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二百五十章 猜疑

第二百五十章 猜疑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闵江宸在琅华那里与陆瑛见过不少次,算是了解陆瑛的脾性,更何况……琅华不在杭州这段日子,陆瑛还做了些琅华不知道的事,她还不知道要怎么跟琅华说。

    闵江宸想着目光闪烁。

    “阿宸?”荣国公夫人问过去,“你知道陆家来人了?”

    闵江宸摇摇头,“不知道,我们收到消息就从杭州赶了过来,陆家那边也没有事先与我们知会。”开始只是说荣国公病得厉害,本来他们是准备要去京城探病的,后来却突然有了荣国公的死讯……父亲、母亲吓了一跳,他们慌慌张张地赶过来。

    看到棺木的那一刻,父亲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岁,喃喃地喊了好一会儿荣国公的小名,荣国公下葬之后,父亲又在院子里给姑姑烧了纸。她是一直没敢去看荣国公,只是听父亲说,荣国公就像睡着了一样。

    闵江宸沉浸在自己的思维里,并没有发现荣国公夫人略微有些异样的目光。

    闵夫人来陪荣国公夫人,闵江宸才带着人出了屋。

    荣国公夫人和闵夫人说了半天家常,荣国公夫人才道:“昨天我做了个梦,梦见我和国公爷成亲的时候,是舅母您带着百福夫人来给我们送饺子。”

    闵夫人笑道:“我那会儿还不懂得许多礼数,只记得韩氏族里的长辈说,韩氏人丁不旺,让我们多多帮忙,大家一起闹哄哄的上前,我就怕他们将那只‘生饺子’夹错了,结果……国公爷怕你吃了难过,夹了熟饺子给你。”

    荣国公夫人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是啊,我也梦到国公爷了,他还是和从前一样,他拉着我说了好一会儿的话,那情景,就像是他还在世上一样。”

    闵夫人拍了拍荣国公夫人的手背,想要劝说荣国公夫人,荣国公夫人却先岔开话题,“我这些年没生下一儿半女,也没觉得有什么,方才看到阿宸才察觉,原来已经过了这么多年,阿宸都到了要议亲的年纪。”

    闵夫人点了点头,“可不是,一转眼就长大了。”

    荣国公夫人笑道:“舅舅、舅母可有思量?”

    闵夫人抿嘴笑起来,“倒是提了不少,老爷的意思还想要多选选。”

    “舅母可知道杭州的陆家?”

    刚刚说起阿宸的婚事,一下子又提杭州陆家,闵夫人觉得有些奇怪,“是镇江陆家吧?现在全族搬去了杭州,陆老太太是顾老太太的妹妹,曾在顾家见过几次,顾、陆两家闹起来之后本就没了来往,不过最近……陆家二房的子弟有个叫陆瑛的很出挑,是杭州有名的才俊,老爷说今年的明经试必将让他崭露头角。”

    荣国公夫人道:“方才我还跟阿宸提起来,那个陆家也来了人,说不得是冲着舅父的面子。”

    闵夫人想了想,“不应该啊,或许是因为顾家吧!”陆家和顾家是姻亲,顾琅华又认了韩璋为兄长,应该是这样的关系。

    荣国公夫人也没有再说什么,过了一会儿闵夫人离开,旁边的管事妈妈才上前,“夫人在想什么?”

    “可能是我想多了,”荣国公夫人揉了揉额头,“方才我试探着问阿宸,陆家来行礼有没有跟他们知会,阿宸没有察觉异样,就顺着我的话说起来,按理说,陆家和闵家没有沾亲带故,又不见得有什么特别的交情,陆三爷就算真的要问也是问舅父……”

    阿宸的原话却是“没有事先知会我们。”而且说的那么肯定。

    只有很相熟的人,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她就觉得陆三爷恐怕平日里就绕过闵家长辈跟阿宸有私下来往。

    “我是怕阿宸年纪不小了,在感情这条路上走的不顺当。”荣国公夫人说着习惯地看向旁边,从前这时候国公爷总会给她一个意见。

    可是现在国公爷没了。

    她也不知道该谁去说这些话。

    或许阿宸跟陆家走得近,是因为琅华吧!几个年轻人,总是有自己的想法。

    提起陆三爷的时候,阿宸太多反常了,一副要鸣不平的样子。她是过来人,一看就知道这里面有什么秘密。

    到底是什么秘密呢?

    ……

    闵江宸回到屋子里,就吩咐姚妈妈,“将大爷叫过来,我有事想要问他。”

    姚妈妈应了一声,不多一会儿闵子臣进了门。

    “我问你,”闵江宸不等闵子臣站稳,就劈头盖脸地道,“陆三爷是不是跟你一起来了?”

    闵子臣被问的一愣,不过立即满不在意地笑了,“是来了,”说着顿了顿,“不过这话你不要跟别人说,尤其是父亲……我们的事还没定呢,现在说出来对陆瑛不好。”

    闵江宸皱起眉头,“到底要做什么?惹出事来,小心父亲打断你的腿。”

    闵子臣下意识地去揉屁股,“这次是好事,真的,不骗你……”

    “到底是什么事?”闵江宸提高了音调。

    闵子臣却不肯说,“你就别问了,再说了,哪有妹妹这样跟哥哥说话的。”平日里乖巧的妹妹,就算佯装生气也不会让他觉得害怕。

    “我去告诉父亲,让父亲来问。”闵江宸说着要向外走去。

    闵子臣这下子慌了神,急忙上前,“好了,好了,你别闹,我说还不行吗?我是偷听父亲说,边疆可能会有动向……也是想做点事。”

    闵江宸眉梢挑起来,“你不要乱来。”

    闵子臣双手合十,“好妹妹,你什么时候见哥哥胡作非为过,这次是真的有事,你看陆瑛本来要在家里服丧,都跟着我过来……我们很快要去太原……你可千万不要跟父亲说。”

    太原离西夏和辽国都很近,太子驻兵的地方就离太原不远。

    闵江宸脱口而出,“你们要去投军?”

    闵子臣晒然一笑,“我就算有这个心,也没这个身子骨,而且陆瑛准备考明经,走的是文官的路子,我们怎么可能去投军,而是明博士举荐我们去寻一位大儒……总之你就别操心了。”

    闵江宸坐下端起茶水来喝,“父亲说的边疆可能会有动向,是太子攻打西京,还是大齐和西夏……”听说顾家人运送药材去了西夏,她就觉得不对劲儿,陆瑛也遣人来向她问过消息,可是琅华给她的书信里又只字未提。

    琅华越是不说,她越是觉得有大事。

    闵江宸立即为琅华担忧起来。

    ………………………………………………

    今天第二更奉上。

    我看到大家说东平长公主配合韩璋,你们真的觉得合适吗?

    芸娘的戏份没完,这个小人物我是有设计的,但是无所谓,想看的就会看到,不想看她的略过就好了。

    继续求月票啦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