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二百四十八章 疯癫

第二百四十八章 疯癫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皇城司的大牢里,许氏瑟缩在角落。

    外面是震天动地的惨叫声。

    她将鼻子埋在腿上,捏起旁边的馊饭填进嘴里。

    又臭又冷,湿湿的,咸咸的东西,让她觉得恶心。

    可是她必须活下来,只因为她被送到大牢时,有人在她耳边说了一句,“想要活下来,就什么也不要说。”

    只要沈昌吉说话,她在一旁应承就足够了。

    前世,顾世衡一直也没有被朝廷重用,沈昌吉可是春风得意直到遇见赵翎,今生赵翎已经死了,沈昌吉不应该会这么快失去圣心。

    不知道是谁跟沈昌吉说了两句话,沈昌吉撕心裂肺的声音传来,“不可能,西夏攻打大齐怎么可能?让皇上千万不要上当,这是阴谋……是阴谋……”

    沈氏睁大了眼睛。

    难道这是真的?

    如果西夏攻打大齐,帮助太后议和的顾家会不会受牵连?那为什么沈昌吉会这样叫喊?这个消息到底是好的还是坏的。

    前世是怎么样的?

    沈氏在脑子里不停地搜罗着讯息。

    “顾世衡活着?顾世衡竟然还活着!”沈昌吉的声音又一次传来。

    一记响雷仿佛在许氏头顶炸开了。

    顾世衡怎么会活着,他怎么会没有死。那个脑子不开窍的傻子,那个只会人前人后唯唯诺诺的窝囊废,早就葬身火海,烧成了白骨。

    却懦无能的人,寒酸的死法,很适合他。

    丢了他的钱财,死在他乡,父母兄弟都没来得及见上一面,不知道烂在了哪块地里。每次她想到这一点就觉得痛快。

    要怪就怪老天,既然让她重生一次,为什么不重生在没有嫁到顾家之前。

    那样她就再跟顾家没有任何的关系。

    顾世衡怎么可能没死。

    她怎么可能连那个没用的男人都杀不死。沈氏眼睛里透出厌弃的目光,那个从来不听她的话,不照她的想法行事的男人早就该死了。

    “哈哈。”沈氏笑起来。

    真是可笑,重活一世,她苦心安排的所有事却都绕了一圈又回到从前的模样。

    她还能做些什么?又要怎么做才好?

    谁能告诉她。

    “哈哈哈。”许氏站起身来,笑得弯下腰,眼泪也淌下来。

    “你笑什么?”狱卒提着鞭子走过来,一鞭子顺着牢房的缝隙抽进来,落在了许氏身上,许氏疼的呲牙咧嘴,但是转瞬她却又扭过头盯着狱卒的脸笑起来,“哈哈哈。”

    好像是想到了极其有趣的事。

    更重的一鞭子又抽过来,打破了沈氏的衣服,将她打了个趔趄,沈氏的眼泪也淌下来,可是这次她伸出了手指着狱卒,笑得更大声,“哈哈哈。”

    狱卒终于忍无可忍打开了牢房门走进去,扬起了手,鞭子如同雨点一样落在沈氏的身上。

    沈氏在地上翻滚,嘴里却没有哀嚎的声音,仍旧是疯狂的笑声。

    鲜血随着鞭子溅了狱卒一脸,狱卒皱起眉头,“疯了……这女人疯了。”

    许氏忽然抱住了狱卒的脚,“琅华,我的琅华,母亲来了,母亲都是为了你,我的琅华,母亲好好哄哄你……咯咯咯……琅华……快来啊!”

    森然的笑声传遍了整个大牢。

    狱卒努力的挣脱着,许氏却像是个将要溺死的人,抱住了最后一颗稻草,无论怎样都不肯放手。

    “这是怎么回事?”

    死沉的声音传来,狱卒立即转过头去,在牢房外看到了左丞相刘景臣。

    “刘相,”狱卒哭笑不得,“这女人忽然发起疯来,笑个不停……”

    刘景臣皱起眉头,“她是谁?”

