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三百二十八章 作死

第三百二十八章 作死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并不是胡乱说。

    而是将东平长公主的心思完完整整地表达出来。

    西夏再小也是一个国家,既然是两国和亲,就要有和亲的诚意,就算不送来皇帝的亲生女儿,也要送来皇族宗室之女,大齐随随便便封一个女子为公主嫁给李默,西夏不可能会答应。

    大齐说是扶正了东平长公主,但是东平和李默能有今天的地位,也是靠他们自己谋划。

    可就算是东平不同意,也可以让女官悄悄与太后商议,为什么会这样大张旗鼓的行事。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内情。

    所有人正坐如针毡时。

    宫人进来禀告,“校场那边出事了。”

    宫人话音刚落,西夏女官立即起身告辞:“小臣随时听候太后娘娘传唤。”

    太后点点头,吩咐宫人带西夏女官下去歇着。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太后板着脸,看向那慌张的宫人:“怎么了?”

    宫人道:“裴将军在校场将沈昌吉杀了。”

    本来刚刚悄声议论的命妇立即住了嘴。

    刚刚得胜归来的裴杞堂将沈昌吉给杀了,而且还是在校场。

    太后面色不虞:“是皇上让裴杞堂杀的沈昌吉?”

    宫人仔细地说起来,“裴将军与沈昌吉在校场示范神臂弓的威力,沈昌吉半途发了狂,突然就提剑向皇上冲过去,裴将军为了护驾,就将沈昌吉射杀了。”

    庄王侧妃忍不住道:“人当场就死了?”

    宫人点点头:“那神臂弓威力极大,从沈昌吉身上穿来落在地上,两个宫人合力才将地上的箭拔出来。”

    太后松了口气,如果不是有人在场,她要说一句:死得好。

    只不过她没想到的是,沈昌吉就这样死了,以皇上的心性,过阵子好了伤疤忘了疼,很有可能让沈昌吉继续到身边伺候,毕竟只有沈昌吉审讯犯人的方法能让皇上满意。

    现在这人死了,倒是永除后患。不管裴杞堂有心还是无意,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太后道:“那沈昌吉真的要刺杀皇上?”

    宫人禀告:“千真万确,几位大人都在一旁看着呢。”

    皇帝本想养条狗,谁知道竟养出一只狼,可想而知他现在的心情一定很不好。

    宁王妃听着胆战心惊:“王爷呢?王爷有没有在校场?”

    听到宁王妃的话,宫人目光闪烁,向前走几步伏在太后耳边说了两句。

    太后惊讶地看着宁王妃,脸色渐渐难看起来。

    宫人站到一旁,太后吩咐庄王妃:“除了宁王妃,你们都退下吧,改日哀家再传你们。”

    命妇听得这话纷纷站起身向太后行礼,然后一个接一个地走出了慈宁宫。

    庄王妃和庄王侧妃快步走到了僻静处,庄王侧妃拉住了庄王妃的袖子:“姐姐,我瞧着有些不对,西夏女官是那样的态度,特意提点我们不肯将郡主和亲。”要知道庄王府和舒王府都是有适龄的郡主可以和亲的。

    她们却合力推上了闵江宸。

    庄王侧妃道:“方才太后脸色都变了,还留下了宁王妃……恐怕是宁王府出了差错,我们快些给王爷送信,让他有所准备。”

    庄王妃的心也揪起来。

    总不能真的要在皇族宗室中挑选吧?舒王还有一个女儿,他们庄王府可是还有三个女儿没有出嫁。

    庄王妃忽然觉得一阵头昏眼花,她怎么舍得让玉环她们嫁得那么远,她们可都是从小在她手心里长大的啊。

    “快,”庄王妃喘口气,“我们快回去……快回去商议对策。”

    ……

    大殿里没有了旁人,宫人上前轻手轻脚关上了门。

    宁王妃迫不及待地开口:“母后,怎么了?是不是王爷……”

    此时此刻她倒希望是宁王又惹了皇上生气,所以宫人才将消息悄悄地禀告给太后。这样还不算太糟。

    可如果是西夏的事,宁王妃不敢细想。

    太后恨不得立即一掌掴在宁王妃脸上,她还觉得奇怪为什么东平会让女官这样说话:“原来都是你捣的鬼。”

    太后的目光冷漠如同寒冰般,宁王妃仿佛被一盆冷水从头浇下,方才那些不好的预感涌向心头。

    太后满脸讥诮:“哀家倒不知道,你还是个通透的人,懂得用王家幕府来为你谋划,从前哀家以为你规规矩矩,胆子又小,总要护着你一些,原来……哀家是小看你了。”

    宁王妃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王伯俭他们出事了。

    怪不得宁王都已经回到了京里,还不见他们的影子。

    太后道:“你留在宁王府没有进宫是在等他们回去吧?”

    宁王妃急忙否认:“母后,儿臣……儿臣没有……王府里是几个幕僚,可,儿臣不知道什么王家幕府。”

    太后淡淡地道:“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你派去的王府长史和王伯俭已经被东平扣押在了西夏。”

    宁王妃全身的血液仿佛都被抽走了,她立即站起身跪在地上:“母后,儿臣并不知道他们在西夏做了什么事,儿臣只是让他们照顾王爷,是不是他们自作主张犯了什么错。”

    “还在狡辩,”太后冷笑一声,“你可以在哀家这里什么都不承认,皇上一会儿就要召你过去,皇上可没有哀家的好性子。你的人等着坐收渔翁的时候,被东平捉了个正着,东平已经连夜审问并写成了卷宗呈给皇上,面对真凭实据,看你要怎么辩驳。”

    宁王妃顿时浑身没有了力气,她怎么也没想到东平长公主会审问宁王府的人。

    她让王伯俭去西夏是为了将太子通敌的证据握在手里,这样就可以掌握主动权,借此向东平示好,将太子的人收为己用,并在西夏安置眼线。

    却被东平长公主察觉了。

    宁王妃一脸乞求:“母后,儿臣是不甘心,儿臣想要抓住太子,让他永远不得翻身,这样王爷就不用活得战战兢兢。”

    太后摇了摇头:“恐怕你不是想对付太子那么简单吧,你还想将手伸到西夏去,”说着奇怪地看着宁王妃,“哀家怎么就被你骗了,闵江宸去了西夏,就能任你支配,你想要做什么?想要将来谋反向西夏借兵不成?我看你是在作死。”

    …………………………………………

    我是预言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