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三百二十二章 责骂

第三百二十二章 责骂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太后神情自然,仍旧慈祥地笑着:“他是大齐的功臣,今天会有人好好照应他,你不用太担忧。”

    太后的意思是,今天无论宁王说出什么话,皇上都不会责怪。

    宁王妃低下头,责怪又怎么样,皇上越是轻视他们反而他们越安全,可是谁也不知道,她才是掌控整个大局的人。

    她不声不响地做成了这件大事,整个闵家都在她的股掌之中,任由她揉捏。

    宁王妃悄悄地看了一眼庄王妃,庄王妃也向她看来。

    这是一个拉拢庄王府最好的机会。

    她知道,庄王妃也知道。

    送去了闵江宸,庄王的几位郡主就会安全。

    ……

    徐谨莜不停地向屋外望去,父亲还没有踪影。

    徐老夫人道:“不用等了,肯定是在宫里宴席了。”眉梢都是笑意。

    整个徐家张灯结彩,徐松元人还没回来,亲戚朋友的拜帖就在书桌上压了厚厚一摞,从前有些积怨的翰林院院使董家,竟然也赶来送礼,她看着董老夫人那一脸讨好的模样,她觉得心里痛快。

    以后再也不会有人在背后说,中书省的徐松元不过是个摆设。

    族里也早就遣人送了东西来,一件件都是徐家祖上的旧物,徐老夫人拉着徐谨莜去看:“这些都是你太爷爷传下来的,要知道这些书最珍贵。你是家里的嫡长女,这些物件儿我会留给你一份当做嫁妆。”

    说着话,杭氏走进了屋,虽然脸上敷了厚厚的粉,还是能看出两只眼睛肿的跟桃子一样,一袭青衫的徐恺之跟在杭氏背后。

    徐老夫人顿时拉下脸:“你带恺之来做什么?”

    杭氏还没说话,徐恺之已经道:“不是母亲带我来的,是孙儿想要给祖母请安。”说着上前去拉徐老夫人的手。

    徐老夫人脸上顿时绽开了笑容:“你不好好在屋子里读书,小心你父亲回来考你的课业。”

    徐恺之满脸笑容:“父亲交代的课业孙儿一日也没落下。”

    杭氏望着努力要哄徐老夫人高兴的儿子,不禁黯然,恺之是怕老夫人会责备她,才说什么也要跟过来。

    几个人回到内室里,杭氏忙从丫鬟手中接过热茶端给徐老夫人。

    徐老夫人淡淡地道:“明日太后要请你去慈宁宫坐坐,一会儿让厨房煮几个鸡蛋敷敷眼睛,你这个样子让别人看了,还当你家里出了什么大事。”

    杭氏低下头,半晌才鼓起勇气:“娘,庭之被官府通缉了,过几天我想去兄嫂那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大家总要坐下来商量商量。”

    “有什么可商量的,”徐老夫人瞪圆了眼睛,“你已经嫁人了,应该将精力都放在夫家,再说你那弟弟也不是第一次闹出祸事来,这次竟然还带着一群百姓脱逃,成了朝廷钦犯。你们想帮他,首先也要找到他的人。”杭庭之不可能再找到了,杭家到这里就算是完了。

    杭氏被骂得脸色惨白。

    徐老夫人道:“早些年我就劝说你那弟弟,让他规规矩矩走正途他就是不肯听。这次松元怎么立的功,谁不清楚?那是在战场上豁了命才有的,不但扶正了东平长公主,还带回了神臂弓,这样的功劳,用不了三五年必然封相,你不能这样自私,为了顾及你那钦犯弟弟,将你夫君的前程也搭进去,这可是他用命搏来的。”

    杭氏的眼泪掉在手背上:“媳妇回去,并不是要帮忙……”

    “你不是去帮忙?如果你是个普通人就罢了,”徐老夫人眯起眼睛,“你是徐松元的妻子,你出现在那里就代表了我们徐家,大家看到了你就会以为徐家在为杭庭之私下活动,万一有谁想要买好松元,做出什么有违王法的举动来……出了事谁来担着?”

    “你吗?难道朝廷还会发落你一个无知的妇人?”

    杭氏捂住了脸“呜呜”地哭出了声。

    “就知道哭,”徐老夫人道,“作为一个主母不分轻重,还好意思在我这里哭。”

    杭氏再也承受不住,站起身跑了出去。

    徐老夫人脸色豁然难看起来:“瞧瞧她这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祖母,”徐恺之轻声劝说,“当年若不是舅舅寻了药送来,也不会有我。母亲想回娘家听听消息,看朝廷要怎么定舅舅的罪名,这是人之常情,不会被人诟病,当年父亲被罢官,外祖父还替父亲上下打点,就算我们不闻不问,在外面人眼里,我们跟杭家也是一家人。”

    徐恺之不明白祖母为什么要这样,没出事时是姻亲,出了事还能立即扯开关系不成?

    徐老夫人微微抬起眼睛,“如果是小事也就罢了,你小小年纪还不懂得这些,去书房里读书吧,不要掺和家里的事。”

    徐恺之只好行礼出去。

    徐老夫人气得脸色发红:“好好的嫡子都让她教成了什么样子。”

    徐谨莜忙道:“弟弟不懂事,祖母不要动气。”

    一直等到徐老夫人面色微霁,徐谨莜才看向徐老夫人:“祖母,您说太后会不会因此拉拢我们徐家,我们要想好了,万一太后向我们示好,我们要怎么把握这个机会。”徐家这几年的富贵会与她息息相关,因为正是她要说亲的时候,半点不能出差错,如果太后想要父亲为她做事,就要有个利益交换,到时候她能不能推波助澜,让太后为她赐婚呢?

    就像祖母说的,徐家再兴旺将来也只是她的娘家,她总是要嫁人的,在宫中这么久,夫荣妻贵的道理她比谁都明白,希望父亲在庆功宴上越风光越好,明日她回到宫中,也许将会是另外一番局面。

    ……

    一场宴席过后,皇帝显然有些醉了,眼睛里露出略微迷离的神采。

    他是太高兴了。

    登基这么多年,唯有今天感觉到如此的欢快。

    他手里的人马这样凯旋而归,就像太后说的那样,大齐的史册上他将留下重重的一笔,即便是先皇,高祖都没有这样的功绩。

    第一次,他感觉到这个天下是他的天下,江山是他的江山。

    皇帝喝的那么愉快,下面的马玉成却已经急得汗透衣襟。

    …………………………

    呼啦啦,呼啦啦。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