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二百一十九章 惩罚

第二百一十九章 惩罚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左承恩。”沈昌吉无论再怎么叫,旁边的左承恩都充耳不闻。

    从前围在沈昌吉身边的皇城司,现在纷纷对沈家人动起手来。

    在沈昌吉的培养下,皇城司就像是一把冷血无情的利刃,管他是王孙贵族,达官显贵,只要犯了错,落入皇城司的手里,就是一个“惨”字。

    现在这一切却用在沈昌吉自己身上。

    沈昌吉想要说话,嘴里却被塞了麻丸,紧接着他就听到自己肩膀上传来清脆的声音,剧烈的疼痛顿时传来,他两条手臂已经被人拽脱了位。

    这也是他定下的规矩。

    他就是让犯人知道,只要落在了皇城司手中,从此之后就是无边的痛苦。

    惠王同党,庆王同党,都受过这样的苦痛。

    这只是一个开始。

    皇城司会将每个犯人折磨的失去尊严,让他们生不如死。

    恐怕现在这些手段都会用在他身上。

    因为此时此刻他就是皇城司的阶下囚,而皇上最喜欢看的也正是让人痛不欲生的这一套。

    沈昌吉他瞪圆了眼睛,眦睚欲裂,血泪沿着眼角淌下来,看起来如同地狱中的恶鬼。

    是谁害他。

    韩家,还是顾家,或者是太后和皇帝。

    如果他活下来,只要他能活下来,他定然要报此仇,他一定会报仇。

    沈昌吉刚想到这里,只觉得脖子上一凉,紧接着是薄皮拔骨般的疼痛,一只铁钩已经从他的后颈穿了进去,穿进他的皮肤中,然后扯着他的头将他提了起来。

    巨大的疼痛让他浑身颤抖,他看到了眼前一张张面孔。

    那些人眼睛里满是疯狂的血光。

    嘴角上是一抹狰狞的笑容,仿佛在说:沈大人,你也有今日。

    沈昌吉不停地挣扎着,却已经是徒劳,他像一条死鱼般被人拖了出去。

    ……

    荣国公被韩家下人抬上了床。

    望着荣国公衰弱的模样,荣国公夫人忍不住掉了眼泪。

    韩璋皱起眉头,“大哥,你这样做,让嫂子怎么办?我们不是说好了外面的事让我处置,你就安心在家中养病。”

    荣国公睁开眼睛向妻子露出歉意的笑容,“辛苦你了,都是为了我。”

    荣国公夫人哽咽出声,她怕荣国公看着难过,立即转过头遮掩,“我……我……去给国公爷熬药,你们兄弟……先说话。”

    荣国公夫人几乎逃出了门。

    荣国公不禁叹了口气,“我对不起她,这些年她在家中又要照顾我又要管家,早知道我会有今日,那年无论如何也不能娶她进门。她没有嫁给我,肯定会过的更好。”

    “大哥别这样说,”韩璋坐下来,“您真心疼嫂子,就该好好养病,胡先生也说了,如果能熬到明年春天,这病说不得就会有起色。”

    荣国公笑起来,“好,我都听你的。”

    韩璋侍奉荣国公吃了药,才又坐下来,“大哥为什么要将那块玉牌打碎,那是先皇的赏赐,算得上是韩家最珍贵的物件儿……”

    荣国公满不在意,“就因为韩家是太后和先帝提拔的……皇上才会处处提防我们韩家,现在玉牌打碎了,韩家被打回了原点,这份芥蒂也就不复存在了,等到皇上再次启用你,你就是皇上的人。”

    “那个顾大小姐真是个聪明人。”荣国公说起这个眼睛发亮。在别人还没有想清楚的时候,她已经着手在布置,这样的人如果能留在韩家,他就会安心许多。

    荣国公心思忽然一动,或许真的应该将顾琅华留在韩家。

    韩璋不知道荣国公的心思,“琅华八岁时就要帮着顾老太太管家,如果没有她,顾家此时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本来我认了她做妹妹应该照顾她,却反而让她受了委屈。”

    荣国公有些意外,他这个一心都扑在战场上的二弟,也会有这样温和、细腻的时候。

    “二弟,”荣国公突然道,“如果顾琅华年纪大一些,比如,她现在十五岁,你还会不会认她做妹妹?”

    韩璋被问得一怔,“这跟年纪有什么关系?”

    荣国公不禁摇了摇头,二弟虽然成了亲,可是对男女之情还是一知半解,竟然不明白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荣国公正想要仔细解释,门口却传来管事妈妈的声音。

    “二夫人您来了,奴婢去向国公爷禀告。”

    管事妈妈还没有进屋,芸娘已经如一阵风似的走进内室,看到荣国公和韩璋都在,她微微张开了嘴,径直道:“国公爷,将军……你们都回来了……宫里那边怎么样了?皇上有没有怪罪下来?”

    韩璋摇了摇头,“没有。”

    芸娘松了口气,“是不是太后为将军求了情?我从慈宁宫出来的时候,太后说了,只要将军不去管和谈的事,她自然会想方设法处置好。”

    韩璋听得这话就皱起眉头来,“你去了慈宁宫?”

    芸娘向后退了两步,韩璋听到这话竟然不是一脸的感激,而是这种凶神恶煞的模样,生像是她做错了什么事。

    芸娘心中油然生出股的怨气,他还有什么不满意?她会去慈宁宫,还不是因为他惹出了祸事,她为了韩家操心、奔波,他却黑着脸摆出一副凶狠的模样,她想到这里不禁向床上的荣国公求助,“国公爷……您看看,将军就是这个样子,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说着她哽咽起来,“我还不是为了韩家,事到如今我们不靠着太后又能怎么办?嫂子在家操劳,韩家能进宫求助的人也就只有我。”

    荣国公忍不住咳嗽了几声,气息平复下来才柔声道:“太后都与你说了些什么?”

    有荣国公替她说话,芸娘胆子也大了起来,“太后提醒我,应该立即将这件事办好,传言多了总是有伤韩家的脸面,我就想着,既然如此就使人去问问顾家的意思……”

    后面的话她不想说,那是韩璋惹下的事,她说出来怕脏了她的嘴。

    韩璋道:“问顾家什么?”

    芸娘眉毛扬起,嘴边浮起一丝冷笑,“也要问问将军的意思……我已经将北边的院子收拾出来,如果将军真的喜欢那个顾琅华,就让人抬进来……就说……要帮我处理家事,将来长大了再开脸……”

    芸娘只顾得自说自话,没有看到韩璋的手已经颤抖起来,整个人变成了一把拉满的弓。

    芸娘道:“不过……也要看将军自己……”韩璋做出这样的丑事还在她面前耍威风,现在她就当着国公爷的面说出来,让国公爷也知道她心里的委屈。

    “如果将军一定要现在就将她收在屋里……”芸娘抬起脸,话还没说完,就觉得眼前一花,“啪”地一声,脸颊火辣辣地疼痛,她脚下一个趔趄差点就摔在那里。

    耳边金石之音过后,她才反应过来,立即伸手捂住了脸颊,不可置信地看向韩璋。

    韩璋竟然动手打了她。

    …………………………………………

    今天第二更。

    大家的月票太给力了,眼见就要超过前面一名,好开心啊。

    感谢大家对教主的支持。

    继续求月票求打赏求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