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二百二十章 闹腾

第二百二十章 闹腾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什么样的男人会动手打一个女人?

    芸娘的眼泪仿佛一下子都涌出来,柔弱的身子瑟瑟发抖。

    她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她娘家大伯曾是工部尚书,他们家也是满门显贵,韩家表面上是勋贵,其实早就是个空架子,过年过节来来往往的人,还没有她娘家那边的多,人丁也不如她娘家兴旺。

    当年她和韩璋成亲,如果没有大伯上下打点,韩家哪里会那么风光。

    韩家应该感谢她嫁过来才是。

    要钱钱没有,要地位地位没有的韩璋凭什么来打她。

    她是瞎了眼睛才嫁给这样一个武夫。

    “你凭什么打我?”芸娘狠狠地看着韩璋,“我做错了什么你来打我?你在外面不干不净,竟然还回来教训我,你好歹也是勋贵家的子弟,却没有半点的礼数。当年可是你来求着我们家结亲,现在我父亲致仕了,你是不是就觉得我娘家没有了用处,才对我百般欺凌。”

    韩璋也没想到他就掴了芸娘一巴掌。

    但是他不后悔。

    芸娘从进门说的那些话足以换来一顿教训。

    居然不能下人通禀就闯进门来,这里可是大哥的卧室,一个书香门第家出来的女子,竟然会这样不知礼数。

    她闯进来,就急着说他与琅华的事,摆出一副向大哥告状的模样,分明就认定了他和琅华之间有私情。

    问都没有问他一句,就下这样的结论,甚至将家里都收拾好了,就差将琅华抬进韩家,如果这样的事传出去,琅华要怎么做人?

    想要换取别的的尊重,首先要尊重别人。

    想要别人爱护她,她就要为别人着想。

    韩璋冷冷地道:“我早就已经跟大哥说过,要将顾琅华认作妹妹,你以为我会对一个十岁的女孩子做出什么事?外面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你就没有想过,那些是故意陷害我的话?我们夫妻这么多年,我可做出过那些龌龊的事?”

    “你是没有动手打我,但是你做的事已经将整个韩家和顾家置于火上烤。你不是在帮助韩家渡过难关,”韩璋凝望着芸娘,“你是怕被韩家连累,我把你娶进了韩家,你的心却始终没有和韩家站在一起,如果你再说出方才那种话,我还会打你。”

    芸娘冷笑,她就没有见过犯了错还大义凛然为自己狡辩的人。韩璋以为他还是那个威风凛凛掌管整个岭北的将军吗?

    这里是韩家,不是他的战场,她也不是他的奴隶。

    “我要回娘家。”芸娘眼睛中满是愤怒和委屈。

    她要回娘家去,看韩璋该怎么办,看韩家要怎么处置这件事,父兄一定会给她做主,她要让韩家人知道,她,赵芸娘不是好欺负的。

    “胡闹,”荣国公撑起虚弱的身体,“你这时候回娘家,外面人会怎么看我们韩家?一定又会有流言蛮语传起来。”芸娘这样气冲冲的回家,不知道会和娘家人说出什么话。

    芸娘翘起了嘴巴,现在知道害怕已经晚了,如果韩璋再敢欺负她,她就说韩璋将她休了迎娶那个姓顾的贱人。

    不好好的护着她,大不了一拍两散。

    本来她就看不上韩璋这个武夫。

    她宁愿绞了头发做姑子,也不愿意跟韩璋谁在一个床上。

    想想她就觉得恶心。

    芸娘将手从脸颊上拿下来,“将军打我之前就应该想到这些,将军每次从岭北回来不是惹下一堆的麻烦,外面的人问起我,我还说将军只是不善言谈,为将军遮掩……原来在将军心中,我什么都没有做……”

    芸娘说完话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

    “我不该……让她……进门,”荣国公叹口气,“我……那时还以为……她年纪小,长大之后就……明白了,才帮你说了这门亲……哪知道会是这个样子。”

    韩璋眉头微微蹙起,“她要的是富贵繁华吧,我们家是注定给不了她这些。兄长你不用想那么多,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处置。”

    荣国公夫人听了消息走进屋。

    “芸娘,那边……要不然……二叔你去哄哄她……让她先稳下来……”

    “我不会去,”韩璋道,“志不同道不合,我也不想再跟她浪费口舌,她一定要回家就让她回去……现在韩家也容不下她了。”

    荣国公夫人倒吸一口凉气,“二叔你的意思是?”

    韩璋道:“她是认准了我们韩家会从此没落,既然如此,不如早点放她大归,这样绑在一起谁都痛苦。”

    荣国公夫人转头看了一眼荣国公,荣国公只是点了点头,她立即就明白了其中的含义,立即上前道:“我先去看看吧,二叔先在这里……”说着顿了顿,“那位宾客来了,等在东院的书房里,一会儿你们兄弟总要一起待客的。”

    韩璋看向荣国公,“大哥怎么想起来要见他?我们韩家与裴家也没什么交情,裴家怎么会帮忙?这个裴杞堂是想要借着和谈的事,立个军功正正当当入仕吧!”

    荣国公摇了摇头,“外面都说你只是个武将,实在是小瞧了你。裴家一直得皇上信任,结交他们家也没什么坏处,不如你就听听裴杞堂怎么说……”

    韩璋目光冷峭起来。那个裴杞堂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在杭州弄出那么大的动静,连沈昌吉都圈了进去,他却能全身而退。跟着裴思通来到京城,很快就引起了皇上的注意。

    无事不登三宝殿。

    裴杞堂在这时候来韩家,一定是心里有了算计。

    韩璋道:“那就让他过来,听听他到底想要做什么。”

    裴杞堂被韩家下人领进了门。

    见到裴杞堂的模样,韩璋有些惊讶,这就是他今日进宫遇到的那个人。

    裴杞堂上前行了礼,就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如果这是往常,韩璋一定不会说话,现在却怕荣国公待客辛苦,于是张开嘴,“裴四公子突然登门,是为了什么事?”

    裴杞堂缓缓地道:“我想请韩将军帮忙,写一封手书,给岭北的两个骑兵副将,让他们在关键时刻受我驱使。”

    听到这话,韩璋立即站起身,刀刃般锋利的目光从眼睛中冒出来,“你说什么?”

    这人好大的胆子,来直接跟他要韩家骑兵的指挥权。

    ………………

    今天第一章奉上。

    感谢兄弟姐妹们的支持,咱们十五名了~

    为了拉票,下面是小剧场时间:

    韩璋从边关回来了,芸娘看着他污浊的衣衫粗放的言谈,不禁再次悲从心来:如果当初我的嫁妆里能多些**月票**只怕能嫁得好一些,我的命好苦啊……

    感谢我家蝎子男盆友的竭力支持,想出这么好的小剧场。

    大家都来投月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