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二百三十六章 心疼

第二百三十六章 心疼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大齐,宁王是最和善的皇亲贵胄。

    痴傻对普通人来说或许是灾难,放在他身上就成了福气,让他躲过了惠王、庆王谋反案,是皇上唯一一个活下来的亲兄弟。

    琅华和裴杞堂进了屋将慈宁宫发生的事说了。

    在那种情况下,她是不可能拒绝宁王赏赐的。

    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宁王要对她那么好,宁王妃送来那么多礼物,宁王还将贴身玉佩送给她,如果这一切发生在心性正常的人身上,那么琅华会认为宁王在故意结交她。

    她不过就是个小姑娘而已,就算在太后面前办了事,也不至于会引起庆王的青睐。

    琅华抬起眼睛问裴杞堂,“宁王一直都是这样吗?”

    裴杞堂对宁王有些印象,“我小时候,宁王来过庆王府,只不过我被养在外面,我父王不想让旁人知晓我的存在,我也就没上过家宴,只是远远地见过宁王一眼,当时宁王正跟我父王说话,我父王还伸手摸了摸宁王的头。”

    “父王最喜欢的就是宁王,每年总是要给宁王府送去礼物,也没有什么贵重的,只是小孩子喜欢玩的鲁班锁、九连环,宁王虽然看起来痴痴傻傻,却在这上面很擅长,就连翰林院的人也比不过他。”

    这一点琅华有所耳闻,宁王小时候十分聪颖,很得先皇喜欢,后来被人在饮食里下了毒,命虽然救了回来,却从此变得痴痴傻傻。

    直到现在心性也停留在小时候。

    裴杞堂望着琅华腰间的玉佩,“这云纹玉璧是先皇送给几个嫡子的,我父王本来也有一块,现在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裴杞堂眉眼中有一丝的落寞和阴霾,眼睛不再像往日那般璀璨夺目,抬起脸来微微一笑,隐藏着他心底的伤口。

    琅华被这种笑容刺痛了,她打断裴杞堂的思绪,“不是说好了只是借着葛大人的事,逼着太子收手吗?怎么却和侍卫打了起来,葛大人到底说了些什么话?”

    裴杞堂眼前浮起葛大人颇有深意的目光,葛大人说:“裴四公子不会跟韩将军一样,都要维护一个小姑娘吧?”

    他一下子被激起了怒气,伸手就将葛大人提了起来。

    沈昌吉还没死,这些人就巴巴地送上门来。

    “没事,”裴杞堂微微一笑,“我只是觉得反正已经要闹起来,不如就直接捅上天,免得要多费口舌。”

    裴杞堂这个人就是唯恐天下不乱。

    “有没有伤到哪里?”琅华心里生气,仍旧担忧裴杞堂身上的伤。

    裴杞堂被问得一愣,立即就皱起眉头,“我终究比不上五个人合围,想一想只好快攻快胜才能占得先机。”

    “所以,”裴杞堂捂住了肩膀,“被他们踢到了肩膀。”

    琅华吩咐阿莫去拿药,上前握住裴杞堂的胳膊活动起来,裴杞堂脸上露出疼痛的神情,却兴高采烈地跟琅华说着,“皇上给了我五百精兵去西北,这样我们就多了胜算。”

    说到领兵,他的眼睛又亮起来,这个人就应该长到战场上。

    琅华趁着裴杞堂不注意,将做好的腰封给他束上,抽紧了腰上的带子,裴杞堂不由地吸了一口凉气,眼睛里仿佛要溢出水来,“太紧了些,能不能松一松,我喘不过气。”

    琅华将绳子在手指上卷了卷,方才还以一敌五的人,怎么到了她手里就变得这般娇气,她才用了多大的力道,怎么可能会勒得太紧。

    “你以为是穿衣服,不紧哪里有效用。”

    琅华不理会他继续忙碌着,半晌也没有再听到裴杞堂的声音,难不成是真的太紧了,她心中一急抬起头来,才发现裴杞堂怔怔地望着她。

    那种如水般的目光像是缠绕上来的丝线,让她心里发慌,手一松顿时前功尽弃,腰封也就掉落下来。

    裴杞堂最近特别喜欢这样看着她。

    “你不想戴就算了。”

