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二百二十九章 酷刑

第二百二十九章 酷刑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个丫头能害太子?

    徐正元忍不住想要去拍拍那人的肩膀,那是不可能的事。

    这一切都已经成了定局,如果西夏人想要闹的话,枢铭死的时候就已经开战了。

    “时机,”那人伸手打开了笼子,“有的时候,是要等待时机的。”金国和大辽的战争刚刚出现了曙光,是要大齐军队到了西京,大辽就会一溃千里,坐收渔利的是金国人,深入敌腹的可能就是太子。

    徐正元看着那人的动作顿时急起来,“那可是我用十个金叶子换来的鸟儿,你可别让它跑了。”

    那人却望着鸟儿失笑,“你别看它精贵,它却连跑也不敢跑。”

    笼子里的鸟儿果然乖乖地待在枯木之上,没有半点要飞出来的意思。

    那人道:“在笼子里养尊处优惯了,就会以为自己的日子很舒坦,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模样。”

    徐正元还想说话,那人挥了挥手,“你快回去吧,别被人发现了。”

    徐正元离开了酒楼,外面的管家才进了门,“老爷,那边有了许氏的消息,我们如果再不伸手,这次恐怕她就会被人捉到。”

    那人并不在意,“那就让她被捉到吧,现在弄成这个样子,她还能去哪里呢?做了那么多的蠢事和坏事,这就该是她的归宿。”

    管事接着道:“那个顾大小姐呢?要不然让人去打听打听。”

    “不用了,”那人打开面前的书看,“有些事不用去问,只要看看就能明白。”

    聪明人不会像傻子一样四处乱撞。

    他自然有他的玩法。

    ……

    沈昌吉眼看着自己的肉被一片一片摆在桌子上,他的汗已经顺着额头淌下来。

    他只是能忍痛,并不是感觉不到疼痛。

    沈昌吉苦苦地忍耐着,他要等到那个藏在黑暗里的人看的舒服了,他才有机会说话,现在他要养足了精神,留着最后的力气为自己一搏。

    血粼粼的腿,上面的肉被片多了,就露出了骨头。

    沈昌吉像拿刀的人露出一个笑容,阴森森的看着十分恐怖。

    跟他学了这么多年,刀法不过还是如此。

    “慢慢来,”沈昌吉极力控制着声音,让它听起来还像往常一样,“血流多了,人就死了,刀要拿稳,顺着骨头的走向慢慢地划,再伸手去撕……”

    一片血粼粼的肉被扯下来。

    鲜血顿时喷溅了那人一脸,将他张开的嘴也染红了。

    血流的太多,证明手法还不够娴熟。

    “蠢货。”沈昌吉骂过去,那人手里的刀顿时掉在地上。

    “跟着沈大人学了那么久,都学到了些什么?”

    皇帝的声音传来。

    沈昌吉抬起头看过去。

    穿着常服的皇帝,像一个没有吃饱的孩子,带着满眼的烦躁和戾气,走到了沈昌吉面前,“朕将皇城司交给你,你都做了些什么?在杭州假公济私丢了枢铭,回到京城四处散布谣言中伤韩璋。”

    “你到底在为谁卖命?”

    “皇上,”沈昌吉努力地抬起了头,“微臣对皇上忠心耿耿。”

    “事到如今还敢骗朕,”皇帝冷笑道,“朕已经从你家里搜到了八真道人的‘青山图’,朕查清楚了,送画来的笔墨铺子,是太后的产业。”

    太后?

    竟然是太后。

    沈昌吉没想到太后冒着太子的名义给他送“青山图”。

    他已经算计好,如果朝廷查出太子送他的礼物,他可以狡辩称太子是想要让他在皇上面前多说些好话,太子也不会揭穿他的谎言。

    可这是太后送的。

    太后和皇帝斗了这么多年,表面上是母子,背地里已经是水火不容,他是皇上的狗,敢与太后有任何关系,就是死路一条。

    现在,他已经走到了死路上。

    “微臣是被冤枉的。”沈昌吉眼睛里都是殷切的神情。

    皇帝道:“你当朕是个傻子?从镇江到京城,你都是被人算计?你好好跟朕说说,是谁算计你?”

    “太后。”沈昌吉感觉到鲜血慢慢地在腿上结痂,撕裂般的疼痛愈来愈重,这两日接受审问时留下的伤已经开始溃烂,他不想呼吸,不想说话,因为稍稍的动弹都会让疼痛加剧,他都可能会难以忍受地大喊大叫起来。

    他不能变成那样,因为他知道审问人的心里,只要犯人流露出一点点的脆弱,这游戏将变得不再好玩,皇帝也就会对他失去兴致。

    “皇上,这一定都是太后安排的,这里面有蹊跷,”沈昌吉咬紧牙关,“微臣死不足惜,皇上……您……千万不能上了太后的当……这都是……太后……的手段,太后想要除掉微臣……才会这样安排。”

    皇帝扬起了头,“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皇帝挥了挥手,四个侍卫立即拖了两个血粼粼的人上来。

    沈昌吉已经认出来,这是他身边的两个都知,跟着他去了杭州又回到京城,现在已经被打的皮开肉绽,其中一个的肚子被豁开,血粼粼的肠子就掉在地上,侍卫走过去抬脚将肠子踩在脚下,不停地碾动,那都知就像是一条离了水的鱼眼睛和嘴巴大大地张开,整个人不停地抖动挣扎,哀嚎声顿时响彻整个大牢。

    “沈卿不是说过,人只有在生不如死的时候才会说真话,现在他们都招认了,说是你让人败坏韩璋的名声,朕怕他们说谎话,特意问了镇江发生的所有事,跟那些传言所说一般无二,沈卿,你说这是太后陷害你,那么他们就是太后的人了?”

    两个都知眼睛里流露出恳切的神情。

    如果沈昌吉说他们是太后的人,那么他们一定会受尽苦痛才会死。

    他们在皇城司里见过活活被折磨了两年才死的人,他们不想落得这样的下场。

    如果诬陷两个都知就可以逃脱,沈昌吉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点头。

    可他知道,皇上是不会相信的。

    他身边的人被太后驱使,他也不能推脱干系。

    他已经是必死无疑。

    万念俱灰的感觉充斥了他整个身体,所有一切仿佛都已经离他而去,他脑海里忽然想起了那个从崖上跳落的赵翎。

    如此的干脆,如此的骄傲。

    而他没有了那个机会,他会像是只蝼蚁被皇帝玩腻之后才会咽下最后一口气。

    他为皇帝鞠躬尽瘁,却落得这样的下场。

    不,他不服,他不能就这样死了,他要活下来。

    巨大的恨意,让沈昌吉从死亡的深渊中挣脱出来,“皇上,微臣不是为了韩将军,微臣是要对付顾琅华。”

    “韩璋……处处……维护顾琅华,微臣才想出这个法子……哪知道顾琅华联手太后来陷害微臣……皇上您一定要信微臣的话。”

    ……………………

    今天第二章奉上。

    感谢大家的投票,每天最高兴的时候就是看月票蹭蹭蹭地往上涨,太开心了。

    感谢牛凤年送来的和氏璧,感谢亲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