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二百八十八章 死也不嫁

第二百八十八章 死也不嫁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闵怀心事重重地坐下来,“你们来京里我就觉得不对,若说太后觉得亏欠荣国公,大可以直接赏赐给韩家,为什么非要召你进宫。”

    太后做事向来都有她的道理。

    “后来皇上就召见我进京述职,”闵怀说着摇头,“我还以为是因为西北打了仗,皇上急着要江浙偿还欠下的米粮。”

    “今日刚刚从衙门里出来,宁王妃遣人来提醒我,”闵怀道,“宫里传出了些消息,说太后在挑选合适的小姐封为公主,前往西夏和亲。”

    闵江宸听得这话身上的汗毛都竖立起来,怪不得今天皇上会来慈宁宫,原来是因为……

    闵夫人拉住闵江宸冰凉的手,“我们家也不是皇室宗亲,老爷又没有位高权重,再怎么说和亲的事也落不到我们身上。”

    “如果一定要和亲,皇上会召老爷去说话,老爷坚决不要答应,我们只有阿宸一个女儿,”闵夫人说着望向闵怀,“老爷宁可辞官回家也不能将阿宸嫁到西夏那种地方去。”

    就怕他辞官,也不能阻止阿宸嫁去西夏。

    闵怀站起身来,“我们应该立即为阿宸定下一门亲事。”

    太后娘娘为什么要宴请这些小姐,就是要放出一个讯号,这些小姐里面会有人前往西夏和亲,如果谁这时候与她们定亲,就是公然和朝廷作对,别想再有一个好前程。

    闵夫人浑身颤抖,“这应该是皇族做的事,凭什么就落在我们头上,”说着站起身,“那就给阿宸找一个不走仕途的丈夫。”

    她真是后悔,如果早些给阿宸定下亲,也就不会有这一天。

    闵夫人正想着,下人来禀告,“宁王妃来了。”

    宁王妃进了门,闵夫人的眼泪“唰”地涌了出来。

    宁王妃也一脸沉重,看向闵江宸:“阿宸你先回房里……我们先商量商量……”

    闵江宸却摇了摇头,“事到如今,王妃和父亲就不要再瞒着我,我自己的婚事我也想知道。”

    宁王妃点点头,像是拿定了主意,“舅舅也知道我虽贵为王妃,却因为王爷是个傻的,身边也没有什么人肯帮忙。”

    想到这个闵怀不禁为之叹息。

    好好的孩子嫁给了一个傻子,多年来就这样战战兢兢地度日,身下连一儿半女也没有。

    闵夫人也忍不住道:“这些年委屈你了。”

    宁王妃摇了摇头,“好在宁王心善,待我也不薄,如果他是个寻常男子,兴许我们的日子也不会这样难过,”说着勉强一笑,“他是皇上的弟弟,处在这样一个尴尬的位置,也多亏他是个傻的,否则哪里有我们的太平。”

    闵怀十分理解宁王妃这番话。

    宁王妃接着道:“比起我的婚事,阿宸如果去了西夏才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西夏是个苦寒之地不说,那个小皇帝李默也不知是什么心性,西夏人与我们齐人可不一样,他们性子粗鲁,阿宸却从小就饱读诗书,一定很难琴瑟和鸣。”

    屋子里的气氛更加沉重起来。

    宁王妃道:“所以我说,多亏王爷是个傻的,我们还可以尽力一搏,闹大了宁王府不过是个护短的,太后会怪王爷和我都不懂事,不识大体,也不会有太大的罪名压下来。”

    “谁会与一个傻子去说道理,讲国家大义。毕竟在外面眼里,整个宁王府都是无关紧要的存在。”

    “我找了幕僚来,出了三条路。第一,先要为阿宸找一门亲事,也许对方并非官宦人家,姑爷将来也不会走仕途,但是总比去西夏要好。第二,宫里知晓了我们的安排一定会勃然大怒,我们就找个人选推上去,也算是有了缓和的余地。第三,王爷和二哥都去宫中请罪,二哥刚好立了大功,皇上应该会给我们留几分颜面。”

    闵怀不禁惊住,他没想到宁王妃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宁王妃的性子内敛,加上宁王的关系,在人前很少会有言辞,这次是真的为阿宸费尽心思。

    宁王妃喘了口气:“我也为阿宸选了一个人,”说着看向闵怀,“舅舅还记不记得王禹?”

    王禹是有名的铁骨御史,因为被告发与庆王一同谋逆,下了大狱。面对皇城司言行逼供,王禹不肯承认自己的罪名,硬生生在大牢里熬了三年,将一双腿熬成了白骨。

    后来刑部侍郎被揭发贪墨,刑部侍郎不但承认了贪墨,还说出曾冤枉王禹谋逆的事来,王禹因此冤情得雪,王禹出了大牢之后,当晚就死在了王家老宅。

    皇上命礼部厚葬王禹,并施恩让王家子孙入仕,然而王禹的儿子以守孝为名拒绝了,从此之后王家子弟都没有入仕。

    宁王妃接着道:“王禹有个小儿子,年纪比阿宸长些,但是也饱读诗书。”

    闵怀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那自然是好,王家这样的身份,皇上也不会说什么。”除了不能入仕,也算上是门当户对。

    闵江宸有些茫然地看着一脸笑容的父母。

    难道她的婚事就这样定下来了?

    她都不知道那个王禹的儿子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她就这样匆匆忙忙地嫁了?是嫁给西夏的李默,还是嫁给王禹的儿子,此时此刻在她脑海里仿佛并没有什么两样。

    闵江宸正思量着,就听到宁王妃说了一个名字,“顾琅华。”

    “顾琅华是二哥的义妹,在韩家长辈面前认了亲,这次又在西夏立功,跟东平长公主也熟悉,而且她在西夏又懂得西夏语……”

    “不行,”闵江宸站起身,“你们要将琅华送去西夏?那还不如将我送去,我不答应,我绝不能答应。”

    “琅华是有婚约的,她与陆瑛是有婚约的。”

    闵江宸想起陆瑛与琅华站在一起的模样,那份熟知,那份关切,就像缓缓流淌的溪水,就像春天里轻柔的雨丝,落在脸上虽然湿润却又温暖。

    为什么要拆散他们呢?

    闵江宸脸上露出坚毅的神情,“如果一定要嫁,就将我嫁过去吧,不要让琅华难过,反正对我来说,李默和王禹的儿子都是一样。”

    如果她为了留在大齐,丢下了和琅华的情谊,拆散了琅华和陆瑛的姻缘,那她会比去西夏更加难受。

    只要想起这个,她就像被勒住了脖子喘不过气来。

    宁王妃没料到是这样的结果:“阿宸这只是权宜之计,顾琅华毕竟身份低微,不一定就会选她去和亲。”

    闵江宸摇摇头,“那也不行,如果你们一定要这样,我就……我死也不会嫁给王禹的儿子。”眼睛中盈满了泪水,转身跑了出去。

    …………………………………………

    今天第二章奉上。

    明天更新会早一点,我已经尽量调整状态。

    求月票啊~同学们,还有几天坚守阵地才能获得成功~拜托大家投月票给教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