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三百三十三章 冤家

第三百三十三章 冤家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琅华听得目瞪口呆。

    皇上竟然将女眷叫去了勤政殿,还当着那么多大臣的面开口训斥。

    即便是怀疑宁王府有谋反的心思,现在也没有真凭实据,这样大的罪名宁王府怎么可能会承认。

    只要做法欠妥当,立即就会被宁王妃抓住脱身。

    “兄长怎么样?”琅华很替韩璋担忧,亲眼看着自己的妹妹差点死在面前,心里一定很难过。

    裴杞堂看着琅华亮晶晶的眼睛,他就喜欢将这些事讲给她听:“荣国公的确让人敬佩,他没有偏袒宁王妃,只是请求皇上彻查此案,如果一切果真如宁王妃所说,她只做一时贪财做了这一件错事,那么宁王府也不会经历太大的风波。”

    琅华仔仔细细地将裴杞堂说的都听了一遍,然后看了看旁边的沙漏,她竟然不知不觉在这里做了半个多时辰。

    琅华站起身来:“裴将军,天色不早了,您早些回去吧,今天家里有事,我就不与多你说了。”

    裴杞堂很不甘心,明明说的好好的,琅华却突然就要走了。

    琅华不禁心中叹息,这个人就是这样,不说清楚,他就不会走。

    琅华道:“闵大小姐来了,就在我屋子里,我们在一起说话。”

    所以,如果她回去晚了就会让闵江宸起疑。

    裴杞堂站起身:“那好,我明日再来。”

    他还想明天来?琅华就要拒绝。

    裴杞堂道:“我跟皇上要了差事,要查清庆王谋反案和宁王府案,接下来有的忙了,尤其是庆王谋反案,案宗积压了厚厚一摞,虽然皇上下令彻查,刑部的官员也不会太放在心上,只怕是十天半个月也翻不完十之一二,一年也不会有个结果。”

    “而且牵扯了太多人,中间还有许多官员的口供……”

    琅华明白了裴杞堂的意思,这也就等于是让他回顾一遍灭门惨案,很多官员被屈打成招,里面的供词定然十分刺眼,裴杞堂看了只怕会按捺不住心中的火气。

    裴杞堂道:“你在西夏找那些卷宗的时候很有办法,你总要教教我怎么做才好。”

    这要怎么教?

    她从小就过目不忘,所以才会很快就从其中理出一条线索出来。

    琅华叹了口气:“你府里就没有幕僚?让他们帮忙,岂不是更方便。”

    裴杞堂不禁苦笑:“那倒是,不过每个人应该都会有不同的见解,大家一起争论,不一定会有个结果。”

    很多案子就是这样耗着耗着就没有人再过问了。

    “万一皇上限制我几个月之内查清,”裴杞堂摇摇头,“可真就失去了一次好机会。”

    才怪。琅华忍不住想说,前世没有她,裴杞堂也照样翻案,他不过就是想要她帮忙罢了。

    如果她不同意,这人八成会一直赖在这里。

    她倒不是怕他的没脸没皮,她是经过前世的人,有些事她还真的比别人更清楚,查起来会更加快。

    琅华道:“我会好好想想应该从哪里入手。”

    裴杞堂脸上露出欢喜的神情,站起身道:“那我就先走了,你好好歇着。”

    琅华点点头。

    裴杞堂走了出去。

    琅华才吩咐萧妈妈:“就跟阿宸说我去了一趟父亲那里吧!”

    ……

    “三爷,”程颐道,“现在您相信我说的都是实话吧!顾家不让您进门,却让裴杞堂随意出入。”

    陆瑛目光深沉:“你看见他进去了吗?”

    他就站在顾家门口,根本没有发现有谁进了门,他没有想到的是,顾世衡真的不愿意见他。

    只是遣人来让他先回去,两家的事以后再说。

    程颐道:“三爷您好好想想,他们两个又没有成亲,自然是密会,怎么可能从正门进去,肯定是开了后门,或者越墙而入,那裴杞堂而是个武将,连盐州都守得住,还怕这矮矮的院墙吗?”

    他真是替三爷生气,“我看到裴杞堂骑马进了巷子,转眼间人就没了,一定是去了顾家,不信您过去瞧瞧,他的马还在那里呢。”

    陆瑛不想去看。

    相信一个人就不该有半点的怀疑。

    “走吧,”陆瑛声音有些哑,“我们明天再来。”总有一天顾家会见他的。

    两个人走出了胡同,陆瑛上了翻身上马,不禁思量着,来的时候他看见了闵家的马车,闵江宸应该已经将他在京城的事告诉了琅华,但是琅华没有人让人给他送任何消息。

    这是不是就代表了琅华的态度。

    就像他兴冲冲地去太原的驿站里找琅华,却发现两个人之间已经有了太多的秘密,太多的隔阂。

    在太原时琅华看的那个如火球般的东西,就是裴杞堂克敌制胜的火弹吧!

    那时候琅华和裴杞堂就已经知道了要如何守住盐州。

    所以琅华去银州并非去找顾世衡,而是去帮裴杞堂。

    一旦将所有事想清楚,他就觉得那么的难受。

    “三爷,你看就在那个巷子。”

    程颐拉住了陆瑛手里的缰绳,“他的马一准儿还在那边。”

    陆瑛的马被程颐拽着拐了个弯向前走去,不远处果然有一个小小的巷子。

    程颐道:“裴杞堂的马通身雪白,我见过许多次。”

    陆瑛希望程颐说的并不是真的。

    马停在了巷子口,陆瑛抬起眼睛看过去,果然有一匹通身雪白的马在那里。

    那匹马十分悠闲地打着响鼻,不时地舒展着蹄子,动作优雅而有力。

    是一匹好马。

    一般人不会随随便便将马丢在这里,之所以敢这样做,是因为根本没有人敢偷。因为这种马在大齐也不会有几匹,有人偷走了也不敢拉出去卖。

    “陆三爷也喜欢马?”

    淡淡的声音从陆瑛背后传来。

    程颐吓了一跳,有种偷看被人捉住的感觉。

    陆瑛转过头去,看到了裴杞堂。

    裴杞堂看了一眼程颐,“那是你的小厮?”

    他没有幕僚,也没有从属,跟着他办事的也只能是小厮,陆瑛没有说话,而是道:“听说裴将军在盐州打了胜仗,恭喜将军,我还有事,改日再去拜会将军。”

    陆瑛看似为人冷淡而高贵,惜字如金,其实是因为害怕会说错话。

    因为他不知道那句话会被人诟病,干脆即便是有心事也不会表露在脸上,有疑惑也不会说出来。

    心沉如水。

    在他身边的人都会觉得压抑。

    裴杞堂不由地想起琅华动不动就陷入沉思的模样,明知道琅华的孤单和深沉不是因为陆瑛养成的,可他还是难免觉得生气。

    ………………………………………………

    小冤家你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