    “别,”裴杞堂忙道,“那怎么行,万一被伤到了,可就真的要丢了性命。”说着将地上的腰封捡起来,规规矩矩地放在了腰上,死皮赖脸地跟过来,请琅华继续系带子,“沈昌吉告你们顾家从前就与庆王有往来。”

    琅华停下手,仔细地看着裴杞堂,所以他今天才会情绪低落。

    顾家是不是庆王余党不要紧,皇上旧事重提就等于让裴杞堂又经历了一次痛苦。

    琅华道:“你呢?皇上有没有猜疑你?”

    裴杞堂心中顿时一喜,琅华终究还是牵挂他的吧!

    裴杞堂道:“他说庆王党都该死,却将五百精兵交到了手中,让我凡事都要向他禀告。”

    “他不知道,我就是最大的庆王党。”大殿上,听着皇帝说那些话,他忍着起身杀死皇帝的冲动,摆出一副忠心耿耿的模样。

    但是总有一日皇帝会知道他的身份。

    到那时,皇帝一定悔不当初,不该相信他。

    “琅华,”裴杞堂低声道,“如果世叔没有死,我一定将他救回来。”当年父王死的时候他无能为力,但是他知道那种痛楚。

    庆王府是不可能再团聚了,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见到父王,但是琅华还有这个机会。

    顾世衡若是能回来,就能护着琅华,整个顾家也会不一样。

    “大小姐。”胡仲骨的声音传来。

    阿莫忙上前打帘让胡仲骨走进屋子。

    见到裴杞堂,胡仲骨不禁脸上一红,“裴四公子也在啊。”

    自从上次喝醉酒之后,这是胡仲骨第一次见到裴四。

    琅华还不知道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两个人也都绝口不提。

    胡仲骨接着道:“荣国公怕是不行了,我看着也就是这两天的事。”

    琅华不禁惊讶,“怎么会这样快。”

    按照胡先生和她的推算,荣国公至少也能再熬一两个月。

    胡仲骨摇摇头,“听荣国公夫人说,荣国公这些日子没有服药,或许是已经看透了。”

    现在这种地步郎中已经帮不上忙。

    琅华吩咐阿莫,“去跟祖母说一声,给我准备一身素衣,等到荣国公府传出消息,我就过去。”

    现在只希望荣国公走得安详些。

    “我和你一起过去,”裴杞堂站起身,“我跟荣国公有过约定,在他临终之前一定会去跟他说两句话。”

    ……

    荣国公府。

    荣国公笑着看镜子里的自己,然后转头看向荣国公夫人,“瞧我现在这个样子怎么样?除了脸色黄一些,是不是还没有老得很难看?”

    “没有,”荣国公夫人强忍着泪水,“国公爷还年轻着呢。”

    就是这样才让人难过,一个年纪轻轻的人这样就要走了。

    “唉,”荣国公叹了口气,“几十年一转眼就过去了,我这两日常常梦见小时候的事,你那时候父亲、母亲都在,我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孩童,只知道玩闹并不知道长辈护着我们的心思。”

    “长大后才知道,想要将这个家撑起来有多难,”荣国公说着温和地笑起来,“你别怨恨我,我是太累了,身上累,心也觉得累,我死之后韩家就会不一样。因为我从来没让二弟与太后身边的人交往,皇上将来会用他的,他也会妥善照顾你……”

    荣国公夫人点了点头,“我知道,国公爷不用担心,我都明白。”

    “还有一件事我没有办好,”荣国公点点头,“让她来吧,我会给她一个去处,免得她娘家不依不饶,她也拿不定主意。”

    …………

    今天第一章奉上。

    大年初一去拜年了,回来立即就码字,还是晚了。

    觉得自己好辛苦,家里人都在玩,我还在码字,但是不码字我又会觉得浑身不自在。每天码完字是最舒坦的时候。

    最后两天了,第十一名月票涨的很快,追的很厉害。

    请大家帮忙多投票,帮我撑过去,谢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