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二百四十五章 不屈

第二百四十五章 不屈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王成琰仔细地看过去,画上的人是商贾的打扮,三十多岁的年纪,表情十分的和蔼,有种很容易亲近的感觉。

    王成琰点了点头,“因为他提起了神臂弓,所以我有些印象,应该就是他没错。”

    裴杞堂脸上露出笑容。

    王成琰道:“下一步你准备要怎么做?”

    裴杞堂抬起眼睛,“放老鼠。”

    “什么?”王成琰一脸凝重,这个裴杞堂越说越离谱了。

    裴杞堂热情高炽,眼睛亮起来,“世伯没有听错,侄儿说那些死老鼠该派上用场了。”

    ……

    听说大齐的郎中来治疗瘟疫,城门口聚集了不少百姓。

    跟随东平长公主一起前来的官员不禁心惊。

    真的就像胡仲骨说的那样,瘟疫会突然传过来,然后就无法压制地蔓延下去。这样看来陛下的决策是对的,必须先要解决安庆的燃眉之急。

    城里有瘟疫是小事,最重要的是军粮,官员安置好了东平和胡仲骨,立即奔向存放军粮的粮仓。

    刚刚到了庾司,官员就睁大了眼睛,庾司外一堆堆的东西放在那里,皂吏正拿着火把准备放火。

    官员急忙赶过去,“你们这是在说什么?”

    皂吏脸色大变,脸色铁青地赶过来,“大人,不好了,粮仓里发现老鼠了。”

    发现老鼠有什么奇怪的。

    哪个粮仓里没有老鼠。

    “是死老鼠……”皂吏仿佛已经被吓得魂飞魄散,“大人,您……还是离这里远些的好,免得被传上疫病。”

    皂吏说完这话,一脸如丧考妣的表情,仿佛自己已经必死无疑。

    看着这些人的模样,官员忍不住向后退了两步,“到底是怎么回事?跟我说清楚。”

    “大人您还记得平昭一年的那场瘟疫吗?也是死了很多的老鼠,接着一城的百姓都发了疯,国师来念经也没有任何的用处,所有人都死了,没有留下一个活口。”

    官员当然记得那次的情形,那次瘟疫被详细地写在了地方志上。

    就是先有了死老鼠,然后百姓纷纷染病,用国师的话说,那些死老鼠是恶鬼,只要被恶鬼沾上就必死无疑。

    “夏州……夏州先有了死老鼠……然后是银州,现在到了安庆。”

    “烟,夏州飘来的烟,夏州那边已经在焚烧死人的尸身了……”

    烟有多大,证明疫病有多严重。

    官员只觉得“嗡”地一声,所有头发根根竖立起来。

    “大人,大齐那边打开城门要将银州那些百姓放进我们大夏来,”安庆县丞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您,快下令关闭城门吧,绝不能让他们进入……”

    官员吞咽一口,拉住了马缰绳,他见过那些患了瘟疫的人死状到底有多么的可怕,只要想到这个,他就腿脚发软,恨不得立即骑马离开。

    而他也确实这样做了。

    “我要将这里的情况禀告给陛下,”官员吩咐着,“你们……你们……都听平昭皇后的吩咐,一切都听平昭皇后的,平昭皇后带来的大齐郎中可以治好瘟疫。”

    但愿大齐郎中能够将瘟疫治好。

    “本官离开之后,城门立即紧闭,不要放百姓进城。”

    至于那些军粮,恐怕已经不能吃了,被死老鼠啃噬过的粮食,人吃了就会丧命,上一次瘟疫,多数人就是这样死的,他不能冒这个险。

    官员正思量着,一具尸体被人抬着走了过来,裹尸的草垫上仿佛还有殷红的血迹。官员不敢再逗留,扬起了手中的马鞭。

    他一路跑出了城,转头看向安庆的方向,滚滚浓烟飘荡在空中。

    安庆城的城门被关起来。

    县丞看着沉重的门栓放下,眼睛中立即蓄满了激动的泪水,他整理好身上的官服,立即前往东平的住处。

    进了屋子,安庆县丞立即跪在地上,“微臣叩见平昭皇后。”

    东平点了点头,搂住了身边的李默,“大人还记得先帝是如何殡天的吗?”

    安庆县丞立即道:“微臣不敢忘记,李常显弑君篡位,天地不容。”

    东平道:“佛祖保佑,先帝还有血脉留在人世,我们要将大夏的正统扶上皇位……我们就守着安庆城,与李常显那个乱臣贼子好好斗一斗。”

    东平眼睛愈发明亮,一字一字地道:“除非我死,不能屈从!”

    ……

    大齐慈宁宫里,徐谨莜在仔细地绣着百“福”镶边衣袖,这是她准备在太后做寿时呈给太后的礼物。

    何嬷嬷在一旁皱起眉头,“太后娘娘最近见您的时间是越来越少了。”

    徐谨莜停下了手,“那也没什么,太后心绪不宁想要多听听顾琅华讲经罢了,”说着顿了顿,“我不在乎这些,我只是想知道顾琅华都讲了什么故事给太后听。”

    “为什么太后会那么高兴。”

    一样的故事,怎么到了顾琅华嘴里就变得有意思起来。

    何嬷嬷不明白,“您知道那些有什么用?”

    “怎么没用,”徐谨莜微微笑着,“我还可以多学学,说不得哪一日就能派上用场。”

    “大小姐,”丫鬟快步走进屋,“太后娘娘要带着顾大小姐去皇上的永德殿,那边已经在更衣了。”

    自从庆王死后,太后就没有主动去见过皇上。

    这一次为什么会去永德殿,一定是有大事发生。

    徐谨莜记得太后说过,这辈子都不会再走进前朝大殿。永德殿虽说是皇上耍玩意儿的地方,也是前朝议事的场所。

    何嬷嬷道:“有没有让小姐过去侍奉?”

    丫鬟摇摇头,“没有,那边……连伺候的女官都很少,太后娘娘一直跟顾大小姐说话呢。”

    徐谨莜有种落入冰水中的感觉,寒气入心,让她打了个冷战,整颗心仿佛也被水裹住,很累很难过。

    自从顾琅华来了之后,她周围就冷清起来,往常这个时候她应该坐在太后身边做针线,阳光落在她的肩头,她就会觉得像是站在了树稍上。

    她本来不喜欢侍奉太后,过着胆战心惊的日子,是何嬷嬷开解她,帮助她,才让她渐渐尝到了陪伴太后的好处。

    现在……这一切都渐渐离她远去。

    …………………………

    今天没赶上12点前更新唉~

    不过过年期间我已经尽力了,回到家里会好一些。

    仍旧要跟大家求月票啊,求点月票好下锅,因为我们这个月一鼓作气冲到了十一名,还差几十票就到第十了,上个月在大家的帮助下《覆手》打榜成功,很多读者都来看书了,这个月我们加把力,仍旧让这本书挂在榜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