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和离

第二百二十二章 和离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荣国公夫人想了半天,“国公爷的意思是裴四公子喜欢顾大小姐?”

    荣国公点点头。

    荣国公夫人啼笑皆非,“国公爷是从哪里看出来的?那个裴四公子不是才来说了两句话,您就这样下了结论。”

    荣国公微微一笑,人将死的时候,好多事反而都看明白了。富贵繁华什么都不重要,他不希望二弟孤单一辈子,就算是马革裹尸,死的时候也要有些牵挂,也会像他一样,只要想起妻子,就心里暖暖的。

    荣国公夫人叹口气,“你这辈子已经为这个家,为二叔做了太多事,有些时候你要懂得放手。”

    “如果二叔真的喜欢顾大小姐,一定会想方设法将她留在身边,”荣国公夫人低声道,“方才二叔已经让人去了顾家送信,又去族里将长辈请来,我看在这件事上二叔已经有了决心。”

    荣国公半晌叹了口气,“这个傻孩子,就是这么的耿直,早晚是要吃亏的。”

    ……

    韩璋在书房里坐了一会儿,信步走到院子里。

    天已经黑下来,屋子里点燃的油灯发出温和的光。

    下人看到韩璋立即走过来,“奴婢这就去向国公爷禀告。”

    韩璋这才回过神,原来他走到了哥哥这里,“嫂子在吗?”

    下人忙回道:“大夫人在呢……”

    那就不打扰他们了,哥哥病重,嫂子一刻也不想离开他身边,最后这些时间应该都留给他们夫妻两个。

    “不用通禀了,我去书房。”

    原来偌大的府邸,他能去的也只有书房而已。

    韩璋走进书房坐下来,桌子上放着一碗核桃仁,是他方才看舆图的时候,顺手剥好的。琅华喜欢吃核桃,他在镇江时常剥给她吃,一来二去倒养成了习惯,只要身边有核桃,他就忍不住去捏碎了,将桃仁挑出来。

    在镇江遇见琅华,他忍不住想要照顾她,没想到今时今日会被人曲解这份心思。

    哥哥问他,如果琅华长大了,他心里会怎么想。

    他没想那么多,他做哥哥有什么不好,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照顾他。如果两家真的换了帖子,定了兄妹的名分,从今往后也就没有人会再诟病她。

    这样就已经很好了。

    韩璋吃过饭,走向芸娘的院子,院子里的丫鬟跪成一排,芸娘的声音从屋子里传来,“都是些没用的东西,我那只镶着祖母绿的镯子到底哪里去了?那是我从娘家带过来的,你们没见到,它还能自己长腿跑了不成?今天不查个清楚,我就将你们都卖给人伢子,贼窝,这里就是个贼窝……”

    韩璋听得这话不由地皱起眉头。

    芸娘只要一生气就会不管不顾,什么话都骂的出来。

    从前哥哥还劝他,芸娘也不错,好好哄哄也就好了。但是谁也不能长年累月地去哄一个女人,一个从来不会关心别人的女人。

    韩璋心中生出一股腻烦的情绪,他大步迈进屋子。

    芸娘正在骂下人,看到韩璋来了,不由地有些怔愣,但是很快脸上就多添了愤恨的神情,怒气冲冲地坐在了床边,扭过脸去。

    屋子里的下人上前给韩璋行礼。

    芸娘却紧紧地抿着嘴,一副不准备与韩璋说什么话的模样。

    “芸娘,”韩璋平静地道,“将你的嫁妆单子拿出来吧!这些年少了的,我们韩家补给你……”

    芸娘听得这话诧异地转过脸来,半晌才明白这话的含义,“你……你说什么?”

    韩璋态度很温和,“我说,我们和离吧,本朝和离之后女子还能再嫁,而且我们从来没有同房过,你也算是完璧之身,将来找个你喜欢的人嫁了,免得在韩家熬着。”

    芸娘的手抖起来。

    她没想过韩璋会跟她和离。

    勋贵之家不是很在意名声吗?他在这时候提出和离,就不怕被人议论?

    韩璋道:“你嫁过来时,我交给你的两个庄子,你也一并带走吧!这些年我不在家中,总是对你照顾不周,方才虽然你说错了话,我也不该动手打你,”说着站起身,向芸娘一揖,“算是韩璋对不住你了。”

    没有吵闹,也没有厌弃,更不再指责,因为已经不再是一家人。

    芸娘望着韩璋,她曾想过和离,可是没想过这件事就发生在眼前。

    这么容易,这么简单。

    不可能,芸娘不敢相信,韩璋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他怎么会要跟她和离,就他那样的武夫,有什么权利说出这种话。

    “你站住,”芸娘大声道,“你随随便便一说,就要将我撵出韩家?凭什么?我是你明媒正娶的正妻。”

    “不过用两个庄子就将我打发了,你把我当成什么?”芸娘说到这里恍然大悟,“怪不得你不肯将顾琅华抬进门,你……你是要休了我,再娶她,我说的对不对。”

    韩璋没有呵斥芸娘,脸色变得更加冷漠,“你非要闹得两家人都抬不起头来才肯罢休?我不会娶顾琅华,因为我将她当做妹妹,之所以会有这样的传言,是因为沈昌吉要陷害我。明日族中长辈就会过来主持大局,定下我们兄妹的名分,你我和离的事也一同交由长辈吧!”

    芸娘慌张起来,她已经不知道心里到底是什么滋味儿,“韩璋,你……说清楚……我没有犯七出,我好端端的,你凭什么休了我,我……”

    “我没有休你,你也没有犯七出,”韩璋目光微沉,“因为你根本就没有将自己当做是我韩璋的妻子,这些年在家中,你可做过一件韩二夫人该做的事?你对我不过就是厌恶而已。”

    韩璋说完话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屋子。

    芸娘只觉得周身冰冷,忍不住打了个寒噤,身边的管事妈妈已经道:“夫人,您快去跟将军说说好话,千万不要和离啊,您现在好歹是外命妇,真的和离了……您可就是大归的姑奶奶,会被娘家人瞧不起的……”

    会这样吗?

    芸娘愣在那里,“他是故意的,他弄出这些事来就是要将我撵出韩璋,凭什么,我就是不走,我不能走,我要跟他闹到底我,我不会让他得逞,我要去慈宁宫禀告太后,我要去请宁王妃来为我做主,我要去找国公爷……我就不信所有人都会看着他这样欺负我。”

    ……………………

    今天第一章奉上。

    有点晚,因为去祭祖了。

    月票这几天涨的一直都很好,请大家继续投给教主吧~我们已经十四名了,还差四名就能进前十了,想想就好开心啊~

    求票小剧场又来了:

    一个深夜,裴杞堂溜到顾家,装模作样谈完事后借着肚饿,从小厨房闹来了一碗粥。

    看着半碗清粥,裴杞堂凑到琅华面前,目光深遂含着淡淡笑意:不如让她们再送点月票给我下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