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二百零九章 折磨

第二百零九章 折磨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许氏垂着头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模样,“我真不希望自己生了一个这样的女儿。”

    何嬷嬷忙道:“您已经从顾家出来了,以后顾家的事就跟您无关,他们翻了船也不会连累到您,您就放心好了。”

    许氏哀怨地一笑,“我现在已经一无所有,就算连累到我,我也不在乎了。”

    许氏又坐了一会儿才走出大门,立即就上了停在旁边的马车。

    马车里的沈昌吉抬起了阴鸷的眼睛,黑色的眼珠里蕴藏着杀机,让人看上一眼,浑身的汗毛都竖立起来。

    许氏觉得这些日子已经备受折磨,半夜里都会梦见沈昌吉冷冷地瞧着她。

    “办好了没有?”沈昌吉淡淡地道。

    “好了,”许氏忙道,“已经说好了。”

    沈昌吉冷笑起来,“没想到你还有几分的本事,也算没有白跟着陆文顕。”

    许氏忙道:“我早说了,我和陆文顕没什么关系,我就是与他合谋去算计顾家……”

    沈昌吉冷笑一声,“陆文顕手底下有几个人,都在做什么,皇城司查的一清二楚,你们安插人手在徐家准备做什么?”

    许氏低下头,“我们就是要借徐家的势……”

    许氏这个女人看起来没用,审问到重要的事她就死也不肯吐口,陆文顕死了之后他百般威胁,许氏只是承认要算计顾家,为许崇智谋仕途。

    他知道许氏一定有更大的秘密。

    他会慢慢地折磨许氏,最终让她说出所有的实情。

    同时,他会利用许氏来达到他的目的。

    他虽然不知道顾琅华在玩什么花样,但只要能将韩璋拉下来,就非常值得。韩璋与顾琅华有染的消息传开,两个人不但会丢尽脸面,大家还会认为顾琅华是在为韩璋做事,韩璋在边疆那么多年,或许早就收受了西夏人的贿赂。

    不管是否会和谈成功,让这样一个人去守边关显然已经非常不合适。

    韩家军之所以屹立不倒,是因为韩璋一直有收复失地,驱逐西夏的雄心壮志,当大家发现这一切都是假象。

    韩家军的威势就会一泻千里。

    太子就可以趁机打压韩璋。

    ……

    韩将军府。

    韩夫人听着太医在说荣国公的病情,“还是要按时用药……”

    荣国公夫人红着眼睛道:“一直用着药,却也不见好转,一天总有一半的时间在昏睡,今天也只用了半碗粥,人瘦得愈发不像样子,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

    太医摇了摇头,“荣国公的身子,用不得虎狼药啊,现在这样已是不易,若是乱了阵脚,只怕……”

    韩夫人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急忙转身走出了屋,站在廊下无声地哭起来。

    “夫人。”

    韩夫人身边的丫鬟腊梅忙上前,“您别太难过。”

    “我没事,”韩夫人摇摇头,“我就是觉得……大哥这么好的人……为什么就会落得如此的结果。”

    说话的功夫荣国公夫人已经将太医送出了屋。

    韩夫人紧紧地捏着帕子,半晌才抬起头,“嫂子,您让人把将军找回来吧,这样的时候,将军却还在外面……也太薄情了,如果没有国公爷,他怎么能安心在边疆立他的军功。”

    荣国公夫人有些惊讶,没想到韩夫人会说出这样的话,哪有一个妻子这样数落丈夫的,“你们到底怎么了?”

    韩夫人摇摇头,眼睛又红起来,匆匆忙忙向荣国公夫人行了礼,“嫂子,我先回去了,您也早点歇着,大哥还要您照顾。”

    荣国公夫人望着韩夫人的背影不禁十分惆怅,但是很快她眼睛里又灌满了悲伤,国公爷病成这样,她哪有精力去操心别人的事。

    ……

    韩夫人扑在床上哭起来。

    腊梅低声道:“夫人,您别哭了,让人听到要说闲话。”

    “我怕说什么闲话,”韩夫人哽咽着,“大哥那么好的人就要没有了,他却不在家里守着,不知道去了哪里。”

    “说到底就是个没心肝的武夫,说不定巴不得大哥死了,他好承继爵位。”

    腊梅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夫人您怎么能帮着爵爷说将军的坏话,您可是将军夫人啊,就算再跟将军生气,也不能……”

    “我已经看开了,”韩夫人仓皇一笑,“大哥都要死了,我在这里还有什么意思。难不成要一直守着他?他不管什么时候回来都是一身的臭汗味儿,手上满是粗砺的茧子,我只求着他不要到我的房里来。”

    “你没听别人说,你杀死多少人,身后就跟着多少的冤魂。”

    “他杀人无数,只要想一想我就觉得恶心,”韩夫人想到这里忍不住发抖,“他为什么要回京呢,一辈子都待在边关不是很好吗?他过他的日子,我过我的生活,就只当从来没有成过亲……”

    “夫人,”腊梅道,“您小点声,隔墙有耳。”

    “我不怕被人听到,听到又能怎么样。”

    韩夫人话音刚落,外面的卢妈妈进来道:“夫人,将军回来了。”

    脚步声传来,韩璋撩开了内室的帘子,他抬眼望去,芸娘红着眼睛靠在床边,满脸戒备地望着他。

    每次只要他回家看到的都是这种情形。

    韩璋皱起眉头,向前走两步,芸娘干脆缩在了丫鬟身后,眼睛里透出几分愤恨的神情。

    他到底做错什么了?

    每个月都会将所有的俸禄送回家,他自己在边疆风吹雨打,守着韩氏的荣誉,不曾在外面养过外室,甚至连妾室也没抬一个,每次写家书都拜托哥哥嫂嫂多多照应芸娘,曾经以为芸娘对他的惧怕是因为聚少离多,想要在边疆买一处宅院将芸娘接过来住两年,却将芸娘吓得跑回了娘家告状。

    他只是想问一句,为什么。

    到底为什么要这样。

    难道真的是他杀戮太多,不配像普通人一样拥有一个家。

    “我只是回来拿件衣服。”韩璋淡淡地道。

    芸娘立即看向腊梅,“快去拿来。”

    腊梅匆匆忙忙走出了门。

    韩璋晒然一笑,他的衣服竟然都被挪了出去,芸娘对他到底厌恶到了什么地步。

    腊梅将衣服捧了过来。

    韩璋伸开了手臂,目光落在芸娘身上,“你来帮我更衣,收拾好了一起去大哥房里。”

    芸娘忍不住颤抖。

    外面传来管事的声音,“将军,顾大小姐和胡先生已经到了。”

    ………………………………

    今天第二章奉上。

    月票呼呼呼~

    在月票区看到了很多熟悉的兄弟姐妹的名字,谢谢你们将月票投给教主,教主很感动。

    所以我们才会有这样的好成绩。

    月票继续涨起来,我们继续投进去,一定会取得好成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