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三百二十七章 丢脸

第三百二十七章 丢脸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徐松元的话掷地有声,所有人都不禁惊住了。

    谁也想不到徐松元会将这样的功劳拱手相让。

    徐松元说完跪下:“微臣另有一事禀告,太子不但与敌国串通,差点让我大齐吃了败仗,还制造伪证,陷害庆王谋反,证据确凿,东平长公主已经审问清楚,将案宗封于密匣内,命我等呈与皇上。”

    徐松元还真是会见缝插针。

    尤其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变故,皇帝的好心情已经荡然无存,抿起嘴唇,眼睛里透出凌厉的光芒:“密匣在哪里?给朕呈上来。”

    裴杞堂看了一眼旁边的马玉成。

    马玉成是太后的人,陪着宁王去的西夏,如果他现在不说话,那么一会儿查出来皇帝一定不会放过他。

    马玉成脖颈后的汗毛都要竖起来:“皇上,这恐怕……还要将宁王妃请来,这里面还有宁王府的事……”

    皇帝看向宁王,宁王正在看宫人冲洗校场上的血迹,边看边缩着头,听到马玉成说宁王妃立即道:“阿阮在慈宁宫,不要让阿阮到这里来,她会害怕……”

    皇帝目光更加阴沉,宁王府做了什么?

    ……

    慈宁宫里,大家陪着太后娘娘说话。

    等了一会儿就听宫人道:“太后娘娘,东平长公主身边的女官来给太后请安了。”

    太后眼睛顿时一亮,“将人请进来。”

    众人议论间,一个穿着交领右衽窄袖开衩袍,下着鹅黄色百褶裙的女子走进来向太后行礼。

    众人的目光在那女子身上打量了一番。

    女子奉上手中的礼单,说着大齐的语言,咬字清晰:“这是平昭太后奉给太后娘娘。”

    太后打开了礼单,想起东平刚刚成亲的时候,也是隔三差五让使臣送礼物回来,见到这礼单,她至少知道东平在西夏过的很好。

    没想到转眼之间,东平已经变成了平昭太后。

    太后问过去:“东平还好吗?”

    西夏女官道:“平昭太后康健,让微臣代为向太后问安。”

    大家都等女官下文,女官却没有继续说下去。

    接下来的话不是应该谢太后帮忙让东平重掌大权,然后再说去西夏和亲人选之事。

    庄王侧妃笑着道:“这位女史在西夏是什么官职?为何齐语说的这般流利?可是东平长公主让人传授的?”

    她记得之前来的两个西夏使臣,虽然也说齐语,但是那奇怪的口音却让人忍俊不禁。

    “回侧王妃话,”女官道,“臣为大夏文学馆学士,平日里整理文典,实实在在的校书郎,东平长公主和亲大夏时,大夏就已经设置文学馆,从大齐带来的书籍都置于此,我们通过书籍学习大齐的礼仪……”

    所以大夏的女官能从装扮上看出她是侧王妃而非王妃。

    这样庄王侧妃惊讶不小,她从来没想过,西夏一个小小的国家,竟然会和大齐一样有这样的官职和人才。

    在她们心里,如今东平长公主做了掌权太后,西夏就似藩王的封地,从此之后只会对大齐俯首帖耳。

    如今看来,裴杞堂他们能够帮助东平长公主夺权,并没有她们想的那么简单。

    那李常显之所以派遣那样的使臣来大齐,是根本没有将大齐放在眼里,还是想要让大齐误以为西夏还是蛮夷之地,大意轻敌。

    太后让人赐座,西夏女官规规矩矩地坐在那里,并没有十分热络地与太后攀谈,这不是向抬起臣服的态度。

    庄王侧妃目光闪烁,再怎么说,没有太后的营救东平长公主不会在西夏摄政,而且两个人是母女的情分,东平长公主派使臣来,怎么也该事先交代,见到大齐太后应该如何作为。

    旁边的宁王妃抿着嘴唇,心已经渐渐沉下去。

    一定是出事了。

    庄王妃侧妃忍不住询问西夏女官:“听说如今登基的夏帝只有十岁?”

    西夏女官道:“陛下虽只有十岁,却已能理政,亲自平了五原郡的叛乱。”

    太后知道番邦的那些小国长期战乱,几乎每年都会有部族首领起兵造反,所以对他们来说打仗是常有的事。如果李默不能统兵打仗,就算有东平摄政,李默王朝最终也只是一个短命王朝。十岁孩子是不可能带兵打仗的,应该只是在一旁见识了战场,不过女官现在说出这样的话,却意味深长。

    东平是怕他们会小看李默?

    西夏女官道:“平昭太后说,陛下的皇位来之不易,不光是十二监军司不好统帅,周围国家也是虎视眈眈,天下初定,陛下要习文修武,勤于政事,才能稳固王朝。就算他年纪再小也是大夏的君主,他的孩儿将来就是大夏的储君。”

    这下说到了点子上。

    庄王侧妃道:“说的是,寻常人家的男子也就罢了,作为刚刚登基的一国之君,虽然是有十来岁,也要开始着手选后了。”

    西夏女官不卑不亢地道:“平昭太后正为此发愁,西边的回鹘,东边的金国都来求盟交好,太后娘娘一时难以决断。”

    这句话,让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东平是在婉拒和亲。

    为什么?

    太后也愣在那里。

    西夏女官脸色却仍旧如常:“平昭太后自然想要立即为陛下迎娶皇后,帮她打理宫中事宜,只可惜大齐皇上身下没有适龄的公主,皇室宗亲又舍不得将女儿嫁去西夏小国,否则太后一定会从母国选一位皇后去大夏。”

    句句都是讽刺,众人仿佛已经看到东平脸上轻蔑的笑容。

    庄王妃的脸有些挂不住了,舒王妃也转过了头,装作什么都没听见的样子。庄王侧妃脸上的笑容僵在那里,宁王妃仿佛能听到自己心跳“怦怦”作响。

    大殿一时鸦雀无声。

    所有的命妇都像是被封了口。

    西夏竟然有这样牙尖嘴利的女官。

    西夏女官说着话看向旁边的庄王侧妃:“其实我们大夏虽为小国,却也有百年的国史,否则当年先皇也不会将平昭太后送来西夏和亲。”

    难道先皇的长公主还比不上皇族宗室女不成?

    庄王侧妃竟然哑口无言。

    西夏女官说着看向太后:“太后娘娘,小臣也是胡乱说,还请您不要怪罪。”

    …………………………………………………………

    某些人也要倒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