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一百六十九章 讯号

第一百六十九章 讯号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琅华躺在顾老太太怀里,忽然觉得心就这样踏实下来。

    顾老太太摸着琅华的肩膀,“这些日子将你累坏了吧?”

    “不累,”琅华笑道,“见到祖母就不觉得累了。”是真的不累,得到那封密信之后,她整个人无比的愉悦,因为她又亲手改变了一件事。

    顾老太太想起一件事板起脸,“裴四那个混账有没有又来找茬?”

    琅华听到祖母骂裴杞堂,忍不住要笑出声来,她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向祖母解释,从赵翎到裴杞堂是一个很长的故事。

    正说着话,姜妈妈进来道:“闵夫人和闵大小姐来了。”

    琅华坐起身子,笑着去迎闵夫人和闵江宸。

    闵江宸紧紧地拉住了琅华的手,“怎么样有没有将家里的事告诉老太太?”

    琅华点了点头。

    闵江宸颇有些紧张,“老太太没动气吧?身子怎么样?你还是不要说那么多,尤其是现在闹得乱哄哄的,也不知道那个裴家在打什么主意,我就奇怪了,世上怎么有这样可恶的人。”

    琅华看着阿宸咬牙切齿的模样,也不知道该不该笑,裴杞堂的做法看起来是挺讨厌,但是他也是在帮忙。

    她还不知道要怎么向大家解释,毕竟沈昌吉还在虎视眈眈,阿宸她们知道越多越不安全。

    闵江宸看了看周围,“我表哥呢?”

    琅华道:“应该在书房里。”

    闵江宸抿了抿嘴唇,“裴家的事你缓缓跟他说,他最近脾气不好,我怕他一怒之下会将裴四公子给砍了。”

    闵江宸的表情十分的严肃不像是在说笑话,琅华不禁将她拉到一边,“怎么了?韩将军这次回京遇到了什么事?”

    闵江宸见左右没人压低声音道:“我大表哥,也就是荣国公身子不行了,看样子也就是这两年的事,皇上的意思是让二表哥留在荣国公府,将来承继爵位,不要去岭北了。”

    说到这里,阿宸脸上有些为难的神情,想了想没有再说下去,琅华也没有强求,阿宸既然有些话不能说,就一定有她的道理。

    琅华低声道:“将军的意思呢?”这种事韩璋应该早就想过了,现在他的意思最为重要。

    闵江宸摇了摇头,“你别看我二表哥经常跟我父亲在一起议公事,但是他自己的事都是自己来安排,从不跟别人商量。”

    韩璋的父母去世的早,家中有一个久病的哥哥,也许是怕家里人操心,也许是早早在外带兵打仗已经习惯了自己做主。

    琅华道:“有些事非要到了发生的时候才能知道要怎么办,皇上还没有下旨,一切都还有转圜的余地。”

    武将和文官不同,文官可以随意调任,武将则要看有没有战事。

    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是镇江之战显露了韩璋的名将的能力,同时也引来了皇帝的猜忌。

    ……

    韩璋在顾家用了饭早早就去了官衙里休息。

    闵夫人试图劝说他去闵家,“官衙里总归太简陋,回家里住多好,用什么都方便。”

    韩璋却拒绝了,这些年他习惯了独自一个人睡在值房里,干净、整洁对他来说就已经足够了,所以只要进了芸娘的屋子,他就会皱起眉头来。

    到处都是粉色的幔帐,屋子里是甜腻的熏香味道,他进了门,芸娘就会让人端水让他净手,里里外外的衣衫都要换上一遍,甚至不准他将剑带进内室,他抽出剑想要告诉她,哪有武将手上不染血的,没想到她却捂着鼻子远远的躲开,一脸作呕的模样。

    他有时候不太明白,既然那么讨厌嫁给一个武将,为什么当年她会答应进门,听说皇上要将他调进京,芸娘脸上是仓皇失措的神情。

    也许是他错了,韩璋的笑容有些苦涩,他这辈子只顾得打仗,其他的事都抛在了脑后,注定会是这样,所以想一想也就罢了,他不会为这件事太过烦恼,他真正难过的是另一件事,他在京中听到传言,皇上要与西夏议和。

    他听到消息去了宁王府,宁王却抱病在床,没有和他说上一句话,只有宁王妃红着眼睛与他说了几句家常就将他打发了。

    看样子议和的事是在所难免。

    太后老了,急于见女儿,皇上另有一番思量。

    要知道太后能跟皇上周旋这么多年,就是因为那些边关重镇的守关大将,大多数都是太后娘家兄弟郑国公手下的人马,郑国公虽然去世了,但是到了关键时刻,那些人都会站在太后这边,更何况太后那边还有一个老谋深算的庄王。

    如果议和了西夏,再谈拢了金国,即便是每年从国库里拨些岁币也无妨,反正朝廷总有办法拿出这笔银钱来,边疆稳定下来,皇上就可以启用身边的亲信替换那些老臣,完成政权的变迁。

    所以皇上一定会下这步棋。

    这也是太子为所欲为的原因。

    他被留在京城没有回岭北就是一个讯号。

    韩璋迷迷糊糊地睡下,第二天起了大早去往杭州城内的卫所,许多伤兵都在卫所里养伤,等到他们伤好之后就可以启程回岭******璋推开门走进去,几个老兵纷纷认出了他,他却伸出手比出一个“噤声”的手势,几步跨进屋内。

    屋子里很整洁,只有淡淡的药香,不像是边关卫所那样,总是充斥这一股说不出的味道。

    一个清澈的声音响起来,“我前两日跟你怎么说的?重复一遍?”

    然后是伤兵低沉的声音,“不能碰水,保持干净。”

    “还有呢?最重要的是什么?”

    伤兵道:“先不要穿鞋……”

    那清澈的声音接着道:“你呢?一件都没有照做。伤口溃烂了,还怎么回岭北,不如我跟将军说一声,就将你留在这里……反正大齐有规矩,士兵伤残可以就地养伤。”

    “大小姐,”那伤兵要哭出来,“您饶了我吧,我再也不会这样了,就按您说的做,一定将伤养好。”

    韩璋走前几步,一脸严肃的女孩子蹲在不远处,仔细地为那伤兵包扎,半晌才直起身子,“仅此一次,否则你这只脚就别想要了。”

    韩璋望着琅华,脸上不由自主浮起淡淡的笑容。

    琅华也看到了韩璋,笑着道:“大哥,你来了。”

    *********************

    今天第二更奉上。

    圣诞节哪也没去,不过这样也好,就在家里理了理后面的大纲。大家怎么过的,心情愉快吗?

    祝大家圣诞节快乐!!(未完待续。)