛中是遮掩不住的喜色。

    宫中传出消息说阿宸不会去西夏和亲了,她还当是在做梦。真没想到,这竟然是真的。

    虽然琅华什么都没说,但是老爷和她都觉得,琅华一定是在东平长公主面前替阿宸求了情,因为天底下就没有白白来的惊喜。

    “阿宸说你会过来,我就想着不如也来跟荣国公说两句话。”

    到现在她也不敢相信,宁王妃会做出这种事,可是事实就摆在面前。

    两个人一起去了堂屋。

    韩璋和闵怀已经等在了那里。

    “王妃怎么样了?”闵怀先问起来。

    琅华道:“没有性命之忧,养些时候就会好起来。”

    韩璋点点头,半晌才道:“等王妃从宫中出来,我想带她出京回老宅看一看,希望她能够悬崖勒马,不要一错再错。”

    兄长是想要劝说宁王妃吧。如果是贪财还能回头,宁王妃真的动了争权的心思,恐怕就不会收手了。

    说了会儿话,闵怀就要告辞离开,闵夫人将琅华拉到一旁道:“我和阿宸准备留在京城一阵子。”

    琅华抿嘴一笑:“夫人是要为阿宸寻一门好亲事吗?”

    被琅华一语言中,闵夫人道:“我想早些给阿宸订了亲,我可不想再闹出什么风波来,”这一次,她的魂儿都要被吓丢了,“我跟老爷看中了几个人,想要在他们之间选个合适的,我会透露给阿宸,如果阿宸跟你说,你也帮我留意着,看看她心里是怎么想的。”

    闵夫人是怕阿宸只顾着父母的意思,忽略了自己,将来不能如心。

    琅华颌首:“夫人放心吧。”

    闵夫人一下子来了精神,就将她和闵大人看好的几个人告诉给了琅华,虽然不是个个出身达官显贵,但都是名声在外,有些才情的人。

    闵夫人叹口气:“我给阿宸算过一卦,都说她婚姻不好,什么夫妻二人如隔山,总之一辈子都不顺心。”

    眼见着闵夫人皱起眉头,琅华笑着劝说:“那些话如何能信,我看阿宸是个有福气的,您要是不放心,就让人一家家地去访,总能找到一个如意称心的回来。”琅华这样说着不免同情起那些人来,要被闵夫人来来回回地翻几遍,别说有什么隐疾,恐怕连脸上长几个麻子都会被知晓。

    闵夫人点点头:“我也是这样想。”

    将闵夫人送出门,韩璋看向琅华:“这些日子不要跑来跑去了,在家中好好歇一阵子。”

    琅华笑起来:“现在家中有父亲,好多事也用不着我了。”

    说到这个,韩璋的表情有些深沉,“你跟我去书房里,我们说几句话。”

    兄长应该是要说杭庭之的事。

    两个人进了书房,云常守在了门外。

    韩璋坐在椅子里,顿了顿才开口:“在镇江的时候你是不是就认识裴杞堂。”

    琅华不由地惊讶,没想到兄长会问裴杞堂的事。

    “我……”

    韩璋没等琅华说话,就又开口:“裴杞堂就是沈昌吉在镇江逼死的那个人对不对?”

    兄长是如何发现的。

    难不成是在裴杞堂射杀沈昌吉时看出了端倪?

    望着琅华皱眉思量的模样,韩璋不禁心疼起来,也就不准备再逼迫她:“我在镇江与他交过手,所以他在校场与沈昌吉比试,我就看了出来。”

    “如果光是这一点,我还不能确定”韩璋目光微深,“他带着我的副将将枢铭拦在了扬州城外,此战之后,我那副将对他就念念不忘……盐州一役,我听说了他与李常显大军交手时用的手段。”

    “每个人领兵打仗都有自己的方式和习惯,这一点他是骗不了我的。”

    琅华想到裴杞堂那得意洋洋的模样,这一次他终于踢到了铁板上。

    韩璋望着琅华,目光中有几分的骄傲和意气:“是我去找他,还是你让人去送个信,让他立即给我到荣国公府来。”

    ……………………………………

    今天本来雄心壮志要更新一万字。

    结果,被老公拉出去买裤子,为了让他明天有裤子穿,所以就出门了~

    明天开始还盟主、和氏璧的加更。

    今晚要睡个好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