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二百零五章 诱哄

第二百零五章 诱哄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一点裴杞堂倒是说对了。

    祖母身体不好,她不会早早就嫁人,肯定会多陪祖母几年。

    “你三叔也是个软弱的,你三婶明明是个蠢人,又心思太多,你四叔虽然好,毕竟不同支,管起家来名不正言不顺,”裴杞堂从来没有这样哄过一个女孩子,“你嫁人了,顾家怎么办?你父亲还没有下落,将来就算他回来,也需要家中有人来帮他,再说……陆瑛到底站在哪一边,你能确定吗?”

    “说不定陆瑛不但不会站在我这边,反而会跟我对上呢,那你要怎么选择?夫家和娘家政见不同,你被夹在中间,到时候进退两难。”

    这种事也不是不可能发生。

    前世,陆瑛和裴杞堂就是政敌,两个人水火不容。

    现在想一想,前世裴杞堂为的是自己,那陆瑛又是为了谁?陆瑛一定已经有了主意,否则绝不会下那么大的赌注,跟裴杞堂周旋到底。

    裴杞堂接着道:“我不是耸人听闻,陆文顕这些年结交的人都是太子那边的……你也知道许家也是所谓的太子门生。”

    琅华想起了许氏,就算许氏用紫嫣将这丑事遮掩了过去,以裴杞堂的聪明一定早就猜出了其中的原委,他没有跟她说起来,应该是怕她觉得心里难过吧!

    琅华的气稍稍消了些。

    裴杞堂道:“陆瑛如果想要起势,难免要用陆家的力量,万一他站到太子那边去呢?”

    “不会,”琅华摇摇头,“陆瑛不会的。”前世里,陆瑛也没有站到太子那边,他对太子的所作所为也很排斥。

    琅华这样肯定的回答,让裴杞堂心里又不舒服起来,陆瑛和琅华就算是一起长大,琅华也才十岁,能与陆瑛有多少的交集,可是他们两个人之间却好像有某种外人扯不断的羁绊……

    裴杞堂皱起眉头,所以琅华方才那些话可能是气话,也可能就是即将要发生的事,他不能掉以轻心。

    “此一时彼一时,世间的事变化太大,就算你们之前有了婚约,却毕竟还没有订婚,就算订了婚你还可以悔婚,就算成亲也可以和离,一个婚事都能有这么多的变数,更何况人呢,你现在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顾家也不是从前的顾家,你和陆瑛到底还能不能走到一起,还要看将来。”

    “来日方长,一定不能委屈了自己,至于什么名声,就随它去吧,都是用来约束女子的,本来男子就比女子更强势,给女子定下的规矩都是为了方便自己。”

    琅华抬起头来,“你呢?说的这样冠冕堂皇,将来你还不是一样要给家中的女眷定规矩。”

    裴杞堂目光微凝,“我当然不会,喜欢就不该约束,我会让她自由自在做她想做的事。”

    说的好听,明明就是不可能做到的。

    裴杞堂将来身居高位,内宅里当然要有个规规矩矩的官家夫人。前世,裴杞堂就肆意妄为,败坏了不少女子的名声。

    她会相信他的鬼话才怪。

    不过一通发放之后,琅华的心情倒是好了许多。

    “至于来这里,我会小心的,”裴杞堂道,“每次我都是避开了人。”

    什么避开了人,是因为有吴桐这个内贼帮他打点,换一个人来顾家,肯定一早就被吴桐和萧邑两个人捆成了粽子。

    她早晚要将吴桐这个吃里扒外的撵出顾家。

    一阵风吹过,琅华不禁觉得有些冷,手指蜷缩了回去。

    裴杞堂轻声道:“我们进屋里说话吧,不显眼,而且……风吹的我后背疼,胡先生不是吩咐过,这两个月不能着凉。”

    琅华沉默着不应声。

    裴杞堂道:“我是真的有话要跟你说。”

    琅华这才抿了抿嘴向前走去,裴杞堂跟在后面没有再说话,仿佛生怕琅华会改变主意似的。

    两个人进了屋,琅华坐在锦杌上,看着裴杞堂,“到底有什么事?”

    裴杞堂想了想,“我想要随军出征。”

    这一点琅华知道,否则裴杞堂为什么要造几艘大船,看起来是运送土仪来京城贩卖,其实这些商船关键时刻都能变成战船,大齐的军队可以从海州上船,直接开到辽国的边疆,天降雄兵,迅速拿下西京。这样就可以从这场大战中脱身,全力对付西夏人。

    裴杞堂接着道:“我的意思是,我想去西北边境,去银州。”

    琅华睁大了眼睛,一脸诧异地看着裴杞堂,“你要去银州?那将是主战场,西夏人的铁鹞子和弓弩军一定会去攻打银州。”

    “我知道,”裴杞堂道,“但是如果不能守住银州,就算我在西京打了胜仗又能怎么样,金国看到西夏人得手,认为此次有利可图,很有可能增兵过来,到时候我们就会腹背受敌。”

    琅华知道裴杞堂说的有道理,如果他是镇江时的赵翎,她可能还更容易接受这个结果,可是现在他的腰伤没好,却要去对付西夏最精锐的军队。

    只有傻子才会这样做。

    官宦子弟只会去捡最容易的军功,他怎么就跟别人想的不一样呢。

    裴杞堂道:“镇守西北的是淮南王的兵马,韩璋从岭北带兵来打西夏,不但需要长途跋涉的远行,还要与淮南王的兵马汇聚在一起共同抗敌,看起来好像二合为一增加了一倍的兵力,其实每个武将世家都有自己的练兵统兵方式,两家的兵马贸然聚在一起,很有可能会出问题。”

    “我不一样,裴家和淮南王素来有交情,如果我去西北,关键时刻就会给淮南王些建议,就像上次的扬州之战,牵制住西夏的骑兵,再寻找突破口,一举获胜。”

    这的确是最好的方法。

    但是琅华却隐约觉得不妥当。

    裴杞堂笑道:“你总说我整日里满腹算计,靠的都是阴谋诡计,现在总算要在明面上较量,我怎么能避重就轻,就算赢了也不光彩,万一输了,后果更是不堪设想。”所以,这次的边关,他还真的非去不可。

    裴杞堂道:“这件事我是跟你商量,你觉得可以……我就着手去准备。”

    这是生死存亡,性命攸关的事。

    她怎么能给他拿主意。

    琅华抬起头来,看到了裴杞堂那双满是壮志豪情的眼睛。

    ………………

    第三更。

    虽然一定到了凌晨,但是教主还是努力写完了。

    看在教主这样辛苦的份上,大家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吧!~

    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重要的是说三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