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二百四十六章

第二百四十六章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徐谨莜觉得很伤心。

    没有几个人愿意守在慈宁宫,尤其是她这样的年纪。在宫中没有什么消遣,不过就是做些针线,陪着太后下下棋。

    她一步一步走过来,终于有了今天的局面,却好像顾琅华一来,就将一切都打乱了。

    她不喜欢这样。

    不喜欢这种被冷落的感觉。

    丫鬟忙低声安慰,“您……也别难过,等到东平长公主回来了,一切就会恢复原样,那个顾家还是要回到杭州去的。”

    “而且,即便是顾大小姐讨了太后欢心,也难在京中女眷中立足,大家都知道她是唯利是图的商贾,哪家的女眷也不愿意与她结交。”

    乡绅家和官宦世家地位云泥之别,她的确不用担心。

    “没什么难过的,”徐谨莜淡淡地道,“你们也不用大惊小怪,太后喜欢谁也是你们能议论的。”她从心底里不讨厌顾琅华,她总觉得顾琅华和她很像,见到顾琅华就像见到自己的姐妹,她只是……不喜欢别人抢她的东西,本来属于她的如果被别人夺走,她会很难受。

    就像小时候的恺之。

    现在太后对顾琅华的爱护,让她想起母亲对恺之的样子。

    “小姐,”何嬷嬷道,“早就说让您不要对顾大小姐那么好,您给顾大小姐讲宫规,提点她在宫中一切小心,您为她做那么多事,她可给了您些什么?”

    “今日太后要去见皇上,一定是有大事要发生的。她却一个字都没跟您提起过,根本就没有将您放在眼里。”

    何嬷嬷叹口气,“您以后可不能再那么傻了,要对顾大小姐有所防备,您要记住了,太后身边只能有一个真正喜欢、信任的人,那个人只能是您。”

    徐谨莜重新捏起了针,继续绣了起来。

    ……

    太后望着琅华,“你已经想好了?”

    琅华颌首道:“想好了。”

    太后换好了衣服坐在临窗的大炕上,端起茶来喝,“哀家也不能担保皇上就会相信你说的话,万一皇上不管不顾起来,哀家也护不住你。”

    琅华垂下眼睛,“太后娘娘放心,既然民女走了这条路,不管是否成功,都与人无尤。”与皇上斗,与西夏人斗,哪一步走错都会粉身碎骨,但是现在所有一切已经准备停当,她怎么可能临阵退缩。

    太后点了点头,眼睛里露出欣赏的神情。她一直以为,这世上她就是最胆大的女子,哪知到会有个顾琅华让她另眼相看。

    太后伸出了手,琅华上前搀扶。

    “那就走吧,不管是龙潭虎穴,我们都要闯一闯。”

    ……

    永德殿。

    皇帝拿着木条小心翼翼地拼插着,眼前的大船渐渐地有了模样。

    旁边的内侍屏住呼吸,生怕自己喘气的动静惊扰了皇帝,直到皇帝将木条安插好,笑着看过来,“瞧一瞧怎么样?比裴卿的如何?”

    “裴大人的船好是好,就是少了些味道,不像皇上做的大船,一看就威风凛凛,上面带着天子的气势。”内侍一脸谄媚的笑容。

    皇帝一脚踢过去,“你个狗奴婢懂得些什么。”脸上却露出笑容来。

    “皇上,”小黄门进来禀告,“太后娘娘来了。”

    皇帝不禁一怔。

    母后已经有十几年没有踏足过这里了,今日突然到来一定是有什么原因。

    皇帝站起身迎了出去。

    太后身穿深青色礼衣,头戴钿钗,腰上挂着白玉双佩,这是宴见宾客的时候才会有的盛装打扮。

    先皇在世时太后喜欢这样装扮,看起来不失威严又光彩照人,先皇驾崩之后,太后仿佛就失去了精神,再也没有了这般光鲜的模样。

    今日皇帝看到这样的太后,依稀又回到了从前。

    内侍搬来软椅让太后坐下,太后抬起头打量起整个大殿来,“这里的摆设变了,但是大殿还是从前的模样,哀家记得先皇在世的时候,每到家宴都会来这里,因为先皇喜欢金桂,只要打开窗子就能闻到外面金桂的香气。”

    太后走到窗边,伸出手将窗子推开,“皇上还记不记得那年你从西北边关回来,先帝问了你什么话?”

    皇帝略微思量,然后低声道:“先皇问朕边关过年时家家户户都吃些什么,西夏那边还有没有流民跑到大齐来。”

    “朕当时将边关见过的所有吃食都说了一遍,也讲了庙市上的情形,先皇听了之后却什么也没说。”

    他以为自己说错了话,之后就小心翼翼喝着酒水在一旁赔笑。

    太后望着窗外目光深远,“先皇想听的不是西北都有什么奇怪的吃食,他是惦记着边关百姓的安危。”

    “连年战火,让边关百姓苦不堪言,先皇曾说过,如果两国能和谈换来安宁,他宁愿不顾及大齐的脸面与西夏人和谈,”太后转过头来,“可是这些年西夏出尔反尔,拿着我们的好处依旧不时饶边,烧杀抢掠无所不为。”

    皇帝微微皱起眉头。

    两国和谈是太后促成的,难不成现在她又反悔了?

    皇帝道:“母后的意思是……”

    太后冷冷一笑,“一味的让步只会让西夏人以为我们大齐好欺负,我们这些年做错了,不能一错再错下去,这次的和谈是个陷阱,西夏是要趁机出兵打我们个措手不及,我促成和谈是将计就计。”

    皇帝惊诧的表情浮现在脸上。

    太后身上散发出久居高位的人才有的威严,“我们要与东平里应外合攻打李常显,逼李常显退位,扶平昭皇帝的血脉登基,让东平成为西夏的摄政太后。”

    “我儿,现在是我们大齐该出兵的时候了,”太后目光庄重起来,“先帝不惜用亲生骨肉去换取失地,东平不惜在西夏煎熬一生,有多少人为了这一天付出惨烈的代价,他们到死也没有等到这一天的到来。”

    “而现在,这一切都握在皇帝手中。只要赢了这场仗,皇帝将名垂史册。”

    先皇留下的基石,让他一步登天。

    皇帝的心顿时热起来,如果太后说的这些都是事实,与其等着西夏人来攻城,不如主动出击。

    而他也将成为大齐第一位左右西夏政局的皇帝。

    不过在此之前,他需要弄清楚一件事。

    皇帝道:“母后如何得知西夏人准备攻打大齐?”

    太后没有说话,旁边的琅华慢慢跪下来,“几个月前,民女父亲让人通过皇城司送来一封密信,皇上可还记得?”

    …………………………

    我记得刚写要营救东平长公主的时候,哪位亲说,正确的做法是让东平做摄政太后,我当时看了浑身一凛,总感觉被人看了大纲似的哈哈。

    大家过年都很忙碌很辛苦,但是教主还是要碎碎念,请大家将手里的保底月票投给教主,谢谢大家。

    另外奉上一个月票小剧场(此剧场仅代表筹集月票委员会立场,不代表作者立场,哈哈):

    洞房花烛夜,裴杞堂搂住媚眼如丝的琅华,吮着她的耳珠低声道:教主亲妈说了,五十张月票我脱一件,八十张月票你脱一件。点清数目后裴杞堂邪魅一笑,顿时屋内红烛摇曳纱帘轻舞被浪翻滚(以下省略三千八百一十二字)

    今天就更一章,赶了一天车,实在太累了,明天开始恢复正常。

    预告一下,这个月会有一次爆更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