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二百七十六章 父女团聚

第二百七十六章 父女团聚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宁令愣在那里,他怎么也没想到皇上会要杀他。

    李常显将书信扔给宁令,“你早就跟平昭皇后有书信往来。”

    平昭皇后是给他写过书信,但那封信已经被他烧了,怎么可能会在皇上手中。

    “你劝朕先不要对平昭皇后下手,将来还可以用她来约束齐人,”李常显冷笑一声,“亏朕相信你。”

    “皇上,”宁令道,“那是裴杞堂用的离间计。”

    “离间计?”李常显失望地看着宁令,“你下令不用追捕那些逃兵,如今轻骑已经跑了大半……裴杞堂围而不攻,就是等你拿朕的人头去领赏。”

    宁令心里一片冰凉。

    从他决定追随李常显开始,就一直忠心耿耿,李常显也对他深信不疑,将领兵的权柄交与他手上,虽然这次败给了齐人,他也明白很有可能会在劫难逃,却从没想过要离开李常显。只要他们还不放弃,就很有可能带着身边的亲信杀出一条血路去往回鹘。

    金国刚刚打败了辽国,又捉住了大齐的太子,一定会不希望大齐和大夏联手,如果他们向金国求助,将来也未必没有机会夺回帝位。

    这一切还没来得及实施,李常显就凭一封书信给他定了罪名。

    这就是裴杞堂用的计策,不费吹灰之力,就让他们彻底败在这里。

    李常显显然已经不想在听宁令解释,吩咐身边护卫,“将宁令及其副将枭首示众,谁敢背叛朕就该是这样的下场。”

    护卫将宁令带出大帐。

    宁令闭上了眼睛,是他的错,他没有算到这一步,让裴杞堂占了先机,皇上一定认为大夏之所以会吃败仗,都是因为他通风报信。

    所以,必杀他不可。

    宁令被压在地上,旁边的护卫扬起了手中的大刀,没想到他是这样的下场。

    刀即将落在他的脖颈上,今天就是他的死期。

    “将军。”疾呼声传来,紧接着是刀剑相击的声音。

    宁令转头看过去,身边的两个护卫已经被倒在地上,副将上前割开绑缚他的绳子,“将军,我们反了吧!”

    “皇上这样对您,您何必在为他卖命,与其死在这里,倒不如反了,我们兄弟誓死追随您。”

    整个中军大营已经乱起来,宁令眼见着一队人马与李常显的亲兵杀在了一起。本来他是被人陷害,转眼间这一切却变成了真的。

    “将军,走吧,只要我们投降平昭皇后,就会想祖儒一样,平昭皇后定然还会重用将军。”

    宁令茫然地望着眼前的一切。

    这并不是他所期望的结果。

    听到了打斗声,所以兵士都拿起了武器,自动分成了两队,互相攻杀起来,已经没有了挽回的余地。

    “齐人进攻了。”斥候刚刚发出一声呼喊,立即被射来的羽箭穿透了胸膛。

    一队骑兵如潮水般涌来。

    见到齐人军队,大夏士兵怔愣了片刻,竟然下意识地四下逃窜。

    密密麻麻的羽箭射来,西夏军队脆弱的防线立即被攻破。战马长驱直入,顷刻之间,西夏大营里已经遍地死尸。

    宁令抽出兵器指挥盾甲军向前迎战,然而齐人的队伍向两侧分开,一人一骑慢慢地踏过来。

    裴杞堂。

    宁令看得眼睛发红,就是裴杞堂,从盐州到洪州,再到这里,处处都被他占尽先机,如今他们就像落入他那张大网中的猎物,任由他宰杀,他没想过会遇到这样的对手,这样年轻的裴杞堂,他们几十万大军竟然就这样败在他手中。

    宁令的心仿佛一下子跌入了谷底。

    “宁令,”裴杞堂的目光深邃,“现在已经没有再打的必要,你可以让这张战争结束,让这些人回家,不必再拼上性命。”

    宁令环看四周,将士脸上都是疲惫、仓皇的神情。

    裴杞堂微微一笑,四周围露出了无数的弓弩。

    宁令彻底明白过来,原来齐人早就有了准备,就在他犹豫间,已经失去了最后的机会。

    就算他能杀出一条血路,李常显就会相信他,与他一起离开吗?

    他现在已经什么都没有了,还拿什么去跟裴杞堂打。

    裴杞堂淡淡地道:“平昭皇后素来欣赏你的才德,如果你能将功折罪,你身边的将士一定也会有个好归宿。”

    裴杞堂的意思是让他献出李常显。

    宁令抬起头来。

    裴杞堂挺立于马上,脸上是傲然的神情,就像一把宝剑,流光四溢,让人无法匹敌。

    杀人不如诛心。

    裴杞堂虽然不杀他们,却在他们心中留下了恐惧。因为他不但能够阵前杀敌,还能伸展自如,四两拨千斤。

    今天他败的心服口服,从此之后他也不必再跟裴杞堂对阵。

    宁令手松开,手中的刀落在地上。

    熙熙攘攘的声音从营帐里传来,被绑缚了手脚的李常显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他怎么也没想到,所有人就这样背叛了他。

    “朕是大夏的皇帝。”李常显怒吼着。

    裴杞堂淡淡地道,“从此之后,大夏国史上你只是一个乱臣贼子。”

    每个人都要接受自己的命运。

    ……

    顾世衡望着不远处的军帐,已经按捺不住心中的欣喜,“就在前面吗?”

    吴桐点点头,“大小姐应该就在那里。”

    顾世衡立即催马上前。

    他们父女就要在异国相见。

    “大老爷,那边有我们顾家的伙计,”吴桐道,“都是跟着朝廷运送药材过来的。”

    顾世衡翻身下马,立即向前走去。

    吴桐拉住一个婆子询问,“有没有看到大小姐?”

    婆子道:“大小姐啊,方才还在这里……这些药材就是大小姐分下来的,你在每个军帐里找一找。”

    顾世衡一步步向前。

    忽然想起了琅华小时候被他托在手臂上的模样,一双清亮的眼睛,望着他就笑起来。

    “顾大小姐吗?在前面吧!”

    他听着来来往往的人说着琅华的名字。

    终于,他的手臂再次掀开一顶军帐,军帐里一个纤细的影子弯着腰正检查伤兵的伤口,“愈合的很好,明日就不用再换药了。”

    她的声音里带着几分的愉悦。

    十几岁的孩子,这样不怕辛劳,穿梭在军营卫所里给伤兵治病。

    “谢谢顾大小姐。”

    他的琅华,就是她的琅华。

    他那小小的琅华。

    每当他难过时,眼前出现的那张小小的笑脸。

    顾世衡的眼睛顿时一片模糊,站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琅华仿佛听到了声音,她慢慢地转过头去,看到了门口的人影。

    多年没见,不……也许更久,久到隔了一辈子。在她生命中还没来得及出现,就已经离开的人。

    那个人人口中已经死了的人。

    “琅华,”顾世衡蹲下身来,“我是父亲。”

    我是你的父亲。

    琅华眼泪夺眶而出。

    ……………………………………

    说好的团聚,就真的会有团聚嘛

    这次不用顶锅盖了。

    不过大家答应我的月票呢,快投给我吧~

    求票小剧场:

    韩彰天天给琅华捏核桃吃,裴杞堂醋意大发笑他不会用三只松鼠的剥壳神器,大将军剑眉一挑:我用手捏开的核桃里有月票!小裴吐血而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