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二百六十四章 成家立业

第二百六十四章 成家立业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琅华先是很难过,现在又很高兴。

    就是因为眼前这个燃烧的火球,整个人都欢快起来。

    真的就这样容易,随便一个东西就让她眉眼飞扬。

    陆瑛站在角落里,一动不动地看着眼前的景象。

    一直等到火灭了,琅华准备回屋子里去,才看到旁边的陆瑛。

    琅华很惊讶。

    陆瑛这次和从前不太一样,好像心事重重。

    琅华将陆瑛请到屋子里坐下,萧妈妈端来了一杯热茶。

    陆瑛抿了一口热水,整个人仿佛才暖和起来,天气不冷,甚至会有些热,可是方才他却觉得凉意遍布全身。

    陆瑛放下茶杯,微微一笑看向琅华,“我刚到银州,你就要走,像是躲我似的,早知道你不愿意看到我,我就不来了。”

    她当然不是不愿意看到陆瑛。

    琅华道:“我今天就准备要走的,来太原之前我就跟兄长说过,只要他来了我就会去银州,银州和安庆……只有胡先生几个人在,我也不放心……”

    陆瑛定定地望着琅华,半晌温和地笑出声,“你到银州也是为了卫所?”

    其实现在有些事也应该和陆瑛说了。

    琅华摇头,“不是,我去银州要去见我父亲。”

    陆瑛目光一深,“你说的是顾世叔?他在银州?”

    此时此刻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了,就省去了老乐和裴杞堂有关的细节,将想方设法去西夏接应顾世衡的事说了。

    陆瑛站起身来,走到琅华身边,脸上又惊又喜,“顾世叔没有死,老太太一定会很高兴,等世叔回来,你就不用这样辛苦,”说着他顿了顿,“琅华,你年纪还小,身边不应该没有爹娘,如果世叔回来,你就能知道有父亲是什么模样。即便我是庶子,我父亲又是那样的品性,也曾维护过我。”

    陆瑛忽然低下头,晒然一笑,“世叔就更会如此,他会好好疼你,即便将来再娶继室,你也是嫡长女,又被老太太当成掌家人养育长大,谁……也及不上你的地位。”

    “世叔回来之后,一定想要多留你几年,婚事可能会拖到你及笄之后,”陆瑛眼睛微微一颤,“我会等着你,只要你还愿意嫁给我。”

    琅华的手不禁一颤,她没想到陆瑛会说这样一番话,陆瑛眼睛里闪烁着喜悦,是真的在为她高兴。

    她一时不知怎么回应。

    陆瑛道:“我知道,我父亲、母亲做出那种事,一定已经让你厌恶了陆家,我也曾跟你说过,我会搬离陆家,可如今,我父亲死了,王氏也常年住在庵堂不出门,祖父虽然眼高于顶,毕竟他已经没有精力管家……我不能平白换一个出身,我只能说,无论你什么时候踏进陆家门,陆家掌家大全就握在你手里,你要做什么,我都会站在你这一边。”

    “琅华,我们从小就在一起,你明白我的心性,我也了解你……并非盲婚哑嫁,我们就这样互相守着……一直到老,好不好?”

    这一幕,没来由地和前世重合在一起。

    前世里,陆瑛就这样拉着她的手,将她拥在怀里,温和地跟她说,“我们就这样,互相守着,一直到老,好不好?”

    她那时微笑着回他,“好。”

    琅华望着陆瑛,这一生,他们真的能像前世一样相互陪伴吗?她现在给不出这个答案,“陆瑛,发生了那么多事,陆家,顾家之间的关系已经不像从前,我也不知道我们到底能不能过这一关,我只能答应你,我会好好想一想。”

    陆瑛虽然在微笑,眼睛里却是一片痛楚,声音却出奇的温和,“你先去银州,我将这边安排好也过去,我会跟世叔赔礼,请世叔原谅陆家。”

    琅华心中一紧,不由自主地道:“陆瑛,你没必要这样,我们……”

    陆瑛道:“我想要娶你,这么做是我的本分,也许你年纪小还不明白,男人这辈子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成家立业。”

    说完话,陆瑛向后退了两步,“早些歇着吧,明天一早我来送你出城,我身边没带别人,我将程颐给你,他也算见过世面,万一有什么事,还可以帮帮忙。”

    陆瑛说完话告辞离开。

    琅华回到内室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觉。

    为什么呢?

    陆瑛向她表明了心迹,她反而有种被逼到绝境必须做出选择的感觉。可是她有什么可选的?嫁还是不嫁,真的就那么难吗?

    ……

    盐州的城墙在风中摇摇欲坠,铜皮包裹的城门,如果没有横梁和塞车恐怕早就已经七零八落。

    裴杞堂吩咐副将,“向李常显下战书,明日午时城前决战。”

    淮南王望着裴杞堂威武的模样不禁一怔,“你说什么?明日要与李常显决战?你疯了不成?”

    裴杞堂笑道:“我们人手不足,这样死守下去会被李常显围的水泄不通,所以在此之前不如赢取主动。”

    这小子的话是真的还是假的。

    这么少的兵马和李常显决战就是在送死,他不相信裴杞堂会这么傻。

    ……

    李常显将战书看了一遍不禁发笑。

    真是找死。

    打了一个胜仗就得意洋洋地来送战书,一个毛头小子竟然敢跟他叫嚣,他堂堂大夏的皇帝还会怕他不成。

    李常显咬牙切齿,“无论如何,也要将盐州给我拿下。”拿下了盐州,就闯进了齐地。三番两次的在盐州栽了跟头,现在他需要一个胜仗来鼓舞军心。

    旁边的宁令不由地皱起眉头,“陛下,我们可以绕开盐州攻打环州和庆州,拿下这些地方,盐州就成了孤城,到时候再破也来得及。”

    李常显将战书扔给宁令,“你是说,让朕不要应战?让朕向一个乳臭未干的稚儿认输投降?”

    齐人已经下了战书,他却不应战,如何统帅十二监军司。

    当年他之所以能让十二监军司的人跟着他攻入皇城,将平昭皇帝从龙椅上拖下来,靠的就是一身的战功。他们大夏人从小就长在马背上,怎么可能会怕那些齐人。

    “那裴杞堂诡计多端,”宁令道,“这样拖延下去,恐怕我们会上他的当。”

    李常显瞪圆了眼睛,“满口胡言乱语,这样动摇军心,朕就用你的血祭旗。”

    宁令望着满脸戾气的皇帝,不禁心中一颤,没想到一个小小的盐州,就已经将皇帝激得失去了理智。

    宁令从大帐里出来,祖儒已经等在了那里。

    宁令摇了摇头,是时候该考虑祖儒的话,给自己留一条退路。

    ………………………………

    求票小剧场:

    厨房里,陆瑛小心翼翼地将“月票”包进元宵里,听说只要琅华吃了“月票”馅的元宵,就会爱上他。

    求月票啦,今天是元宵节,教主也想吃月票元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