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三百零一章 害臊

第三百零一章 害臊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裴思通听到这样的消息激动的半晌才说出话来。

    “东平长公主真的要当着所有人的面审问常昊?”

    裴杞堂点点头,“马玉成那边刚送来的消息,让我们明日一起都去西夏的大牢里听审。”

    裴思通脸涨得通红,“常昊说出陷害庆王爷的事,庆王爷就可能会沉冤得雪,假以时日你的世子身份也会恢复。”

    这是他最想要看到的结果。

    裴杞堂道:“朝廷不会轻易翻案,当年杀了那么多人,想要皇帝认错不容易,但这会是一个开始。”他会一点点的让皇帝承认他的过错,不但要将父王请回皇陵,还要为整个庆王府大办丧事,抚恤所有被冤枉的官员家人,重新让这些官员的后人入仕。

    他会步步紧逼,最终让皇帝付出代价。

    裴思通道:“你们是怎么做到的?东平长公主怎么就会下了这样的决心?”

    裴杞堂笑了笑:“东平长公主太后的位子还没有坐稳,就已经有人算计她手中的权利,若是她不能将整件事处置好,又如何在西夏立威?”

    “不能很好的惩治常昊和宁王府的那些人,西夏人也会怀疑她的能力,一味的迁就大齐,就成了大齐的应声虫,西夏人是不会要这样的掌权者的。”

    所以东平长公主必须要有她的姿态。

    裴思通哈哈大笑,不管怎么样,这是一个好消息:“让小厨房准备点饭菜,我们父子两个喝两杯。”

    “改日再陪父亲喝酒,”裴杞堂眼梢微扬,“我跟顾大老爷约好了,要过去说两句话。”

    裴思通不禁觉得惊奇,“这天刚亮,你去顾家做什么?折腾了一夜,总要好好歇一歇。”裴杞堂虽然不是他的儿子,可他一直当做亲生儿子看待,在裴杞堂身上他可没少费心思,可是最近裴杞堂却总爱去顾家与顾世衡说话,裴思通心里有些不舒服。

    等到裴杞堂走了,裴思通将裴钱叫过来:“四少爷去顾家都做些什么?”

    裴钱仔细地想:“也没做什么,就是跟顾大老爷说说话,聊聊天,少爷好像与顾大老爷格外说得来,每次去都要待上好久,上次顾大老爷头上有了白发,少爷还帮着拔了两根。”

    裴钱总是能将细节记得很清楚。

    还有这种事?这顾世衡也是,怎么好意思让人帮他整理头发,多大的年纪了,也跟小孩子一样,不嫌害臊。

    裴思通吩咐裴钱,“看看我头上有没有白发?”

    “没有,”裴钱一脸笑容,“老爷哪里有呢,老爷还年轻力壮,哪里会长白头发。”

    “你仔细找一找。”裴思通皱起眉头。

    裴钱不敢再说什么,上前仔仔细细打量起来,“老爷,别说,还真的有……我给您拔下来吧!”

    “不拔了,”裴思通挥挥手,神情严肃,“告诉家里人我歇着了,谁也不要来打扰我。”

    方才还兴致勃勃想要喝一杯,现在怎么就去睡了。

    裴钱懵在那里,方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

    琅华早早就起来,在萧妈妈的指点下揉面,一直将面团揉的光滑。

    萧妈妈笑着道:“对了,就是这样,大小姐就是聪明,不管什么都是一学就会。”

    “这是要给世叔做面条吗?”裴杞堂站在大厨房的门口,歪着头向里面张望。

    裴杞堂总是能找到借口溜达过来,琅华现在也懒得去理睬他。

    裴杞堂进了屋子,萧邑立即将烧火棍递了过去:“千万要看好火,否则一会儿大小姐擀好了面,却没有热水下锅,那可就麻烦了。”

    裴杞堂半蹲在炉灶旁,看着里面烧红的柴禾,锅里慢慢蒸腾出热滚滚的水雾,旁边的顾琅华一丝不苟地将面团擀开。

    小小的人,需要站在凳子上才能够得着面板,正是因为这样,眼前的一切看起来才更加的温情。顾世叔的生辰,琅华没有准备别的,只是一碗亲手做的面条。

    但是这样已经足够了。

    锅里咕噜咕噜地开始冒泡,火烧得很旺,火光映着裴杞堂的眼睛,耳边响起刀切面条的声音,一下一下,是那么清脆,那么的有节奏。

    裴杞堂心里觉得一片温暖。

    “你怎么会来这里?”琅华问过去。

    “睡不着,”裴杞堂笑着,“怎么也想不明白,你是怎么发现理氏的。”

    琅华没有停手:“腽肭脐,我带着野利甫去找那些传信的宫人,在其中一个人身上闻到了腽肭脐的味道,回回药方里有记载这味药,西夏人也会用它来安胎。”

    她总会将这些草药记得清清楚楚,尤其是今生与胡先生学医术之后,前世知晓的那些也就更加融会贯通。

    琅华接着道:“你让人送信说宁王是发了痴病,东平长公主带人离宫去看宁王,连我都觉得这是一个逃离宫中的好时机,理氏当然也会这样想,只是那时我还没法确定哪个人怀了身孕,怕贸然行动会打草惊蛇,干脆让人在宫门口放了一桶药。”

    “让理氏怀疑那是堕胎药,其实那桶药真的只是防治风寒的罢了。”

    说起来很简单,但是安排起来就很难。

    裴杞堂知道这个道理,如果换成旁人,现在大约已经在东平长公主面前邀功,琅华却已经回到这里,学着去给顾世衡煮面。

    什么时候进,什么时候退,她总是掌控的那么好。

    “水开了吗?”琅华问过去。

    裴杞堂忙站起身来:“开了,开了。”

    琅华将切好的面条,放进水中,被热水一冲就散开了,煮一煮就变得晶莹剔透起来。前世,她听身边的丫头讲,只要家里长辈过生辰,他们都会煮一碗面条端过去,只可惜她是个瞎子做不了那些。

    现在她终于能亲手将这碗面端给父亲。

    “我还没跟父亲讲许氏的事,”琅华道,“我想着等我们回到大齐,父亲见过了祖母,身边有祖母和我陪着,再慢慢说给他听,我们马上就要离开这里,路上父亲难免会与你们多说话……”

    裴杞堂点点头:“我知道,我是不会告诉世叔的,我也会提醒父亲和徐松元。”

    “谢谢。”琅华轻声道谢,眼睛大约是被蒸腾的水珠熨着,眉目流转间竟然有几分如春色般的温和。

    这样的琅华,让裴杞堂觉得心脏像是被灶里的火狠狠地舔了一口,手里的棍子差点掉落下来,头脑里一阵发懵。

    抿着嘴唇不敢再发出半点的声音。他喜欢琅华并不是因为她的模样,只是喜欢她的脾性。

    如果让琅华知道,他在动什么歪心思,一定不会再理睬他。

    “我去看看顾世叔。”裴杞堂突然站起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屋子。

    真奇怪,琅华不禁惊讶,这个人不是向来不撵不走的吗?今天这是怎么了?

    ………………………………………………

    第二章奉上。

    哈哈今天早点了,明天调整一下时间,应该两更都会早。

    谢谢大家的如来神掌,咱们好像已经第十了,接着来吧同学们,爱你们啵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