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二百零四章 生气

第二百零四章 生气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徐松元不禁摇头。

    一个女孩子学的这样伶牙俐齿,一定是顾家对她太过放纵。

    谨莜就被教的很好,一直知书达理,很少忤逆长辈的意思,老夫人很喜欢这个孙女。惯子如杀子,他不想看着顾琅华这样的孩子误入歧途。

    正正当当地走大路虽然辛苦,总比那些歪门邪道走起来有底气。

    顾家这样遮遮掩掩,糊弄玄虚只会被人看不起。

    顾琅华总是他抱过的孩子,本想要说几句,却换来这样的怒视。

    徐松元站起身来,“你父亲如果泉下有知,也不会想看到你这个样子,如果你愿意,我就推荐一个先生给你,教教你读书写字,再请个女先生教你规矩和针线,时间久了那些不好的名声也就淡了。”

    说着目光就落在琅华手里的书籍上。

    徐松元有些讶异,顾琅华拿着的竟然是《维摩诘所说经》,这本书他不但通译了三种语言,还分别做了注解。难不成顾琅华是用这本书来修习西夏文?

    他正在教谨莜这本书,但是《维摩诘所说经》本来就枯燥,谨莜又常年在宫中,所以即便他逐字逐句地来教,谨莜仍旧进展缓慢。

    徐松元很想问问顾琅华学到了哪里。

    或者顾琅华也是随便翻翻看罢了。

    徐松元刚要开口,已经听到顾琅华道:“不劳徐大人费心,祖母请来的先生将我教的很好,”说着看向顾世宁,“四叔这里没事,我先告退了。”

    话茬就这样被打断了。

    顾琅华转身一步步走了出去。

    徐松元望着那小小的身影,有些怅然若失,他本来是因为两家交好才来走这一遭,却没想到会闹成这样。

    顾琅华这孩子的脾性也太大了。

    屋子里的气氛顿时变得尴尬起来,徐松元觉得自己也没有必要再坐下去,他站起身来,“我改日再来拜访老太太。”

    顾世宁还没反应过来,徐松元也走了出去。

    毕竟来的是客,顾世宁忙起身相送。

    ……

    琅华走出屋子,心一点点凉下去。

    祖母递帖子去徐家的时候,徐老夫人说身子不适,她就怀疑徐家对顾家有了偏见,祖母还对徐家有信心,说徐家不是那样的家风。

    现在看起来徐家不过尔尔。

    她的名字是徐松元给取的,看到徐松元通译的书籍,她心里对徐松元又是羡慕又是尊敬,却没想到徐松元却是这样迂腐不堪的人。

    她还曾想过,徐松元要出使西夏,说不定会站在他们这边,也许会向闵大人和韩将军那样帮助她。

    现在想想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罢了。

    路上有人提着灯笼走过来。

    那身形随着靠近越来越大,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阴影,笼罩在她头上,让她透不过气来。

    本来阴郁的心情,变得更加难受,琅华一脚一脚地踩了过去,那人也不躲不避地任她发泄着。

    萧妈妈见状想要上前劝说。

    裴杞堂却摇了摇头,示意萧妈妈带着阿莫几个人退下。

    虽然天已经黑了,琅华仍旧能看到裴杞堂的靴子已经被她踩的一塌糊涂。

    “没关系,不就是一个徐松元吗?不用他,我们也照样会赢,你放心,我会尽全力。”裴杞堂温和的声音传来。

    琅华却讨厌他这样笃定的口气,他从来都是这样,只要想做什么就去做,让她伤心。

    琅华觉得心头一阵难受,好像是有什么情绪掠过,等她去捕捉的时候又一无所有。

    琅华道:“别以为你什么都知道,就什么都能做到,有些事不会顺着你的意思来办。”

    想要跟她见面就故意灌醉了胡先生闹出笑话来,什么时候考虑过别人的感受,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换一个身份还想让人完完全全接受,这样的人还不如陆瑛。

    “你走吧,别没事就过来,”琅华淡淡地道,“我也是个女子,本来就名声在外。万一被人发现了,你是个男子可以不在乎,我却还是要嫁人的。”

    “从前是镇江打仗,我年纪还小。现在不同,过几个月我就十一岁了,有些人家的女孩子十三岁就要嫁人了,到时候你还要追到陆家来不成?”

    她本没想提起陆家,谁知道一张嘴就说了出来,这样也好,至少让裴杞堂明白现在的情况。

    裴杞堂皱起眉头,“你十三岁就准备嫁去陆家了?”这样算起来还有两年多的时间,顾琅华两年多就要嫁人了?

    他忽然觉得眼前一热,身体里翻江倒海的难受起来。

    琅华知道裴杞堂想岔了,她说的是有些女子十三岁就要嫁人了,并不是说她自己,不过她也懒得去纠正他。

    琅华道:“我是订过婚的,陆二老爷又已经过世了,陆家是由陆瑛掌家,就算我早点嫁过去也不稀奇。”

    前世她很早就嫁给了陆瑛。

    所以她说的也没错,万一今生也是按照前世的轨迹来呢。

    琅华道,“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顾家已经得罪了太子,不可能站在太子那边,我也知道你的身份,我想我们在政途上还算是同路的,不过就算是盟友,也要有个规矩,以后如果你有事想来顾家商量,就找人来提前报信。将来如果我到了陆家,你也就不用单独见我了。”

    裴杞堂静静地听着琅华说话。

    她的意思是,他们只是盟友,就这样简单。

    将来她嫁到了陆家,他自然就不能再去见她,而是要就去见陆瑛。

    真可笑,他为什么要去见陆瑛。

    裴杞堂呼吸一滞,“陆瑛不是良配,陆文顕出了事,他应该立即去阻拦,他眼看着事情闹大,陆二太太被陆家长辈怪罪彻底失去了权利,他这个庶子正好从中得利,现在陆文顕也死了,陆家也落入了他的手中。”

    “他为陆文顕发丧,将江浙所有的才子都请到了家中,找到了青山先生为陆文顕写墓志铭,看似是他一片孝心,其实他也因此扬了名。等到今天秋天下场的时候,谁都会知道江浙有个陆瑛。”

    琅华沉着眼睛,“为自己谋算也没什么错,谁不为自己谋算,你,我都是一样,如果你不为自己谋算,也就不会活着站在这里。”

    “琅华,”裴杞堂向前一步,放轻了声音,“你不要拿陆瑛来跟我赌气,我今天过来就是想问问你太后那边怎么样,我也是担心你,你年纪还小才十岁,再说哪有十三岁就嫁人的,顾老太太身子不好,你总要多陪她几年。”

    ………………

    今天第二更奉上。

    继续求月票,同学们月票对教主很重要啊,有月票的求赞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