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二百九十四章 宁王的疯病

第二百九十四章 宁王的疯病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裴杞堂伸出手拉住琅华,“我先去瞧瞧,你换件衣服,慢些过去。”

    宁王白日里还好端端的,怎么会一下子病倒了,这里面一定有蹊跷,一个女孩子换件衣服到的晚些也无可厚非。

    琅华点了点头,眼看着裴杞堂先一步走了出去。

    ……

    徐松元站在院子里听西夏的御医说话。

    御医道:“这种病不能用药,要请巫医来送鬼,宁王爷是撞见鬼了。”

    马玉成懂得一些西夏语,再看郎中一脸邪气的模样,顿时猜到了七八分,忙上前将徐松元拉到一旁,“千万不能让西夏人去治。”

    徐松元皱起眉头。

    马玉成头上的冷汗掉下来:“出了纰漏算谁的?”

    宁王可是太后娘娘的心头肉,宁王在西夏有个三长两短……马玉成不敢想自己会落得什么下场。

    那个顾大小姐是太后娘娘信得过的人,顾大小姐来之前谁也不能接近宁王。

    徐松元不禁有些踌躇,就这样等着顾琅华,没有让旁人插手,宁王的病万一治不好,岂不是都要怪在顾琅华的身上。

    只要想想他就觉得于心不忍,顾琅华是个孩子,不能这样逼迫她。

    宁王的病他是有所耳闻的,前几年只要听说宁王府,御医就会脸上变色。

    宁王真的发了病,就开始不吃不喝,无论是谁一概不见,就连太后说话也不肯听。

    太医院束手无策,太后因此大发雷霆,撤换了太医院一半的人手。

    宁王最近几年倒是很少会发病,朝野中仿佛也渐渐将这档子事忘记了,谁知道这次宁王却病在了西夏。

    如果宁王真的疯癫厉害了,要怎么办才好?就算日夜兼程回大齐恐怕半路上也会有什么差错。

    见徐松元迟疑不定,马玉成接着道:“顾琅华是太后派来的人,用她太后不会说什么,可如果我们再找人手来帮忙,出了事那可就说不清楚了。”

    徐松元看向马玉成:“万一顾家治不好呢?”

    马玉成一副“你傻了”的神情:“那就与我们无关了啊。”

    徐松元顿时怒火中烧:“顾琅华是个十一岁的孩子,马大人将所有的责任都压在她头上,就不会觉得寝食难安?”

    马玉成脸上一紧正要辩驳,只听有人禀告:“东平长公主来了。”

    徐松元和马玉成迎了上去。

    东平长公主一脸急切的神情,看到徐松元立即道:“到底怎么样了?宁王怎么突然之间就病起来。”

    徐松元道:“伺候的人说,宁王从宫中回来就将自己关在书房,一直都没有出来,下人准备送饭菜进去,就发现门被拴上了。”

    东平长公主不禁心里一紧,她听说宁王病了,还当是不小心受了风寒,照现在的情形看,应该是多年的心疾,心疾可是最难治的。

    “太后娘娘,”身边的女官低声道,“若不然还是请国师过来讲经。”

    大夏的皇族若是久病不愈,就会请国师来讲经祈福。

    东平长公主颌首吩咐女官:“去功德司将大国师请来。”如果大国师讲经都没有用,那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说完话,东平长公主向内院走去,所有下人都站在院子里不敢出声,生怕一不小心就会引来杀身之祸。

    东平长公主走上前轻轻地敲了敲门:“弟弟,是长姐来了,你将门打开,长姐进去陪你说说话。”

    屋子里却一片静寂没有任何的响动。

    雨不停地落下来,淅淅沥沥的声音让人变得更加焦躁。东平长公主手指已经被雨水打湿了,门板冰冷而潮湿,就像她此时此刻的心情。

    宁王,聪慧又懂事,就因为生在了帝王家,就变成了这副模样,只要想一想她就觉得心里难过,就和她的两个病死的孩儿一样,都是权力争斗的牺牲品。

    “弟弟,”东平长公主的声音更加轻柔,“长姐带来了饭菜……你不是常跟长姐说,要吃长姐做的桂花糕,长姐做给你吃好不好?”

    依旧没有人回话。

    不能再这样等下去,东平向后退了一步,看向身边的宫人。

    宫人会意,两个人上前用力扯开了窗子,其中一个灵巧地顺着窗子钻了进去。

    东平生怕宁王听到动静会慌张,继续与宁王说着话:“弟弟别害怕,是长姐,长姐要进来了。”

    宫人将门打开,东平长公主立即踏了进去。

    屋子里点着盏油灯,东平长公主快速地将四周围查看一遍,却不见宁王的踪影。

    人呢?

    人去哪里了?

    东平长公主转过头,几个伺候宁王的下人立即跪下来:“长公主,奴婢们看着宁王爷进了书房就没再出来,千真万确,奴婢没有撒谎,方才御医来还听到宁王在里面说话。”

    方才还在说话的人,现在怎么就无影无踪了。

    另外一个下人喃喃地道:“王爷会不会藏在了柜子里?今天打雷下了雨,兴许王爷害怕就躲了起来。”

    说着话已经有人端着灯去查看,所有的柜子都打开,所有的角落都找过却没有宁王的影子。

    这下,众人的衣衫都已经被冷汗打湿了。

    马玉成道:“长公主,立即让人包围整个府邸吧,”说着目光中透出一股的惧怕,“会不会是有人掳走了宁王?”

    马玉成这话有道理,李常显的余党很有可能会对宁王下手,徐松元顿时觉得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府邸内外的护卫是裴将军负责的,还是将裴将军叫过来问问。”

    脚步声响起,裴杞堂进门像东平长公主行礼:“我已经仔细查看了院墙、前后门,没有宁王离开的痕迹,我们三班换岗,没有人能不声不响地从我们眼前带走宁王。”

    裴杞堂身上的甲胄被雨冲刷得闪闪发亮,他一双墨黑的眼眸沉着地从屋子里一扫而过,最终看向书房后面的一扇窗子:“那扇窗子是你们进来的时候打开的?”

    宫人立即道:“没有,我们没有开那窗子。”

    那么宁王就很有可能是从那扇窗子离开的。

    裴杞堂看向身边的副将:“立即去园子里找。”

    副将立即带着一队人马向园子里搜去,裴杞堂几步走到书桌前,书桌前凌乱地摆着笔墨纸砚,显然是有人刚刚用完。

    裴杞堂抬起头:“长公主放心,宁王走不出这个院子。”

    “找到了,找到了,”整个府邸就像烧开了的水,下人喘着粗气进了门,“宁王爷找到了,他……他就在后院的湖里。”

    东平长公主几乎晕厥过去,声音也忍不住颤抖:“宁王怎么了?他……他是不是……”她边说话边向外走去。

    几十只火把照亮了半个湖面,湖中心一只小船上站着个黑影,他欢快地挥舞着手:“你们回去吧,我……我要去找静妹妹了。”

    …………………………………………

    今天第一更奉上。

    谢谢大家的投票,我们基本上保住了第十名,谢谢大家的厚爱。

    教主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