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二百七十七章 不速之客

第二百七十七章 不速之客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琅华想起前世成亲的时候。

    陆家请了秘书少监家的夫人来给她梳头,头发梳到半截,好端端的天气忽然下起雨来,陆家人虽然什么都没说,她却听到陆二太太身边的管事妈妈站在廊下训斥丫鬟,哗哗的大雨都遮挡不住那尖厉的声音。

    许氏坐在旁边什么话也没有说。

    她是个瞎子,干脆所有人都懒得去粉饰太平,但是她心里却已经明白,陆家是不喜欢她这个媳妇的。

    要不是陆瑛强拧着要娶她,这门亲事说不定早就作罢了。

    她又紧张又难过,曾一度想着要站起身来跑出去,不管去哪里,只要有她的一片天地。

    陆瑛在迎娶她时的一番话,又让她觉得也许这是个很好的开端。只要熬过这一关,就会好起来。

    陆瑛说,我知道你不喜欢陆家,讨厌这里的也不是你一个人,嫁给我之后,你是陆三奶奶,家中上下会给你应有的尊重。

    母亲想找许家的一个婶子来帮忙,陆瑛却不肯答应,请了国子祭酒的夫人来给她插簪,作为娘家人主持大局。

    一切都显得还算圆满,直到该上轿与父母告别的时候,她站在那里茫然无措。

    虽然许氏只是从“内训”里挑了两句话来说,但是她心头也觉得酸涩,眼泪差点就掉下来。

    琅华想着一步步地向顾世衡走过去。

    她也曾悄悄想过,如果当时有父亲在,她会更难过,还是会觉得踏实。

    琅华走过去搂住了父亲。

    军帐里一时静寂无声。

    顾世衡的手轻轻地拍着女儿的肩膀,他没有察觉自己在控制不住地发抖,蹩脚地哄着女儿,“都是父亲不好,别哭了,看你瘦成这样子,再这样伤心,生病了可如何是好。”

    琅华却“噗嗤”笑出声来,笑中含着泪。

    顾世衡不禁道:“是不是我说错了什么。”

    琅华拉着顾世衡坐下来,“没有,我就是笑……看到父亲我高兴都来不及怎么会伤心,”说着顿了顿,“祖母也盼着父亲能回家。”

    “等这里的事了了,我们就一起回家。”

    “好,回家。”顾世衡在女儿面前倒显得有些木讷,高兴起来,伤情起来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在西夏的几年,他小心翼翼地藏匿着,从来不敢说自家的情形,好像已经将真实的自己仍在了心门之外,如今找回了女儿,找回了家,也找回了那个真正的顾世衡。

    军帐里的伤兵都看傻了眼,半晌才有人道:“顾老爷和大小姐是不是好久没见面了?”

    “一定是,见面都哭起来了。”

    琅华这才想起来,旁边还有那么多人看着。

    “我家的孩子也像大小姐这样大了,我出来的时候想抱她一下,她还躲在她娘身后,我当时觉得,孩子什么都不懂,或许……我这是留给她最后一个念想了。”

    “哪想到,我们打了胜仗,过两日只要回到银州,我们就能归家了。”

    “就是,咱们的小七才刚成了亲,来的时候还念念不忘洞房花烛夜哩……”话还没说完就被人在头上爆了一记。

    “没记性,当着大小姐的面也说这些话。”

    被打的人裂开嘴讪讪笑了。

    “说话不要紧,”琅华看向刚才说话的几个人,“谁若是再溜出去偷酒喝,我就将他留在边关卫所一个月,让他养好伤口再回家。”

    几个人顿时面色铁青起来。

    周围爆出一阵哄笑声,“就你们几个混蛋,还想要蒙混过关。”

    琅华在欢笑声中给伤兵都换好了药,才跟着顾世衡才回到住处。

    萧妈妈已经让人准备饭菜,笑眯眯地服侍琅华和顾世衡坐下,正要让阿莫几个摆箸。

    萧邑进了院子就要给顾世衡请安。

    “都这么大了,”顾世衡看着萧邑恍然道,“怪不得已经能跟着琅华做事。”

    萧邑眼睛红红的,不知说什么才好,只是一遍遍地道:“大老爷回来就好,大老爷回来就好。”

    萧妈妈向萧邑使着眼色,萧邑却没有瞧见,站在那里傻呵呵地看着顾世衡笑,萧妈妈只得过去悄悄拧了萧邑一把,萧邑才回过味儿来。

    这是老爷和大小姐相聚之后的第一顿饭,他在这里杵着做什么。

    萧邑摸着头退了下去。

    阿莫端了热腾腾的饭菜放在桌子上。

    西夏的饭食与大齐不同,以腥膻的牛羊肉居多,琅华开始不习惯,后来跟着卫所四处搬迁,每日见的都是乾饼和军粮,再见到牛羊肉,反而就觉得很好吃了。

    父女两个刚要吃饭,阿琼进来道:“大小姐,裴将军来了。”

    这顿饭是吃不好了。

    琅华皱起眉头。

    裴杞堂今天也来凑什么热闹。

    琅华想要让阿琼将裴杞堂拦回去,顾世衡却站起身来,满脸笑容,“我还没见过裴将军,怎么好让裴将军过来……”不等琅华说话就向外迎去。

    自从西夏和大齐开始打仗,他就听到裴将军的捷报,加上那冯师叔的话,他对裴小将军就格外的好奇,要不是见到女儿高兴过头,他一定会去拜见裴小将军。

    裴家祖上是太祖时的武将,虽然后来因为政局不得不改为文官,却没少为福建水师出力,如今家中有了这样出色的子弟,将来一定荣耀门庭。

    顾世衡边想边懊悔,着实不应该这样失礼,不过以他的身份,也不好随随便便就去拜见裴小将军。

    见了面之后,他要怎么谢裴小将军的救命之恩呢?当然要先给裴小将军行礼,再诚恳地表示谢意。

    顾世衡看向萧妈妈,“快去给裴小将军沏杯茶,让琅华先将饭菜撤下去,等客人走了我们再吃。”

    这样费事地迎接裴杞堂,萧妈妈一时不适应,不过想想,也是之前没有做的太妥当,于是忙应了一声,带着阿莫下去准备。

    顾世衡向前走了两步,就看到一个穿着身甲胄的人进门来,他也没有仔细地去看,忙就一揖拜下去,“草民顾世衡拜见裴将军。”

    顾世衡的腰还没有完全弯下去,就觉得手臂上传来一股力量,硬生生地将他托了起来,紧接着他抬起头看到了一个目光清亮,面容精致而英俊的少年郎。

    “顾世叔您不要跟我行礼,我应该拜见世叔才对。”裴杞堂说着规规矩矩向顾世衡拜了下去。

    顾世衡不禁怔愣在那里,裴将军为何会对他这样多礼,他何德何能被这样尊敬。

    …………………………

    呵呵,裴将军不请自来,不是想蹭饭吧?

    谁家的,快拽回去,让我们琅华和父亲好好吃顿饭。

    嘻嘻哈哈。

    求月票下饭啦,月中知道出好多票,能不能分给教主一些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