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二百四十四章 答应

第二百四十四章 答应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常显看向身边的侍卫,侍卫立即让开,然后两个小小的身影就走了过来。

    “母后。”

    一男一女两个孩子,穿着粗布麻衣走了过来,两个巴掌大的小脸上满是污垢。男孩子的皮肤晒得黝黑,女孩子的两只手上长着疮疤,看起来就是两个穷苦人家的孩子。

    东平惊诧地站起身,“你们怎么将先皇的孩子折磨成这个模样。”

    东平伸开手臂,两个孩子立即扑进了她的怀里。

    这是先皇曹贵妃的两个孩子。

    李常显篡位之后,身边的吕则想要害她的煜哥,是曹贵妃扑过去挡了一剑,曹贵妃临死前将这两个孩子托付于她,李常显却不肯答应,当着她的面将曹贵妃的孩子带走了。

    现在这两个孩子终于回到了她身边。

    李常显脸上露出笑容,一旦有了孩子,再刚强的女人都会变成母亲,“嫂嫂痛失爱子难免寂寞,朕就将曹贵妃的孩子送来陪嫂嫂,不过……嫂嫂要帮朕做些事才好。”

    东平小心翼翼地用绢子擦了擦李彤的手,好好的女孩子,手上长满了冻疮,哪有半点金枝玉叶的样子,“现在还疼不疼?”

    李彤小心翼翼地摇了摇头,“不疼,就是觉得痒,只要碰到水都会痒的更厉害,我不想去抓,但是忍不住。”

    “以后再也不会了,母后……母亲给你找最好的郎中来看,抹上药膏就能好起来。”

    李彤乖巧地点了点头,脸上仍有几分惊惧的神情,她下意识地躲在东平身后。

    东平抬起头来,“陛下让人准备水、衣服、饭食……一会儿我们母子要一起去听法师诵经。”

    李常显脸上露出笑容来,东平的意思是答应了。

    ……

    徐松元一直等到李常显离开之后才让人去通报,很快东平长公主身边的宫人将徐松元领进了门。

    徐松元打量着屋子,这几日显然已经被人打扫过,家具摆设也都焕然一新,酸枝木的桌案被擦的发亮,宫人搬上来两张太师椅,然后笑吟吟地请徐松元坐下。

    徐松元皱起眉头,旧屋,新家具放在一起是那么的不相称。

    西夏人是在打什么主意?

    在这时候来讨好长公主,莫不是长公主答应了要暂时留在西夏。

    徐松元听到脚步声响,转头看到了东平长公主,还有两个孩子跟在了东平身后。

    徐松元上前行礼。

    几个人坐下来,丫鬟立即摆上了糕点,坐在东平一旁的两个孩子看着点心默默吞咽了两口,立即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东平道:“这是先皇和曹贵妃生下的两个孩子,皇子叫李默,公主叫李彤,从前不在我这里,陛下让人送回来。”

    东平说着拉起李彤的手,“我答应陛下帮西夏平瘟疫,之后才回大齐。”

    那怎么行。

    徐松元站起身来,“长公主,这使不得啊,要知道两国邦交情况瞬息万变,不是我们能掌控的,既然现在西夏收了和谈书,我们就该早些启程,免得夜长梦多,长公主想要治疗瘟疫是善举,但是……可以用别的法子。”

    他急着来见长公主,是因为方才在院子里处置顾家人时,一个小小的驿丞竟然上前劝说他,如果连驿丞都能听懂汉语那还要那些那些学士做什么?显然西夏朝廷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东平叹了口气,“我心意已决,徐大人不必再劝说,”说着顿了顿,“我们即日就要启程去安庆。”

    “这两个孩子也跟我同去,”东平顿了顿,“徐大人如果不放心就去银州等我们,陛下答应,只要瘟疫平息了,就放我们归齐。”

    我们?

    徐松元的目光落在李默和李彤身上。

    ……

    裴杞堂听吴桐说着驿站里发生的一切。

    本来他想着与徐松元说清楚,里应外合来引李常显上当。

    可是裴杞堂想到徐松元的为人,虽然有几分的才学,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迂腐先生,与其跟他说个清楚,不如激起徐松元的怒气,果然徐松元闹着要将顾家人打发回大齐跟更简单些。

    只要徐松元摆出一副想要立即回齐的模样,西夏就不会怀疑,顾家是故意要留下来。

    西夏人也就不会知道,所谓的瘟疫根本没有那么严重,不过是他们在虚张声势。

    就算是徐松元日后知晓了真相也无所谓,反正裴家和徐家没有什么交情,徐松元身在中书省,他准备走武将的路子,一时半刻也不会与他对上。

    所以他也不必在意徐松元的心情。

    现在当务之急,一面要掌控战局,一面要打听到顾世衡的消息,顾世衡是琅华的亲生父亲,将来他能不能娶到琅华,顾世衡的意见十分关键。

    不过,琅华是怎么知道这时候边疆会有瘟疫的呢?

    光凭地方志和医书,从西夏使臣嘴中打探消息,就能判断出来吗?

    “你家公子呢?”淮南王王成琰的声音传来。

    裴杞堂还没迎出门,王成琰就大步进了屋,然后劈头盖脸地道:“你小子到底在搞什么鬼?将银州、夏州闹得人心惶惶,你躲在这里看热闹。”

    裴杞堂笑着道:“世伯安心,侄儿哪里敢开这种玩笑,传出去可是要被论罪的。”

    裴钱轻手轻脚地关上了门,王成琰目光炯炯,低声道:“你有什么证据不成?”

    裴杞堂摇了摇头,“世伯也知道李常显骁勇善战,不应该会轻易和谈,万一西夏真的假借和谈之名趁机攻打大齐,世伯又没有准备,吃了败仗,淮南王府一世英名被毁……”

    打仗就是这样,胜败一线之间,再说裴杞堂说的那些铁鹞子、神臂弓,他也有所耳闻,只不过他认为铁鹞子就是用锁链拴在一起的战马,所谓的神臂弓也只是力道稍强的弩而已。

    王成琰道:“一年前有一个草药商人来拜访我,告诉我铁鹞子的事,我当时没有在意,第二日想找他好好谈谈,他人却不见了。”

    裴杞堂眼睛亮起来,“那商人有没有说他要去哪里?”

    王成琰道:“那时候皇城司的人在边疆四处打听消息,我只顾得去应付皇城司,并没有多问。”

    那个草药商人很有可能就是顾世衡。

    顾世衡为了躲避皇城司才会匆匆离开。

    裴杞堂从木盒里拿出一张画像在王成琰面前慢慢展开,“世伯辨认一下,您见过的那个草药商人是不是他?”

    ……………………

    明天就准备回家了,这个年眨眼就过去了,所以多陪着长辈说了会儿话,更新就晚了。

    不过我想也是值得的,毕竟相聚的日子是最难得的。

    今天是初五财神爷的生日,钱财一切随缘,最重要的是家中长辈健康平安。

    另外:今天是2月1日,请大家将手里保底月票投给教主吧~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