    狱卒道:“是……沈昌吉的共犯,顾许氏……哦……许氏……就是被顾家休弃的那个妇人。”

    刘景臣仔细看了看许氏,疑惑地道:“是顾大小姐的生母?”

    狱卒点了点头。

    刘景臣不禁叹息,“她有没有供出些什么?”

    狱卒竭力去拔腿,却不成想靴子被许氏拽脱了,许氏将靴子抱进怀里,“唉,我的琅华别哭,别哭,母亲在这里,咯咯咯,咯咯咯……母亲在这里。”

    许氏笑着,胳膊上鲜血淋漓,活像是一只地狱里的恶鬼。

    狱卒急忙锁住了大牢上前回话,“刘相,这女人恐怕是被吓到了,从进来之后什么话也不肯说。”

    刘景臣点了点头,就要去看沈昌吉。

    许氏又一连串的笑起来,干脆哼起了歌,“你们看……我的琅华……她睡着了……”

    许氏在大牢里手舞足蹈的样子,让人看着毛骨悚然。

    刘景臣不禁道:“这女人恐怕真是疯了。”

    半晌,许氏才安静下来。

    刘景臣摇摇头走到关押沈昌吉的大牢前。

    沈昌吉眼睛顿时亮起来,如同濒死的人见到最后一线曙光,他几步扑到牢门口,“刘相,您总算回来了。”

    刘景臣打量着沈昌吉,他去齐州之前沈昌吉还是皇上身边的宠臣,转眼之间却成了阶下囚。

    “刘相,”沈昌吉竭力道,“是有人害我,刘相,您一定要跟皇上说……我沈昌吉对皇上是忠心耿耿,刘相……”

    许氏的歌声又传过来。

    昏暗的大牢多添了几分阴森的气氛。

    刘景臣目光闪烁,“太后说察子送来的那封密信是东平长公主让顾家送到皇城司的。”

    “你知道那封密信上写了些什么。如果你想要活下来,就盼着西夏不要攻打大齐。否则,谁也救不了你。”

    西夏真的要攻打大齐?沈昌吉张开了嘴,眼睁睁地看着刘景臣后退几步渐渐远离了他。

    就是这样。

    一旦真的打了仗,那封密信的内容就会成真,那么他就再也无法为自己申辩。

    沈昌吉眼前浮起顾琅华那脆弱的脖颈,他做梦都想伸出手去,将它折断,让那双眼睛在他面前永远地闭上。

    “杀了顾琅华,杀了她……一定要杀了她。”沈昌吉向着刘景臣的背后低语。

    他平静的声音就如同一把刀子,仿佛想要隔断顾琅华的脖子,让她的鲜血喷出来。

    如果他还能从这里出去,第一件事就是杀死顾琅华。所以他只能期盼西夏人不要在这时候动手。

    “咯咯咯,”许氏笑道,“琅华,我的琅华……”

    ……

    西夏,李常显十分烦躁。

    他想弄清楚银州瘟疫的情况再出兵,但是时间已经不够了,集结好的军队再不出发就会军心大乱。

    “陛下,王成琰跑了,”官员上前禀告,“那个王成琰带着大军离开了银州城,在城门外扎营了,还使人来问我们什么时候接下银州防务。”

    如果几天前李常显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会哈哈笑起来,可是如今他却一点都不高兴。因为王成琰离开并不是因为和谈,而是银州城里起了瘟疫。

    他不能让苦心训练出来的铁鹞子冒这个险。

    就算取了银州又如何?

    银州现在只是一座废城。

    “陛下,您要立即下决断啊,现在西平府都已经开始有人烧粮食和老鼠了……”

    ……………………

    今天第二章奉上。

    大家今天投月票了吗?

    没有投的话,就点击投了吧~

    唉,许氏都疯了,好口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